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97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电梯里,方鹤鸣望住万浩鹏说:“我的房子不大,才八十平,不过在北京,特别在二环内有这样的一套房子,已经很了不起了。老爷子和老娘不肯来我这里住,是嫌房子小,怕我媳妇为难,其实也是的,这么小的房子,他们真的要来的话,也确实住不下。
  我这人好赌,被我输掉的钱足够在这二环内替我父母买套房子,所以大哥这里痛啊,这里痛啊。都说我是个大孝子,可照顾老爷子和老娘全靠红伢妹子,我这个当哥的也挺对不住她的。
  兄弟,哥求你一件事,好好待着娘俩个,在京城需要哥跑关系的,尽管开口。”
  正说着,方鹤鸣的家到了,万浩鹏很紧张地问:“夫人在家吧?”

  “她出国去了,如果在北京的话,她肯定得回去送老爷子的,在国外陪孩子念书。”方鹤鸣解释地说着,但是万浩鹏却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种深深的落寞。
  万浩鹏没敢再多问,其实很多家庭都不是外人看到的那种光艳,一如他和念小桃,曾经在宇江是金童玉女,现在呢?名存实亡,却又不知道怎么亡,这才是万浩鹏最窝心的地方。
  方鹤鸣家里乱糟糟的,他一边收拾,一边说,“小兄弟,自己坐,自己弄水喝,当成自己家一样。我也没拿你当外人,才带回家里的来的,一个人在家,家里也确实是乱得看不得。”
  “我也来帮大哥收拾。”万浩鹏没有坐,和万鹤鸣一起动手收拾起房子来了。
  方鹤鸣说:“这家啊,生来需要女人,没女人的地方,简直称不家,象个狗窝似的。可我老婆一心一意想出国,这不,干脆带着孩子住到国外去了,我算是拿这一对母女没半点法子。

  本来想,老爷子走了后,把老娘我这来,可老爷子临终那么说,我没折了。人一老,故土难离,我也知道。而且这大京城,三天两头的雾霭,老娘也受不了。”
  方鹤鸣越这么说,万浩鹏越感觉他和方鹤鸣之间拉近了,一个人肯把自己不好的一面展示给你看时,已经没打算拿你当外人。
  万浩鹏肯定清楚这一点,马说:“大哥,肖嫂和田妈妈今后都是我的亲人,我会好好待着她们的,放心吧。
  大哥,我之所以要让韩丰年接手派出所所长,是希望派出所这一块的风气改一改,真正为老百姓服务,而不是成为某个领导的打手。看看赵国能,如果不是急于向领导邀功,老爷子也不会突然离开我们,他自己也不至如还在收审,估计这会儿李华东和骆金祥怕在商量如何处罚赵国能了。”
  万浩鹏把他的想法告诉了方鹤鸣,而且改口称田大奶为田妈妈了,他现在真心想认下这个田妈妈了,与他想要方鹤鸣引路无关。

  这一点,方鹤鸣感觉到了,接过万浩鹏的话说:“谢谢兄弟,你回去后认老娘干妈可以吗?”
  “好啊,好啊,只要大哥不嫌弃,我回太平镇去拜干妈。”万浩鹏赶紧说着。
  “我对老娘讲一声。”方鹤鸣接了一声后,掏出手机给他老娘打电话。
  电话是肖爱红接的,没等方鹤鸣说话,她问:“万兄弟和你在一起吗?”
  “在啊,我打算让他认老娘为干妈,正在我家里呢。老娘呢?你让她接电话。”方鹤鸣不客气地对肖爱红说着。
  “你把电话给万兄弟。”肖爱红急着说,方鹤鸣不知道肖爱红找万浩鹏什么事,把手机递给了万浩鹏。
  万浩鹏拿起手机时,肖爱红在手机说:“万兄弟,你快回来吧,我感觉不好,小雪那孩子刚刚说林镇长昨夜在县里喝酒,骑摩托车时骑飞了,从马路直冲进了河沟里,正在县里抢救。”
  “什么?镇一堆事,他怎么会跑县里喝酒?”万浩鹏火了,冲着肖爱红急急地问。他来时,林大强可是对他千保证,万保证,家里有他,让万浩鹏放心、安心地在京城多跑几天,跑通,跑透,当然了,也好好玩一趟。
  万浩鹏哪里知道,他才出来一天,准确地说昨夜,他和方鹤鸣住还是住在省城,今天一大早飞京城的,京城的夜景还没来得及欣赏,林大强跑去喝酒,还冲到了河沟里,这让万浩鹏想想恼火,语气自然不好。
  方鹤鸣一听万浩鹏语气不对,问:“怎么回事?”
  万浩鹏直接挂掉了电话,把手机还给方鹤鸣时说:“老林出事了,正在县医院抢救,我得马赶回去。”

  “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事?”方鹤鸣怪地问。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趁我出差,想去喝酒,结果回镇时,冲到河沟里去了。”万浩鹏回应着。
  “老林之前也经常去县里喝酒,而且喝了酒还吹牛逼,自己把摩托车骑多快,年轻时这么冲动行,现在多大一把年龄了,还这么冲动,唉,岁月不饶人,不服老不行的。小兄弟,那你走吧,我也不留你了,好在资金的事刘大哥答应了,你放心回去吧,他答应的事是铁板钉钉,跑不了的。走,我去送你吧。”说完,方鹤鸣要往外走。
  “大哥,不用了,我打车行,你也累了,好好休息。你说了,当我是自家兄弟,别客气。”万浩鹏扯住了方鹤鸣,不让他出门。
  方鹤鸣见万浩鹏处处替他人着想,更加喜欢这个小兄弟,也没再客气,叮嘱了几句,任由万浩鹏自己打车直奔机场。
  方鹤鸣赶到机场时已经快转点了,偏偏凌晨一点的这趟飞机因江南机场跑道维护,机场给关闭,要等到五点才能飞江南。
  方浩鹏给姚鼐全打电话,电话一通,他问:“老林怎么样了?”
  姚鼐全睡得迷迷糊糊的,一听是万浩鹏的声音,立马惊醒了,从床一下子坐了起来,急急地问:“镇长,你怎么知道的?老林一再叮嘱我不能告诉你,不要告诉你,让你在北京安心跑资金。我昨晚陪了他一夜,晚才回来的。”
  姚鼐全话一落,万浩鹏没回他,而是又问:“好端端的,他跑县里喝什么酒?他可是保证我好好盯住镇里,怎么那么喜欢喝酒呢?”
  万浩鹏的语气很不好,姚鼐全赶紧说:“镇长,你错怪了老林了,他听说隔壁安武县马垴镇的一副镇长来志化县学习,在干部培训学校,才跑到县里请他的。”
  “干部培训学校每年都有很多干部来学习,我都去学习过,马垴镇的副镇长来学习也不足为,再说了,他也不是来学习一天,两天的,有什么等我回来再去请人家吃饭也来得及,干嘛要这么急?”万浩鹏仍然不满地问着。
  “马垴镇的马垴山去年修建完工的漂流,今年投放时,听说火爆不得了,老林急着要去问经验,想在你从京城回来时,把六安山的漂流计划落实一下,没想到,晚回镇里时,遇到一个大货车,把车灯开得贼亮贼亮,他看不清路,冲到河沟里去了。现在人还在昏迷,医生说今晚如果醒不来,凶多吉少。
  目前老路,汉波和他儿子林凡晨都守在医院里,他们逼我回家休息,我回家了,准备明早再去县里看老林的。镇长,你也不用急,到现在没电话,估计会没事的,医生说了,只要醒过来,人没事的。”姚鼐全把基本情况再次向万浩鹏解释时,万浩鹏一言不发,默默地把手机挂掉了。

  万浩鹏内心希望如姚鼐全所说的那样,林大强会没事的,都这个点了,姚鼐全说没打电话,一定是过了危险期。他一直这么认为,直到登机飞江南后,萧红亚接了他时,他接到了姚鼐全的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