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23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12 21:52:57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正月初8的时候,差不多农村里的年轻人都已经出去上班,瞬间冷清了很多,虽然偶尔还能听到几声炮仗,可是依稀已经没有之前日子的那番热闹劲。赚钱才是硬道理,很多人都赶着回单位领取开门利市的红包。
  而我也在初九的时候开工,不是说这一天就有活拉,而是发动了车子,暗示着新的一年的生意,从今天开始。
  开着车子准备到县城的出租屋里头收拾一番,十几公里后路过一个隔壁村,之前替我父亲超度的那个法师就住这,姓叶,单名军。
  他家开着一个小卖铺,就在马路的旁边,正要路过,见他站在门口招呼着摇手拦车,他应该知道这是我的车子。
  把车子停靠在一边,摇下窗户,和他打起招呼,他问我去哪里,我说开工去县城了,他笑着说,正好他也要去县城,让我捎他一段。
  我这车子,路上遇上有人拦,想搭一乘,我都是不予理会,不是我不搭载他们,这车怎么说呢,连我自己都觉得不适合载大活人,平日里除了拉些尸体,或者偶尔有些脏东西蹭车之外,从来不搭载活人。
  日期:2017-08-12 22:07:24

  可这叶军不同,他是做什么的,相信里头的道道也清楚一些,所以我并没有拒绝,而是打开了车门。
  一路上闲谈甚欢,我打趣的和他说,他是第一个严格意义上搭我便车的大活人,他笑着说,搭人搭鬼还不是一个样吗。
  我问他去县城做什么,他说前天做了个梦,梦到下雪,大片的雪花纷纷扰扰,往自家屋顶上飘,醒来的时候虚寻思,这梦到下雪可是要死人的征兆,而且一般都是死自己的亲戚什么的,思来想去,身边的亲朋好友个个身体倍棒,都没有要去世的征兆,当然意外就不能考虑进去了。
  昨日另一个亲戚打电话给他说,县城郊区的一个舅公生病严重的很,估计时日不多,恍然大悟,想想怕正是应验了梦中所暗示的大雪。

  这些年遇上这么多稀奇事,我也释然了,有很多事情听到之后不会表现的很惊讶,反倒是感慨其中。
  叶军跟我说,说我这人身体弱,精气虚,福禄浅。所以很容易遇上脏东西,好在生性秉直,心存善念,要不然早就一命呜呼了。他劝我还是换个行当,不要再继续做这行了,说一般做死人行当的,凡是和死人沾边的,个个八字硬的很,所以脏东西都不敢近身,也就难以碰上古怪的事情,联想自己,确实遇到的脏东西越来越多。
  他说,也就和我聊的来,又攀着点亲戚关系,所以好心提点,要别人他还懒得开这金口,叶军和我的亲戚关系,我之前稍稍提到过一点,其实是我舅舅的女儿,也就是我表姐,嫁给他的亲哥,按照表亲而论,他叫我一声亲家舅,我得喊他一声亲家叔。
  日期:2017-08-12 22:26:30
  车子到了县城,顺道把他送到了目的地,他下车的时候看了看我,欲言又止,随后从脖子上解开一块玉佩递给了我道:“金水啊,听我一句劝,早点换份工作,你知道不,别人都当我是花和尚,以为我不过是承着祖上的一些手艺,坑蒙拐骗,真正的能耐一点没有,我也承认自己不过花花架子,可是有些东西毕竟还是常人所不能体会的。”
  我握着他递给我的玉佩,诧异的看着他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呢?把我弄晕乎了!”
  他叹了口气道:“实话跟你说,我有没有能耐,你信不信另说,这玉佩是我爷爷传给我的,借你带一阵,我也直言不讳,不怕你生气,我估摸着你这阵子该有不测。”
  他这话说的,让我毛骨悚然,我战战兢兢的说道:“啥意思啊!”
  他皱着眉说:“不瞒你说,我屁点本领都没有,别以为我能断你生死,也没那能耐,只不过从坐上你这车子以后,总觉得你身上散发着一股死气,思来想去,心神不宁,常人都以为我们这行有什么顶天神奇的法器之类,可我告诉你,至少我没遇上过,这个玉佩是我爷爷临死前给我的,他只说能避难驱灾,让我好好保管,不可离身,今天我先借你戴一阵,要没事最好,要有事,就当是一个信仰,总算是我一番心意。”

  我忙把玉佩推还给他道:“那多不好,实话说,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能要呢?”
  他挥了挥手笑道:“我又没送给你,借你戴一阵子而已,别想那么多,我先走了。有事电话联系。”
  我也拿他没办法,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头也是打起鼓来,按理我不应该这样的,只不过回想自己所遇之事,多少有些没底,叶军和我说的这番话,也多少让我心里发毛。不过所谓万事都有天数,即便我真的要怎么的,实话说自从经历过这么些事情以后,也看开了,如果我真劫难难逃,那也是我的命,握紧了手中的玉佩,细细想了想,自嘲一笑,挂在脖子上,而后启动车子,朝城区驶去。
  日期:2017-08-12 22:50:31
  正月13的时候接了今年的第一趟活,从宁市拉了一具尸体到县城附近三十里地的一个村落,收好报酬以后已经是凌晨一点,车子沿着盘山公路,左一个弯道,右一个弯道,朝着县城疾驰。
  天空挂着一轮明月,四周一片寂静,忽的明月被一层云朵挡着,四下里顿时一片灰蒙,又绕过一个弯道,打正方向的时候,前头闪来幽幽的车灯,本来狭窄的山路,对面的车子居然逆向行驶,和我同一个车道相对疾驰而来。
  我连忙变换着远近灯急闪,那对面的车子居然关了车灯,怕是有些新手司机紧张的时候,变灯之类的会因为紧张而把车灯关掉。

  脚踩上了刹车,放慢了速度,毕竟马路杀手可不是闹着玩的,继续向前开了不远,顺着车灯往前打探,此刻月亮已经从云中滑出,借着车灯,借着月色,往前一看,哪里有什么车子。
  正当我一溜烟的准备通过,猛的挡风玻璃前面五米处骤然间出现一辆车朝我飞速扑面而来。那是一辆马车,两匹马儿拉着,车身上系着两个灯笼,幽幽的散发着极其渗人的光亮。 
  惊的我连打方向盘,刹车被踩的滋滋作响,因为刹车踩的急了,方向盘打的又猛,纵然我是一个老司机(别想多了,嘿嘿),始终还免不得撞上了一侧的护栏,索性不是很严重。我从后视镜里头清楚的看到,车子后头的那辆马车也停下来了,离我不过十米左右的距离,只幽幽的听到马车里头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那声音如涓涓泉水般美妙,甜如浸蜜,沁人心扉。
  “阿福,你下回可不能这样驾车了,小轩,你下车看看,有没有惊到别人。”

  不一会!一个古装女子,提着个灯笼,缓缓的朝我这边走来,从反光镜上瞄去,我心头纠结,这恐怕不是人吧!应该又是那些东西。
  此前叶军说过,再遇上脏东西,不搭理,不理会,它问你不答,它走不目送,口中轻念菩萨经,心头吆喝各方神。
  这个古装丫鬟提着个灯笼走到我车前,那模样也是挺秀美的,它左看看,右看看,忽的说道:“公子,你没事吧!”
  我不吭声,兀自心惊,准备发动车子,就此离去,可惜,车子点不起火,发动不了,肯定是刚刚撞到护栏,出了问题。
  日期:2017-08-12 23:25:26
  那丫头见我不说话,朝马车嚷嚷道:“小姐,是个公子,不过应该没事,想来也瞧不见我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