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27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答应青青就在这里等它,况且我也不敢随意走动啊,但是人总归是有好奇心的,我也不例外,青青它们离开之后,我还是免不得迈着脚步往前,不断的观看这里的奇观奇景,心里想着等一下原路返回就行。
  走到一个酒楼下头,忽然从里面走出一个鬼物跟我一个对撞,这个鬼大概80多岁的样子,看衣裳打扮应该是当前年代的人物,即便不是,那也相差不了多少。
  它跟我说了一声抱歉,继而诧异的看了看我,突兀间看到我脖子上挂的玉佩,骤起眉头道:“你是谁”
  “我….”我吱吱唔唔,自然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心下有些后怕。

  谁知道它继续看了我一阵道:“你好大的胆子啊,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显然它已经发现我并非属于这里。
  我以为它会刁难我,谁知它道:“跟我过来,要不然你小命就没了。”
  随着它的步伐,走到一处没有外‘人’的地界,它指着我脖子上的玉佩说:“这是我给我孙子的东西,怎么会在你脖子上。还有你一个阳世之人,怎么会来这里。”
  我恍然大悟,原来眼前这个老鬼居然是叶军的爷爷,欣喜若狂的说道:“叶军是你孙子啊!”
  它沉闷眉道:“你果然认识它,你告诉我,这玉佩怎么会在你身上。”

  于是我就和它说起了叶军为什么要把玉佩给我的事情。
  “糊涂啊糊涂”他接连叹气,之后看着我说:“你得回去救他,要不然他真死了。”
  我一番诧异道:“怎么回事”
  老鬼跟我说道,原来叶军出生的时候,他就给算了八字,算出叶军42岁将遭一难,而且必死无疑,给他的这块玉佩正好可以助他躲过劫难,每想到他居然把这个玉佩给了我。
  我说叶军今年几岁,老鬼说42,而且祸事起,应该是六月初,也就是六月开始的时候,叶军必死无疑,而今天我想了想,刚好是5月31日,也就是说明天,我大汗淋漓,暗叫不好。

  老鬼让我赶紧回去,把玉佩还给叶军,可是下一刻当它看仔细瞧了瞧玉佩之后,摇了摇头道:“命啊!都是命啊!”
  我说让他送我出阴界,我连夜把玉佩给叶军,还来得及,他无奈的说,说玉佩已经失去功效了,还问我戴着玉佩的时候是不是发生过什么意外,我一想前段时间,我不正是开车出了车祸,意思是这玉佩避难倒是救了我一条命,如今就算给叶军戴上也无济于事,一想到这里,心里居然莫名的难受,无限的愧疚,居然是我害死了叶军活命的机会。
  我焦急的问他,还有什么办法救他没有,老鬼想了很久,他说如果没有意外,六月初一下午三点之前会有小鬼去锁魂,然后又继续念叨一番,继而跟我说如何如何,让我紧急于心,如果按他说的做,可能还能救叶军一命。
  我不敢马虎,耐心的记下了他跟我说的一切,最后,老鬼准备送我出阴界,可是正这时一对小鬼居然蜂拥而至,把我困在其中,其中一个队长居然是我父亲,我惊喜交加,父亲见到我的时候,也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我两根本没有时间叙旧,其中几个小鬼就押着我,还厉声呵斥道:“大胆狂徒,居然敢擅闯平昌集”
  父亲一脸茫然,不知所措,只见他想和我说什么,也似乎不太方便,我很想开口喊他一声,可是从他的眼神当中,似乎让我忍住,所以我没有任何其他举动,没多久这队小鬼就把我押到了一栋大宅子里头,进门的时候看见外头的牌匾上写着—平昌王府,四个大字。
  日期:2017-08-13 03:26:37
  我跪在大堂之下,旁边是左右林立的小鬼衙役,上面坐着的正是平昌王,只见它怒不可威,它瞪眼视我,厉声呵斥:“大胆狂徒,擅闯阴界,罪不可赎,然你区区凡身,如何入内,定有其他精怪送你如此,快快说来,可饶你罪责。”
  我不敢说,我也不能说,要是说了青青怎么办,可能我真的是难逃一劫了,反倒欣然慷慨道:“我自己误闯进来的。”
  “胆敢狡辩,不要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你若冥顽不灵,定将你送入酆都,交由阎君处置。”

  我父亲忽的一棍子敲在我的身上,虽然说是魂魄之身,可我却感觉到热辣辣的疼痛,他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个孽障,还不老实交代。”
  显然父亲是为了我好,让我好好交代,可是我又如何能做到呢,我无言以对,只好闷声不语。
  平昌王让旁边的鬼吏取来册子,查阅起我的信息,随后骤起眉头看了看我父亲道:“忠贤公,此徒居然是你阳世之子。”
  我的父亲叫方长越,族谱里的名字叫忠贤,墓碑上刻的正是先考方氏忠贤公之墓,此番平昌王唤的就是这个名字,可能是出于客气,居然还在名字后头加了一个公字。
  父亲骤然间翻身跪倒,战战兢兢的说道:“小儿不懂事,大王开恩呐!”
  平昌王嘟囔着嘴道:“这便让我难做了,忠贤公啊,你生前浩然正气,死后我才让你在这当差,也答应你,来日你妻儿阳寿尽了,让你一家团聚,在这平昌集中阖家欢乐,哪一日想去投胎了,我再禀明阎君,可如今你这孩儿却让我头疼了。”
  父亲不断的磕头,此时此刻我也终于忍不住喊道:“爸,我想你啊!爸!”

  父亲不理会我依旧继续磕头。
  平昌王也没有打断它的意思,反倒问我:“生为人子,你就愿意看到父亲这般为你受苦。”
  我崩溃了,彻底的崩溃了。
  也就在这时我听到外头一阵嚷嚷,片刻功夫,青青气急败坏的走了进来,我寻思这回完了,免不得说了句:“青青”
  平昌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这青青道:“你要干嘛?”
  青青冷眼相对,一边扶我起来,一边说道:“爹爹,人是我带进来的,你要处罚,就处罚我,跟他没关系。”
  青青居然是平昌王的女儿,这让我大吃一惊,它握着我的手,数不尽的忧伤。

  平昌王见原来罪魁祸首居然是自己女儿,不耐烦的支开了其他小鬼,只留下了我,青青,以及我的父亲,还有它自己。
  “说吧!怎么回事!”平昌王拉长着脸道。
  日期:2017-08-13 03:50:52
  也不知道怎么的,青青居然堂而皇之的说和我情投意合,各种云云,还说什么两人情根深种,平昌王一听暴跳如雷。
  “胡闹,胡闹”
  青青本来准备瞒着的,可是反正迟早要被发现,所以此刻她没有隐瞒,她平静的和平昌王说道:“爹爹,当年你得阎君托梦,委你重任,让你下阴界掌管平昌集,后来和家中之人说起,你便不顾我和娘亲她们愿不愿意,让我们自杀,随你一起下来,陪你在这平昌集一呆就是千年。”
  青青一边说,一边流着泪道:“我都来不及感受人间美好,就被你带到着终日灰暗,难见光明的阴界,你觉得这对我公平吗?我在阳世未曾感受过情爱,直到遇上方郎之后,才体会到其中滋味,当真是断人肝肠,奈何此刻我为鬼,他为人。爹爹啊!你难道不知道我心中的哭吗?”
  平昌王也许觉得自己理亏,语气明显改变。
  “青青啊,但是你这番胡闹,终究不成体统,人鬼殊途。”
  青青抚摸着我的脸庞,泪眼婆娑的看着我,一边回应着平昌王道:“爹爹,我知道人鬼殊途,所以往后不会再与之纠缠,但是此次带他来这平昌集,却是我的罪责,还望爹爹不要责怪于他。”

  平昌王叹气道:“冤孽啊!冤孽!”继而指了指我父亲道:“忠贤公啊!我刚刚还怪你怎么生出个这么不懂事的儿子,想不到我自己的女儿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父亲只是埋头不语,站在一旁。
  过了片刻,平昌王点了点头,道:“罢了罢了,我便不追究他,只不过他来阴界,若把此间事情外泄,可是泄漏天机啊,不妥不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