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99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老师一见万浩鹏,手从盛春兰手里抽了出来,走到万浩鹏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哭着说:“小兄弟,你可回来了。老林不让我们通知你,却又一直不肯闭眼,还是老姚来了后,说你在回来的路,老林才闭眼。
  小兄弟,我家老林怎么说不要我们不要我们了呢?小兄弟,我这是辈子造了什么孽啊,老天爷要这么惩罚我,可为什么不让我去死啊,为什么?老林说,小兄弟来了后,他才觉得自己活得是个人,他还说,他要跟着小兄弟你一起大展身手,他还说他相信你,一定会让太平镇变个天的。可是,老林,你为什么突然撒手了呢?为什么?为什么?”黎老师数数落落时,万浩鹏一直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他没有阻止黎老师,任由她哭着,数落着。

  可盛春兰站不住了,她脸色很不好看,涂启明一见,拉长脸说:“黎老师,我和盛书记还有事,你们好自为之吧。”
  这话说得万浩鹏一头是火,瞪住涂启明说:“老涂,你什么意思呢?老林这是为工作而光荣牺牲的,我要对李书记和吴县长请示,老林这是公伤,不是为自己而死的!”
  “哼,明明他是自己好酒,别往脸贴金了。我了怪了,马垴镇里的人前脚才到,他后脚赶到了县里,馋酒馋成这样,也难怪老天爷要收他。”涂启明完全不把万浩鹏放在眼里,热嘲冷刺着。
  “你个裸日的,滚出去,滚出去。”这时,林大强的儿子林凡晨冲过来把涂启明往外推着。
  盛春兰一见这情形不对,很不高兴地望住黎老师说:“黎老师,节哀顺变吧,既然你们都不欢迎我和涂书记,我们走时,林凡晨,你这么骂你爸的同事,太不礼貌了。再怎么说,涂书记也是你的长辈。”说完,盛春兰丢手而去。
  涂启明见盛春兰走了,赶紧推开了林凡晨,跟了出去。万浩鹏没有说话,他没想到涂启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真的是证据不在了,他可以张狂吗?
  盛春兰和涂启明一走,万浩鹏马问黎老师,“嫂子,老林去见马垴镇里的人,你知道吗?”
  黎老师摇了摇头,停止了哭声,望住万浩鹏说:“老林从不对我讲镇里的烦心事情,一如我也不对老林讲学校里的烦心事情一样,工作的不顺,我们都不愿意带到家里,这些年,我和老林都是这么过来。小兄弟,这一段,你是老林在我面前唠叨得最多的一个人,没想到老林这么走了,我不要公伤不公伤的,可我要一个说法,老姚说老林是为工作去的县里,不是讨酒喝的,自从十年前醉酒差点被大货车撞着后,他没再馋过酒,特别是最近十年,他不是一个馋酒之人,再说了,要想喝酒,他可以找老姚,还有老古喝啊,好端端的,他跑县里去喝什么酒啊,老林,你好端端的,跑县里喝什么酒啊,让那个姓涂的这么说,我恨,恨啊。”黎老师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万浩鹏却一震,把姚鼐全扯到太平间外面问:“这期来志化县干部培训的事,你事先知道吗?”
  姚鼐全摇了摇头,见万浩鹏瞪住了他,赶紧又说:“干部培训是分片的,培训这片时,另一片的人是不会通知的。这次培训是往北的那一片,没有志化县,所以我事先不知道这事。
  老林是失血过多才昏迷不醒的,在他去县里找马垴镇的副镇长时,给我打过电话,出事后,我赶到县里时,他一直说不要让你知道,不要让你知道,其他的事,我也不清楚。
  镇长,要不要我去找那位副镇长了解一下,他和老林是怎么见面的?”
  “好的,你快去快回,不要让别人知道。”万浩鹏点着头说。
  姚鼐全没问为什么,只身去了培训干部学校。万浩鹏又回到了太平间,操瑜娜很小声地问他:“你是不是在怀疑什么?”
  这话问得万浩鹏一惊,抬头看住了操瑜娜,很想从她的脸去证实一点什么,可他发现操瑜娜满脸同样只是疑惑。
  等姚鼐全回来时,他告诉万浩鹏,那副镇长姓于,林大强之前和他认识,加万浩鹏说要在六安山弄漂流,这一段联系得较多,是他告诉林大强,自己来志化县培训,如果林大强有时间见一面,他们谈了很多,也谈得很开心,当时只喝了几瓶啤酒,他敢肯定林大强绝地没喝多。
  “一定是之前和大货车撞过,老林心里有阴影,所以遇到大货车时,他避让失误,才冲进河沟里去的。”姚鼐全不知道万浩鹏为什么要问这些,看着万浩鹏如此解释了一句。

  “那大货车呢?”万浩鹏又问着。
  “不知道,路来来往往那么多大货车,而且是晚,也没多少行人,恐怕很难查到的。”姚鼐全越来越不明白,万浩鹏到底要干什么,但还是把他知道的全部告诉了万浩鹏。
  “谁最先发现老林的?”万浩鹏继续问着。
  “一个在河里捕鱼的人,他打电话给凡晨,凡晨请的救护车把老林拖到县里来的,一直流血不止,如果不是流血太多,老林估计也不会死的。”姚鼐全一说完,又不解地望住了万浩鹏。
  万浩鹏没理姚鼐全,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是觉得不对,至如哪里不对,他还是说不来。
  林大强的后事料理,万浩鹏全程参与了,他动用的是镇的资金,他认定林大强是为了在六安山漂流这个项目而牺牲的,于公于私,他都得算林大强为公伤。

  可在林大强死后一周的一个会议,在讨论胜利街搬迁时,涂启明说:“胜利街虽然出了方八角这起意外,但是整体搬迁还是有利于胜利街的打造和维护,我和盛书记找李书记汇报这件事时,李书记还是赞成整体搬迁,所以,今天的主题是讨论如何搬迁。”
  涂启明的话一落,万浩鹏火了,“噌”地一下站了起来,瞪住涂启明说:“胜利街不搬迁,不是已经形成了共识了吗?怎么又出尔反尔了呢?”
  涂启明一反常态,针缝相对地也瞪住万浩鹏说:“万大镇长,你不是提倡开会坐着说话吗?这林镇长一走,你忘了自己定的规矩了吗?而且林大强是因馋酒自己冲进河沟里去的,你凭什么动用镇里的资金?资金管理这一块还是交由秦秋生管理吧。”
  “你是镇长,还是我是镇长?”万浩鹏冷冷地问了涂启明一句,可涂启明一脸的凌气盛人,完全不理会万浩鹏的话,继续说:“今天的会议由盛书记主持,大家都提起精神,不要再被少数人鼓动,这太平镇的天还没变呢,而且也不会变。有的人不要仗着有人撑腰,以为天要变,天会变。你们又不抬头看看,这天是刮风了呢?还是下雨了呢?明明一天晴朗,你们再执迷不悟,可别怪我和盛书记翻脸不认人。”

  涂启明话一落,盛春兰立马接过他的话头,望住万浩鹏说:“万镇长,你不要太激动了,坐下来慢慢说,这一段镇里发生的事太多,你自己也清楚,哪一件事是顺的呢?如果不是你,林大强也不会出事。所以,涂书记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你还是太年轻,老林心太急,以为抓住了你,能把太平镇的天翻个样,我真不知道说你们什么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