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03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停在稍低处,就有水流积淤,公路的消水涵洞已经无法将沿山而流下的水全消化走,就有种越积越多涨起来的势头,要是在这样的地势多停留,就有可能水没过车底盘,使得车熄火。杨秀峰见这情景,知道要往前走,唯有将前面倒下的树给推开让出车道才行。倒下的树不小,能不能推开还是两说。
  稍作犹豫,车要么就往后退,停到稍高的地势上,要么就下车推开那树。杨秀峰决定下车去推,当下将皮鞋脱下丢在车里,外面的雨太大,只要开了车门,雨水就会飞漂进车里的。也顾不上那么多,当即开了车门往外冲。徐燕萍在车里喊了句什么,杨秀峰已经关联车门也就听不清楚。
  树不小,反正都淋湿透了,也不急。赤脚走到树前看,感觉到要搬挪开那树会很吃力。树很那边有没有工具来斩断,树枝不少。已经这样了,不能够再拖延。杨秀峰拉着树枝顺着树倒的方向拉,用了些力却是拉扯不动。人在大雨里,又光着脚,哪用得上力气?
  当下见毫无功效,杨秀峰也就有些发急,拖延的结果有可能使得流泻的浊水将车都淹上来而侵入车里。要再发动车,就难了。当下不在顾忌,选准了一处枝少的一段钻过去将树扛起来。很沉,但还是咬牙坚持着往公路边走,雨太大,每走一步都很艰难。等杨秀峰放下后,感觉到车勉强能够走过时,见车已经开了过来。却是徐燕萍见杨秀峰移开了树,将车发动开来了。车到杨秀峰身边,杨秀峰准备打开车门上车,却见徐燕萍在车里隔着车窗挥动了手,就像在做再见一般,车却继续往前开去。

  杨秀峰一下子就有些发懵,不知道这个女市长是在做什么。是怕自己一身湿透上到车里弄湿了车,还是怕见自己目前这狼狈像?等车走过,杨秀峰还站在那树边,不知道要不要向车追去。
  这时,听到雨声里有车鸣笛,杨秀峰才抬头看向前,见徐燕萍将车停在前方。心里一下子就弄明白之前徐燕萍故意挥手做再见状,是在戏弄自己,想想要是这么大雨里一个人站在公路边淋着,将是多么的无助与惨状。
  走到车边,徐燕萍还在按着车鸣笛,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看见杨秀峰走过来。杨秀峰走到驾驶车窗处敲,表示要徐燕萍到后排去,他来继续开车。徐燕萍却不肯,要杨秀峰坐到后排去。杨秀峰拗不过,也就从后门上了车。
  进到车里,徐燕萍说,“冷吧,这么大雨也不急于赶路的。”
  “谢谢,还以为你开车先走了。”杨秀峰说,故意提及之前徐燕萍所做的促狭之状。
  “之前听说过落汤鸡,今天总算见到了。”此时的徐燕萍将自己市长的职业面具给摘下来,回头和杨秀峰说笑,而她此时的笑脸,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假笑,使得杨秀峰虽看不真她的脸却依旧感觉到热度。“冷吗?”
  “不冷,我没关系的。市长,你一笑车里就充满了温暖。”杨秀峰之前不觉得,但车里原先就开着冷气,此时浑身湿漉漉地,就感觉到凉。淋生雨水最容易感冒的,徐燕萍说,“可别弄感冒了。”
  “不会。”
  “把衬衣脱下来拧去水会好受些。”杨秀峰自然知道,这样浑身湿透是容易感冒,只是有徐燕萍在车里,他哪好**了?也就坚持着。
  再往前走,雨也就慢慢地小了,但路面的积水一时还没有消去,这一段路又正好是与修的高速路交汇地段,沿路都是泥坑,车没有给陷进去就算很不错了。等走到省城时,时间已经比平时晚了两个小时。杨秀峰在车里已经不停地打着喷嚏,等到省城后身上的衣物已经处于半干状态。
  先到宾馆里,让杨秀峰换来衣物,徐燕萍还要他先买些感冒药吃,杨秀峰不肯在耽误时间。说自己没有事的,只要打几个喷嚏,将寒气散走也就无事,还是以各种为重先去给那位领导解释迟到的情况。见杨秀峰执意不肯,徐燕萍也就不再坚持。
  见到来省里的那位领导,解释了路上发生的事,之前陈静就先解释过了。此时,徐燕萍在赶过来解释,领导很和蔼很容易接近,自然理解这些突发之事。杨秀峰专心地听着徐燕萍和领导讨论经济建设方面的事,自己偶尔也做一些提问,领导也都详细地解释着。等杨秀峰提了几个问题后,对杨秀峰却又了不少的兴趣,感觉这个人确实是下来些功夫的。领导也就将自己所长,毫无保留地谈论着,让杨秀峰和徐燕萍去领悟。保证今后只要他们有这些方面的需要,找到他一定会尽力帮他们。

  这一次见到领导,算是有不少的收获。主要是让领导有力好印象,而得到了领导的承诺,今后找上门去,能够使得开发区这边的工作有较大的触动。陈静从见到杨秀峰起,就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只是在领导面前,这样的脸色就不明显。告辞后,陈静先就给杨秀峰冷冷地哼了一声,徐燕萍自然也就听到了。
  陈静的意思自然是因为有杨秀峰来,才使得徐燕萍们在路上出这样的意外,而使得延迟了时间导致迟到,杨秀峰就是一个十足的灾星。徐燕萍知道杨秀峰在路途上的表现,这时将这次入省的主要任务完成后,心里反而轻松了,对陈静的态度也不以为然。但对杨秀峰是否感冒心里还是有些挂记,说“杨主任,没有感冒吧。”
  “应该不会。”杨秀峰说。之前的注意力比较集中,也没有往这方面想,此时徐燕萍再问到是不是感冒,杨秀峰就算头有些昏,感觉到脚步有些轻飘也不会说出来的。陈静却冷冷地看着,就像要将杨秀峰还有多少不是之处都挑剔出来。
  上了车,杨秀峰也就不和徐燕萍在一起,陈静有车,徐燕萍自然会上她的车。先回宾馆里,宾馆的房间是陈静现就订好了的,三个人三间,也都在一层楼上。开车到宾馆里,徐燕萍和陈静两人要先洗漱一番才会去吃晚餐。
  杨秀峰回到房间里感觉就更明显了,走路轻飘飘地,见到床也就倒下去。
  徐燕萍和陈静两人的房间在另一侧,两人洗漱之后,以为杨秀峰会过来等她们俩的。却是没有见到他过来,等了一会,陈静就有些烦躁起来。这次突然回家处理家务事本来就不顺心,见到杨秀峰这个钱维扬的死忠,心里就更加不耐。如今,也不知道他在房间里搞什么事,居然比起女人们的洗漱都要慢,对他的厌恶之感就更加重了。
  徐燕萍知道陈静的心思,杨秀峰要不是工作能力较强,要不是目前在柳市里,搞开发区工作还没有人能够替代他,要不是杨秀峰紧跟着钱维扬在一起而不可能给拉过这边阵线来,也就不会这样对杨秀峰见了就烦。徐燕萍心里对站队问题不是不察,而是觉得只要能够将自己的工作做好,对市里的发展做了贡献,不管站在哪一个阵线里,那都是在为柳市立功。

  但对陈静的情绪,也不会过多起干预的,只要控制在一定程度上,就不会影响到工作的开展。何况,从杨秀峰那看来,对陈静这样的情绪一直都没有放在心里,这样的男人心胸还是够开阔的。也是徐燕萍对杨秀峰比较看好的一个方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