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28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来回走了几步之后,命小鬼取来一碗绿色的汤汁,很稠密,我以为是孟婆汤,但这并不是,叫什么我不知道,只不过喝了这汤之后,我便能忘记这里的一切事情,同样我也会忘却曾经和青青之间的所有回忆,甚至不会知道有她这么个女鬼曾经在我生命中出现过。

  我父亲劝慰着我赶紧喝了,而此刻平昌王翻身回到内堂似乎拿什么东西。
  大堂之内,只剩下我和父亲。以及亲亲,因为时间关系,我和父亲没有多叙什么,但是彼此的眼神已经是最大的感慨了。
  青青说,它会在平昌集等我,等我阳寿尽了就能再见到她。
  我点点头,泪流满面,因为我知道,下一刻我喝了那东西之后,就再也记不起它来。

  可是正当我要喝掉那东西的时候,青青一把抢过,端起来就喝,她双目布满着泪花,一边喝一边说道:“情爱恼人,我宁愿忘却公子模样,舍了这份情爱,也受不了一人孤苦在这幽暗阴界苦苦等着方郎。就让青青自私一回,本该我日日牵盼方郎,如今我喝了这碗中之物,就让这份思念独留给方郎,如此方郎在尘世当中也可记得有我存在过。”
  我抱起青青嚎啕大哭,可是下一刻,青青似乎根本不认识我一般,兀自走出了大厅,这时平昌王走了出来,问我父亲道:“忠贤公,你儿子可喝了”
  父亲微微点了点头,可能心中也藏有私心,平昌王满意的点点头,见青青不在,心想定是刷性子离去,也就不计较其它,手一挥,我只觉得身体飘荡起来,随后别没了意识。
  日期:2017-08-13 04:16:07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家的床上,回想起发生的一切,免不得泪如雨下,青青,父亲,总之其中复杂的心情或许没能可以理会。
  这时我的房门被推开了,居然是我母亲,她看我哭的伤心,问我怎么了,我只是抹了抹眼泪说没事,只是梦到了父亲,我又问她什么时候下来的,她说早上就来了,见我睡的香就没吵醒我。
  看了看表,此刻刚好中午12点半,这时母亲跟我说起,说叶法师,也就是叶军,昨天晚上走夜路的时候,被风吹倒的树干砸中了,此刻正在人民医院做手术。说我和他关系不错,也该去看看他。

  我陡然间想到,差点忘记,光顾着伤心,居然把这件事情给忘了,我问母亲他现在情况怎么样,她说刚刚表姐打电话给她。说医生说形式不容乐观,基本上百分之98的概率下不了手术台,但是手术又非做不可。
  我一个鲤鱼打挺,穿上衣服,叮嘱母亲,让她帮我煮十八个鸡蛋,问我要干嘛,我没详说,只是跟她说,等会就回来取,让他千万别忘记,匆匆的下楼,跑到菜市场买了一只大公鸡,又去其他地方买了一捆红绳,以及一叠黄纸。
  这些东西都是昨日叶军爷爷交代的,准备好之后,回到家取了刚煮好的鸡蛋,飞也似的跑到医院。
  我到的时候是两点,叶军爷爷说小鬼会在3点的时候准时来锁魂,跑到手术室门口,叶军的家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其中有我的表姐,表姐夫。
  片刻后,手术门被打开,从医生的表情来看,我知道叶军走了,看着里头推出来已经盖上白布的叶军,我整个人懵了,而他的妻子,儿子,亲人也嚎啕大哭,开始推起他的尸体。
  时间明明不到三点啊,我觉得有些不对。
  医生问他的家属是直接送到殡仪馆还是要拉回农村,如果要拉回去的话,还得做些样子。我表姐夫,叶军的哥哥连忙说要拉回去。
  于是尸体被拉到了一个单独的病房,亲人们哭个不停,一声则在他身上插起了氧气瓶,点滴之类的。
  我表姐夫看我也在,就问我,说有没有认识拉尸体的,他也知道我这段时间已经没有干这行当。
  我没回答等医生走之后,我吼了一声道:“都别哭,叶军没死,死不了。”
  我这一声吼,把这些人唬住了,一个个诧异的看着我。

  我懒得多解释,直接说了一句:“你们都出去,叶祖茂让我来救他的,你们要是想他活过来,现在就都出去,还有三点以前,不要让任何人进入病房,只要做到这些,我有把握救回他。”
  我没有说是叶军爷爷,反而直接说出他的名字,我总觉得这样更有威慑力。
  我表姐拉扯了我一下,小声的说道:“金水,你干嘛呢!”
  我甩开衣袖气呼呼的说道:“你们赶紧出去啊!再不出去就真没救了!”
  她们哪里会信,反倒是叶军的父亲听到那个名字之后,整个人都震惊了一番,继而开始推着所有人出门,把病房留给了我和叶军的尸体。
  后来我才知道,叶军爷爷的名字叫叶还年,而叶祖茂这个名字是他很小时候取的,一直没有过,别说别人不知道,即使是叶军它们也不知道,而唯一知道的就是叶军父亲,可是他也从来没和别人说起过,所以此时我把这个名字说出来,他不得不有一番诧异,继而把所有人都赶出了病房。
  日期:2017-08-13 04:42:59

  我把煮熟的鸡蛋沿着病房门一个一个摊开,随后看了看叶军道:“你可给我争气点,要不然我这辈子都难以心安的。”
  卷起他的裤腿,一根红绳一头缠在大脚趾上头,另一头缠在那只公鸡的脚爪上,随后又拿出一支笔,在一张黄纸上写上了叶军的八字,这个当然也是他爷爷跟我说的。写好之后系在公鸡的身上。
  再往下,黄纸沿着床的周围铺了个遍,所以准备工作完成之后,已经是2点45,还有十五分钟,小鬼铁定会来锁魂,我焦急的等待着,心里也是极其紧张。
  果然三点整,我感觉到从门口吹进来一阵阴风,两个小鬼直接从门缝里头蹦出来,走进病房之后,摇摇晃晃,其中一个说道:“这叶老鬼,差点被它耽搁了,还好赶上时辰了。”
  另一个小鬼道:“平日里鸟都不鸟我两,今次却那么好,请我们喝酒,不过那酒可真香,真烈啊。我这会儿还晃的难受。”
  “是呀是呀!来的路上我都吐过了。”
  “你看这是什么。”
  两小鬼看着我放在地上的鸡蛋。
  “是鸡蛋,正好吐过,饿着哩,弄个鸡蛋填填肚子。”
  两小鬼一番深呼吸,只见地上的鸡蛋壳突然出现了裂痕,最后十八个鸡蛋都破壳而出,露出白花花的蛋白。

  两小鬼打了个饱嗝,意犹未尽的说道,干正事吧,说着取出锁魂链正要往叶军身上套,突然间其中一个小鬼发现了疑问。
  “你说这蹊跷把戏,能不能骗的了咱两”
  “自然不能,现在这阳世之人,道行也是浅咯,用公鸡替魂,这把戏也想糊弄咱两”
  我一听不妙,被看穿了。
  骤然间说道:“两位鬼差,且慢”
  小鬼转过头看着我道:“你能瞧见我两。”

  我点点头道:“非但能瞧见你两,我还看到你两进来的时候捡了地上的鸡蛋吃。”
  小鬼道:“那又如何”
  我说确实没什么,只不过那几个鸡蛋却是这只公鸡所下的。
  小鬼眉头一皱,厉声道:“胡扯,哪有公鸡下蛋的。”
  我哈哈一笑说:“爱信不信,总之你锁魂结束之后,这只公鸡哪日里阳寿尽了,下得阴界自会和他人说起,而公鸡说完。哪日我阳寿尽了,下得阴界也会去说。到时候,你说丢人不丢人,两个鬼差吃鸡蛋,吃的鸡蛋居然是公鸡下的蛋。”
  两小鬼听我这么一说,脸色不好,有些后怕,这要是真被人知道,自己吃了公鸡蛋,那可真要被人笑话一世。
  小鬼战战兢兢的看着我道:“你,你究竟有什么意图。”

  我说很简单,反正公鸡上的八字和尸体上的八字一模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锁了公鸡的魂即可,到时候上头问起来,也可以推脱。
  小鬼面面相觑,又因为来的时候,叶军的爷爷灌了它们很多酒,所以我说的这些它晕晕乎乎的居然信了,万一真怕如我所说,那就丢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