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6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会相信,一个人与五头狮子搏斗,最终不但打赢了还全须全尾地回来。
  没人会相信。
  至少在野生动物保护区武装巡逻队发现现场之前,是没人会相信那里曾经发生过一场人狮大战。
  言归正传,王明不相信,这样一个人会被轻易的劫走,要知道,哪怕是遭遇了袭击之后,当时李牧手下还是有好几位能战的部下。以107团官兵对李牧的维护来说,李凤翔等人对李牧被劫走无动于衷,怎么也是说不过去的。
  这些兵不擅自去追那才奇怪。

  不符合常理,因此王明根本不相信。
  李牧自然也是知道自己编造的谎言以及李凤翔的说法,看起来是多么的不符合实际,但是他只能一口咬定这样一种说法。他已经不是当年的毛头小伙子,非常清楚,一旦实话实说,他首先要面临的肯定是遣返回国,然后是无穷无尽的调查。
  他不能在当前这个时期有任何的差错,至少不能离开南苏丹。
  要知道,新月旅的新仇旧恨,他是还没有报复的!
  从心里上来讲,外国人怎么死怎么惨,他一点也不在乎,漂亮话他会说,也会写在报告上,但是在他看来,在这里部署维和部队,不论哪个国家,目的只有两个——保护己方企业设施以及公民安全,渗透己方的影响力。
  非洲大地上每年沦为难民的人们何止百万,又有谁真正的关心过他们的死活。
  李牧揉了揉鼻子,拆线之前,不能抽烟是医嘱,李牧之前也偷偷抽过,被安安说了几回,是真的不敢了。那小丫头那张利嘴叽里呱啦的能把人烦死。
  “王政委,我不想再重复了,事实如此,你总不能要求我按照你的想象来编造。我李牧能逃出生天,有运气的成分,但也和我的军事素质脱不开关系。”李牧说。
  “编造?”王明嘴角抽了抽,哼笑了一下,换了个坐姿,如同搞内部审查那样,道,“我看恰恰相反,记录在案的才是你李营长编造出来的吧?”

  李牧的笑容慢慢收起来,“王明,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该上报上报,我的报告就是如此。如果你非要在这件事情上找事,我警告你,责任你承担不起。”
  王明冷笑,“李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是维和部队政委,有监察之职。我对你的报告有疑问,我要搞清楚,你失踪的三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说着,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张报纸,扔在茶几上,道,“你看看吧,别把我当傻子。”
  李牧拿起来展开看,泰晤士报,二版头条是火焰防卫公司一支小队葬身狮群的报道,有图片,但是报道中提出了疑问,那么多狮子是怎么死的,最后生还的人是什么人,并且里面详细分析了火焰防卫公司雇佣兵小队的情况,有专家认为至少有一半的人是死在枪下的。

  狮子不会使用枪械。
  尽管心中大骇,感叹着现在的新闻媒体的神通广大,表面上李牧却是风淡云轻的,把报纸放下,说道,“报道里面提到的地方距离我们被伏击的位置有上百公里,王政委,你不会认为我能靠两条腿在一天之内跑出去一百公里吧?”
  王明反问,“为什么不可能?当年抗美援朝,我军一天之内强行军八十公里歼敌,以你李营长的能力,做到这一点一点也不奇怪。”
  “你高看我了。”李牧呵呵一笑,“王政委,我们的人遭到了袭击,你不去组织人员调查袭击者的身份,反倒对我展开无穷无尽的调查。我倒是不得不怀疑你的动机。”
  王明冷冷地说,“李营长,你不用误导我,我在做什么我很清楚。而且,袭击者的身份,你不是最清楚吗?杀了那么多人,恐怕袭击者还没来得及逃回去,你就把仇报了吧。”
  “王明!”
  李牧猛地站起来喝道。
  王明浑身一震,有些惊愕地盯着李牧。

  李牧严肃地说道,“我们的战士在袭击中牺牲,唐明中校,刘伟上士,你不去处理善后工作,不去找联南苏团司令部调查袭击者的身份,盯着我这个受害者不放,你他-妈-的到底想干什么!”
  “搁老子之前的脾气,我一枪毙了你-狗-日-的!”
  王明可不是小年轻,会被他吓到,也站起来,义正词严地说道,“李牧你说话客气点!我是总Z内保部门的人,我有权对任何人进行审查!”
  “那你试试,我告诉你,从今天起,维和部队任何人,都拒绝你的无理由审查,我李牧说的!”李牧怒道。
  “你!”
  王明指着李牧,气疯了。
  一甩手,王明怒气冲冲的走了,他要去向郭大校报告。走出门的时候,看见李凤翔站在门边上,不知道等了多久,狠狠瞪了李凤翔一眼,重重哼了一声才离开。

  耸了耸肩,李凤翔走进病房。
  “头儿。”
  李牧刚坐下喝了点水,示意李凤翔坐下说话。
  外面,马上有俩士官在门口站住,上起了双岗。
  “那货又来审查?”李凤翔问道,“真他-妈-扯淡,放着袭击事件不去调查,反而查内部人。”
  李牧摆摆手,说,“他是政委,什么那货这货的,要尊重。”

  “是。”李凤翔尴尬地笑了笑。
  “说说你那边的情况。”李牧问。
  李凤翔严肃起来,沉声说道,“唐明中校和刘伟的遗体三天前就回到国内了,昨天安葬好的。家属那边,相关部门也已经处理好。温朝阳政委代表咱们团去慰问了刘伟的家人。你的钱,朝阳政委也交给了刘伟的父母。”
  李牧的心情沉重起来,现如今做什么也弥补不了烈属心中的创伤,能做的,只能是尽心尽力。
  “烈士待遇呢?”李牧问。
  “唐明中校的我不清楚,刘伟的已经报上去了,军区说是肯定能批下来的。”李凤翔道。
  李牧缓缓点头,总算是能放下心来了,但心中的愧疚,却是没有轻一分。出征之前的豪言壮语还在耳旁——我会把你们全须全尾地带回家。
  他没能做到。
  缓了缓情绪,李牧道,“新月旅的情况怎么样?”
  李凤翔沉声说,“形势对咱们很不好。新月旅又攻下了两个城镇,政府军死伤惨重,退回了西巴克镇防守。但根据最新的战报来看,政府军很有可能守不住西巴克。”
  “这么严重?”李牧很意外,“西巴克是朱巴城的西大门,西巴克被攻占,朱巴城就完全暴露在新月旅的面前,首当其冲的是维和区。”

  “是啊,照我说,就应该把维和部队拉上去。巴铁有一个营的坦克,法国有一个步兵营,韩国有一个步兵营,加上咱们,把新月旅挡在西巴克之外是完全可以的。”李凤翔叹了口气,“可是直到现在,联南苏团司令部那帮官老爷们还在开会,天天开,就是没个决议。”
  他所说的,就是联南苏团的全部维和力量了。
  李牧微微摇头说,“这已经不是联南苏团能够决定的事情了。咱们只能等。新月旅首领卫队的情况,搞清楚没有?”
  他更关心的是参与伏击的另一部分人,新月旅的首领卫队。
  日期:2017-04-06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