《最高权力》
第29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爱极了她娇羞的小模样,他很想吻她,但又担心控制不住自己,他不能在她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要了她,即便这机会多么的千载难逢,他都不做。他要她从心灵到肉体都能接受他的时候,他在与她共度人生的美好,否则,自己即便是饿死也不会强行欺负她。想到这里,他亲了一下她的脑门,说道:
  “我刚才欣赏半天睡美人了。”
  丁一打了一下他的手,头更低了,小脸几乎缩进了大衬衣的领口里。
  “你不想知道我的观后感吗”
  “活色生香,哈哈。”
  丁一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道:“起床,不理你了。”说着,跳下床,拉开窗帘,看了看说道:“雨停了,晴天了。”
  江帆说道:“今天周日,你没事吧?”

  “我带你逛北京城,说,最想去哪儿?”
  丁一想了想说道:“你不回单位?”
  “市长也要歇礼拜。”江帆想到钟鸣义都到北京潇洒来了,我也该歇歇了。
  丁一想了半天说道:“我还想不起来。”
  江帆说:“故宫?”

  “哎呀,从小就去。”
  “颐和园?北海?……”
  丁一连连摆手。
  “恭王府?雍和宫?天安门?香山?八达岭……”
  丁一笑了,说道:“您还是别说了,您说的这些地方我都去过,而且不止一次,就连我最喜欢逛的北京胡同、四合院,都走过无数次了,潭柘寺、卢沟桥,还有各类博物馆图书馆什么的,都不足以吸引我了。”
  江帆说:“你?”
  “是啊,从小就跟爸爸来写生,跟妈妈来历史博物馆,看了许多古建筑,说真的,北京对于我来说还不如五台山有吸引力。”
  江帆一愣,忽然想起自己曾经许愿,要带他们去五台山,他不好意思的说道:“你这人不厚道,专揭我的短儿。”
  “呵呵,没那意思,不过自从听了那个饭店老板的故事后,我还真想去五台山,从来都没去过的。”
  “行,下来我安排。那我们今天干吗?”
  “完了,你父母什么都让你知道了、见识到了,估计一块蛋糕哄不走你了。”江帆故意沮丧的说道。

  听了江帆的话,丁一忍不住“咯咯”的笑了,她说:“难怪爸爸总说穷养儿富养女,原来是这个意思啊!他以前说的时候我一直认为是因为女儿娇气的缘故。呵呵,看来要感谢他们的有意培养了,让我不至于因为一块蛋糕就跟你走了。”
  丁一说的情况确实如此,她的父母尽管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却受传统道德观影响很深,在生活最困难的时候,他们自己可以节衣缩食,但从来都不会少了她的,无论是生活用品还是衣物零食,在她的印象中,从记事起,假期就跟着他们到处跑,跟爸爸到处参加笔会、写生,跟妈妈考察古建筑,参观历史博物馆,有的时候还带她参加一些地方举办的文化民俗活动。见识,对一个女孩子成长过程来说的确太珍贵了,只可惜,妈妈走的早,不然,人生中许多的迷惑,妈妈都可以帮助她,尽管爸爸也可以充当这个角色,但是因为有了乔姨,父女俩沟通,的确少了许多……

  江帆唉声叹气的说:“唉,看来,我用小恩小惠是骗不走你的了。”
  “呵呵,您真逗。”丁一笑了。
  “那我们总得干点什么吧?”
  “我回学校看电视片,你回亢州为人民工作。”
  “我今天不想工作,就想跟你在一起。”江帆执着的看着她。
  丁一想了想说道:“也行,咱们去王府井书店,然后去大栅栏吃小吃。”
  “嗯,好主意。不过,我可以去请你吃私家菜。”
  “北京的私家菜太贵了,跟宫廷沾上边后就贵的邪乎,爸爸说还是吃北京市井的特色小吃实惠,而且风味地道。”
  江帆说:“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呵呵,我不知道的很多很多。”
  “说说看,你不知道的都有哪些?”江帆忽然觉得,这样心平气和的和丁一说话,也是一种轻松愉悦的享受,有助于对这个女孩子了解的更多。
  “太多了,比如,我不知道怎么跟领导相处,怎么让领导满意,到底该不该离开政府,甚至,甚至……”她看了他一眼,不说了。

  “甚至什么?”江帆望着她,微笑的问道。
  “甚至吗?甚至……甚至没了,呵呵。”
  尽管她没好意思说出来,但是江帆知道,该不该和自己交往,应该是这个女孩子一个最大的迷惑,她之所以不说出来,是她的善解人意,是她怕打击自己,怕刺伤自己,想到这里,他走了过去,握住她的小手,把她拥入怀中,轻抚着她的后背,说道:“你下面的话让我替你说了吧,你甚至不知道对我是该拒绝还是该接受,对吗?”他低头看着她。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江帆说:“你要学会自己独立思考问题,一切跟着自己的心灵感应走,如果对我不讨厌,不反感,如果我值得你信任,如果……如果,我也如果不上来了。”江帆忽然觉得这样对一个女孩子表白,有哄骗的嫌疑,下面的话就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终究两个人之间还是有所顾忌的,尽管他们谁都不说,但是彼此都意识到了难度,当爱真的降临时,如果毫无顾忌的相爱,似乎也不是眼前这两个人的性格,无论是眼下还是以后,似乎唯一能维持这种关系的只有信任。
  本来是轻松的谈话,最后却变得沉重,丁一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紧闭着嘴,目光看着窗外,神情有些严肃。她伸出手,摸了一下此时显得很坚毅的脸,说道:“对不起,是我把气氛搞沉重了。”
  江帆低下头,冲她无声摇摇头,亲了一下她的脑门。

  丁一忽然有些心疼,因为她看到了他眼底那抹深深的痛楚,如果没有责任心的人,是不会有这种痛苦的,她搂紧了他,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喃喃的说道:“是的,我相信你。”
  江帆一怔,随后抱紧了她,就像抱着他平生最珍贵的东西一样。
  他们疯玩了一天,这是江帆来到地方后,过的最轻松最愉快的一天,那种逝去的青春活力,又回到他的身上,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他送丁一回到学校,分手的时候,他说:“今天过的真愉快。”
  丁一扑闪眼睛说:“你下周日还来吗?”
  一抹狡黠的微笑荡漾在他的嘴边,他说:“你希望我来吗?”
  丁一点点头。是的,她希望,别人周日都可以回家,而她只能呆在电教室看片子,回家太不现实,回亢州也没意思,当然希望这样和市长度过一天。
  那抹狡黠依然挂在嘴角,他凑过来,吻了她一下,说道:“我下次再来,你可没这么幸运了。”
  丁一听了,立刻又脸热心跳起来,她挣开他,开开车门就跑了出去,边往校门口跑,边回头和他挥手再见。
  江帆笑了,在心里默默的说道:小鹿,我要定你了。
  没了丁一,江帆也就退掉宾馆的房子,当天晚上就回亢州了。
  樊文良调走后,无论是锦安还是亢州,都有许多人去关岛看他,江帆就带着中直单位的几个老总还有驻军首长去关岛看樊文良。
  彭长宜和姚斌、黄金、寇京海等人也在商量,去关岛看樊书记。

  自从樊书记调走后,彭长宜一直在观察着一个人,那就是北城的看门人胡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