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国术传记——老一辈武学宗师们传奇的一生,武术被尊称国术的黄金岁月!》
第140节

作者: 作者白鹿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领头的看看周围没有别人,压低声音说道:“兄弟你在这里干的时间长,比我们了解。我们正在找一批货,货主人说了,只要我们能找到,每人五十块大洋。”
  王子平睁大了眼,吃惊的表情,问道:“什么东西值这么多啊?”
  领头说道:“这你就别管了。”说着把那张图拿给他,问他在哪里见过与上面同样的编码字符没有。
  王子平挠头扫耳地想着说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时间长了,记得不是太清楚。”领头把图收了起来。

  又给他倒一杯酒,说道:“兄弟别急,慢慢想,只要你想出来了,告诉我就行。”
  说着,拿出十块银元给他,说道:“这就算哥哥给你的见面礼了,一定要收下,这才算瞧得起我们哥几个。”
  王子平一副见钱眼开的样子,说道:“那兄弟就谢谢几位哥哥的抬举了,我一定帮你们找到那批货。”几个开始纷纷向他敬酒。
  李云天来到仓库见军火还原封不动的在那里,心里才踏实了。

  王子平现在在犹豫要不要把军火透露给他们知道,这件事一定会牵连到李云天的头上。
  他转眼又一想,他害死了师傅的独子,现在又与马良来往,说不定他们私底下还不知道都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伤天害理之事。
  他要为师傅报仇,为文博报仇,为那些自救会惨死的学生商户们报仇!
  下定决心后,他把领头的偷偷带进了那个仓库。
  领头的核对了箱子上的编码英文,有打开一箱检查,高兴地夸赞道:“兄弟,你就等着领赏钱吧。”王子平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杀机。
  麻五将此事传告给了长山本一郎,军火的事已经核对清楚了,就藏在李云天的仓库里。

  长山本赞道:“你的不错,忠诚于大日本帝国,我们是朋友了。”
  麻五心里高兴极了,嘴上问道:“那我们下一步要不要将此事告知给陆军司令部,叫他们出兵尽快一举歼灭他们的阴谋?”
  长山本说道:“你的忠诚我已经看到了,这件事就不劳烦军部的人了,我们会所就可以办到。”看着他又问道:“你敢不敢带着你的人去对付李云天?”
  麻五没想到日本人心这么黑,让他去出面对付李云天。他心里胆怯,说道:“就我手下那些人马,怕会坏了您的事。”
  长山本摇摇头,说道:“不会的,你不要害怕,你的背后有我们大日本帝国支持,我保证你马到成功。”
  又对他承诺道:“等制服了李云天,你就可以接管他手下所有的产业。这是我对朋友的回报,我们是不是朋友?”
  他心里害怕,但是一想到能接管李云天的产业,也豁出去了,点点头,说道:“我们是朋友。”
  从那天以后,那几个人就消失不见了。王子平想着就快要出事了,他抬头看见李云天就站在小楼上向四周张望。
  中午,突然有一群人手里拿着棍棒利刃,纷纷向他们聚集而来。工头见过麻五,大声吼道:“五河帮的人来了,兄弟们抄家伙了。”

  就看工人们随手拿起身边的扁担,木棒,监工们手里拿着兵刃。眼看着一场码头大火拼就要上演了!
  麻五走出说道:“叫李云天出来。”
  工头看看后面的兄弟们,挺挺腰杆子,大声说道:“就你也想见我们大当家的,你也不照照自己的熊样,配吗?”
  麻五笑道:“死到眼前了,还他妈嘴硬。还是叫他出来吧。”工头还想再骂他几句,这时李云天走出来。
  他对五河帮的突然行动,心里反起疑虑。想当年,大家为了争码头没少起争执。随着他的大势崛起,五河帮就慢慢地走到了末路。
  今天他们突然卷土重来,而且来势汹汹,看来是有备的。
  李云天客气地拱手说道:“多年不见了,您老兄在哪里发财啊,今天这是·”
  麻五说道:“江山轮流坐,也是到了要换人的时候了。”工头气不过,招呼着手下兄弟们动手,被李云天制止住了。
  李云天说道:“老兄要是还想吃码头上这碗饭,大家可以坐下了商量一下。”
  麻五见他服软了,说道:“今天的李霸天,怎么没有了当年的雄风了,我都快有点不认识了。”

  又说道:“既然李码头说了,那我们就试试,看能不能谈的来。”他也怕动起手来,自己不一定能制服的了这头老虎。
  李云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土匪了,有句话说得好,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一招手让人把一边的凉亭收拾出来,请他坐下。
  两边的人马还是一副虎视眈眈的盯着对方。
  李云天先开口说道:“一晃多年过去了,我们都老了·”
  “少说这些没用的,我今天就是要告诉你,你犯忌了,得罪人了。”麻五不想与他叙旧。
  李云天乍一听,问道:“还请老兄直说?”
  麻五一哼,说道:“现在这个山东,明眼人一瞧都知道,已经是日本人的囊中之物了。”
  李云天一想,问道:“老兄的意思,是我得罪了日本人。”
  麻五微微一笑,说道:“知趣的话,就退出这片码头,回家养老去吗,免得自己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李云天想问明白:“我怎么就得罪了日本人?”
  麻五一笑,说道:“你还装糊涂呢,你收了不该收的货,跟了不该跟的人。刺杀日本大使的人,现在怀疑就跟你有关!”
  李云天一听此话,心里咯噔一下,自己日防夜防,还是有人走漏了那批军火的消息。
  话已经说到这里,麻五直接问道:“是你自己主动让出来的,还是让兄弟们再争斗一回。”
  李云天看着跟了自己十几年的兄弟,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我把码头让给你。”
  头麻五还以后自己听错了,坐直了身子,又问了一遍,确认无误后,两人当场立了字据。
  王子平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就在人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李云天又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把那批军火偷偷地移交给了督军张树元,希望能够寻求他的保护。
  李云天这回是真的想退出江湖了!
  张树元凭空得了这么一大批军火,高兴地都快疯了。他可是鸟枪换炮了,立马就作手开始整顿起自己手里的兵马,并给了李云天一个团长虚名,全军武术教练的名头,以此来抗衡马良的挑衅。
  长山本没想到李云天最后会玩一招金蝉脱壳,日本人既没有拿到马良的证据,有不好直接去抓他来询问。
  现在,要说谁最生气,就属马良了。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哑巴吃黄连,有苦也得打掉牙往肚子里咽。白白让张树元得了便宜!

  他一想到李云天半路反水,就恨得牙疼。他发誓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放过李云天的!
  李云天摇身一变成了军人,张树元划拨给他一个连的人,驻扎在他的府上,保护他府上的人身安全。
  李云天告诉丁氏,他把码头卖了,卖的钱都用来安置手底下的兄弟们了。
  丁氏一听,说道:“卖了就卖了,卖了安心。我们也不缺那些钱过日子,但是,你怎么又跟张树元混在一起了。”
  丁氏看着外面站岗放哨的卫兵,心里就哆嗦。

  李云天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得罪了马良,要保住全家人的命,就不得不上张树元的这条船。”
  丁氏听着害怕,说道:“要不我们离开山东算了。”
  李云天说道:“就怕我们还没走出济南地界,就会被马良给杀了。”
  丁氏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哭着说道:“这可怎么办呢?”

  李云天安抚道:“张树元再怎么没用,他也是山东的督军。马良和日本人还不敢明目张胆的胡来。”李云天心里想着,走一步看一步吧。
  孙燕云见家里突然多了许多当兵的,问舅舅这是怎么了?
  李云天就想着,要是真有那么一天,也不能牵连到她的身上,就让丁氏私下劝她尽可能离开这里,回北京为好。
  孙燕云想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丁氏哭诉道:“你舅舅得罪了马良,将有大祸临头!”孙燕云见丁氏哭的伤心,心里想到,还真让他给说准了!
  孙燕云一时也没有了主意,就劝解道:“舅娘,现在有一个人可能有办法?”

  丁氏急忙问道:“谁?”
  孙燕云真不情愿说出口,但拗不过丁氏哀求,只好说道:“就是那个唱鬼戏的桂老板!”
  丁氏一下子来了精神,说道:“对啊,我怎么把他给忘了。他可是活神仙啊,他一定有办法救我们一家人。”
  孙燕云一想到,要嫁给表哥,心里就很别扭。

  丁氏将请桂老板的事说给李云天听,他对这个被人称之为,活神仙的人,多少也有些耳闻。
  以前他是不信这些的,但自从孙燕云被钉住后,他就对这个人产生了好奇,现在正好有时间可以会一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