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29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无奈之下,只好听我说的,锁了公鸡的魂,扬长而去,我挥汗如雨,总算熬过去了,其实我也问过叶军爷爷,这个法子靠谱不靠谱,如果路上小鬼发现了会怎样,他说,时辰过了,小鬼也就没办法。就算它知道被骗,也只能自己圆过去,而为了让自己不受惩罚,这事情它们会想尽办法处理,所以说是吃了哑巴亏。
  一阵咳嗽,叶军睁开了眼,瞧了瞧这阵势,只淡淡的说了句:“谢谢了。”
  当他亲属进来的时候,叶军的生命体征已经平稳,而我则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问题,现行离开,叶军的父亲想喊住我,我说以后再说。
  后来医生进来的时候,也是吃惊的不得了,这些暂时就不说了。
  日期:2017-08-13 04:52:50

  在医院的走廊上,我心力交瘁的坐了下去,身子疲惫,心更累,总算把叶军给拉回来了,没有辜负他爷爷,也没让自己背着一份罪孽。
  可是突兀间想到了青青,这份痛,这份无奈,又有谁能知道,忍不住身子一颤一颤的痛哭了起来。
  “诶诶诶,怎么回事,过道上脏不脏,快起来。”
  我抬头,泪眼婆娑的看着这个护士,这是一张熟悉的脸,两个小酒窝,明眸闪亮,….它正眨巴着眼看着我。
  我不敢相信的喊了一声:“青青”
  她狐疑的瞪了我一眼道:“地上脏不脏啊,还有,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坚强点。”
  我破涕而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的站了起来,一把抓住她的手道:“青青,我就知道是你。”

  谁知她愤然的甩开我的手,没好脸色的骂了我一句神经病。然而转身离去,转角处另一个护士和她打起了招呼。
  我清楚的听到了别人喊她的名字—上官青。
  日期:2017-08-13 05:13:57
  她不是青青,但是她又是青青,不但长的一模一样,就连名字都差不多,我不可思议的笑了笑,上天为什么要开这样的玩笑,这预示着什么,是馈赠,还是继续的煎熬。

  叶军的伤势好了以后,邀我去他家里做客吃饭,我答应了,席间他的老婆他的儿子,以及父母亲朋都特别的客气,可是当有人意图问我怎么救活叶军的时候,叶军都会黑着脸说,该问的,不该问的别问,他的父亲也这样说,于是也算让我免了许多烦恼。
  当天晚上他让我住在他家,我也同意了,晚上两个人站在他家楼顶,感慨人生,我想把自己遇上他爷爷的事情告诉他,谁知他立马说,天机不可泄漏,让我自己憋着,虽然他很想知道一些东西,但是他说我不能说。
  是啊!天机啊!天机又怎么可以随便告诉世人,叶军的境界很高,也许他的能耐不怎么高,但是他悟出的东西却比一般人都要高明。
  我准备把玉佩还给他,虽然这玉佩已经没有了意义,但是毕竟是他爷爷留给他的,叶军没要,他说以前只当是借我戴一阵,如今却是真正的送给了我。

  我不要,他就翻脸,最终无奈,我继续收着。
  我说我心里的苦世界上可能没人知道,他说他能体会,但是这就是命,舍得舍得所谓有舍就有得,我不禁问自己舍了什么,得了什么。这可能就真的是我的命吧!
  他还说很多人都想知道这世界究竟有多奇妙,究竟有多神奇,到底有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又该如何去理解。有些人为了一些疑问穷其一生精力,到头来依旧什么都没有获得,而我虽然知道很多不能说的秘密,这应该是许多人想要的答案。可是我快乐吗,开心吗,有因为知道这些事情而感到庆幸吗?
  他把这几个问题扔个了我,随后自己下楼睡觉去了。
  而我则继续一人深思许久。
  日期:2017-08-13 05:28:19
  后来几天,县城里出现一件大新闻,说在某个地方发现几座唐代古墓,而且接下来就有省城来的考古学家欲对它进行挖掘。

  经过打听,这墓穴正是青青它们的墓穴,心里顿时不安起来。
  第二天我驱车赶往那处,果然已经有很多看热闹的人相继进山,走了半天来到那出,所谓的考古学家在警方的配合下,拉起了隔离带,来观望的人们只能远远看着。
  我忽的冲进隔离带,大吼着不能挖啊不能挖啊,旁边立马有人把我控制起来,我一边喊着不能挖,一边喊着青青的名字。
  当天我被派出所的人带去,一直关了我三天,第四天出来的时候,有消息说,那几座墓穴里头根本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所以考古队已经撤了,我火急火燎的再次赶到那里。

  有很多新土,但是墓碑什么的都被安回去了。
  眼泪忍不住落下,抚摸着青青的墓碑,黯然心碎
  过了会,又给每个坟墓上了香,烧了纸。夜幕降临的时候才独自离去。
  晚上睡觉的时候,平昌王和父亲出现在我梦里,我清楚它们迟早知道我没喝那东西,所以这次一定是来消除我的记忆。这样更好,我受不了那种每日对青青的思念,那种折磨不是一般人受到了的。
  可是让我想不到的是,平昌王非但没消去我的记忆,反倒对我鞠躬感谢,说我拼命保护他的墓穴,让他很感动,我无奈的说,不还是没保住吗,平昌王哈哈笑说,那些都是假墓穴,真正的墓穴并不在那里。

  我很欣喜,可是同样诧异,那真正的墓穴在哪里呢,他说我以前我还在那里住过呢,我不断反思,总算想起来了,不正是当日车祸醒来。不远处的那几个小山丘。
  我耐人寻味的笑了笑,父亲也跟我说了很多,平昌王还对我父亲说,说他生的儿子原来还不错。
  之后我让他消除我的记忆,我说我很痛苦,他却说,这是命,上苍让你知道这些自然有它的道理,知道这些并不值得庆幸,反倒会增添很多痛苦,同样也是一种磨砺,因为你不能和人说,不能和人诉苦,唯一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而他也不会除去我的记忆,不过如果哪一天我泄漏天机的话,那么受到的天谴谁也帮不了。
  他说完这些就从我的梦中消失,我突然想起青青,忙问青青呢,青青在哪里。梦中黑暗处传来笑声,平昌王的笑声,我父亲的笑声,随后是一句,你不是已经找到了吗?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堂哥给我打电话,让我一起吃饭,穿好衣服,来到说好的饭馆,我推开包厢的大门,里头坐着我堂哥,我堂嫂,还有一个她们医院的护士—上官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