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8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好。”丁一露出了微笑。
  江帆把毛巾浴巾什么的放回浴室,说道:“我们去吃饭,完了再送你回学校。”
  “好的。”丁一说着,就拿起装有自己湿衣服的袋子,拎起自己的包,就要往出走。
  江帆说:“我们就在宾馆吃,你先放下,走的时候再来取。”
  丁一说:“拿着吧,吃完就回去,省得上来了。”

  江帆没说什么,他把提包放好,拿起随身带的手包,把自己的湿衣服包起来,就走出了房间。到了服务台前,把湿衣服交给服务员,就领着丁一来到了餐厅一个小雅间。
  这个小雅间很不错,临街是一面落地的玻璃幕墙,雨水正顺着玻璃流下,更像是一面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瀑布前面是一个双人休闲沙发,前面一个可以活动的茶几,靠墙是一张“T”字形的褐色的小长桌,墙壁上两盏泛着橘黄色的壁灯,把室内的气氛烘托的清新、雅致。
  丁一站在玻璃幕前,她居然不敢往前走了,怕自己不小心撞破玻璃摔出去。就扶着栏杆,往外张望,只见城市的街道有的地方已经积满了雨水,汽车都亮起大灯,雨越下越大。丁一把手贴在玻璃上,看着雨水流过自己的掌心。
  穿着民族旗袍裙的服务员走了进来,把菜谱呈现在江帆面前,江帆便点了几样精致的小菜,服务员填好单子后走了出去。
  丁一说道:“市长,你说这玻璃墙结实吗?”
  “当然结实了。”
  丁一低头一看,居然一下子看到了楼底。她有些眩晕,就退了回来,坐在雅致的织锦缎面的沙发上,看着外面的瀑布,置身这样优雅的环境,身心也会变得洒脱而豁达、宁静而淡远。
  “这里也可以喝茶吗?”她问。
  “这里只能喝酒,不能喝茶。”江帆故意逗她。

  “呵呵。”她又想起了刚才那个茶楼,说道:“市长,那个茶楼你经常去吗?”
  “不经常去,但是去过几次,都是和朋友一起去的。”
  “你是懂生活的人。”
  “不行,跟你比还有差距。”
  “至少我不会让雨淋成那样。”他说着,在身上比划了一下。
  想起刚才的透明装,丁一的脸又红了,扭头看着外面的玻璃瀑布。

  江帆的心里忽然涌起一股温情和冲动,他低头喝了一口茶水说道:“丁一,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丁一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说:“没有。”也喝了一口茶。
  江帆看着她,说道:“那为什么要调走?”
  丁一的心一跳,想了想说道:“感觉我不能胜任秘书的工作,与其将来让领导开除,还不如自己提前离开,这样自己还有点颜面。”

  “胡说,你知道没人开你,高市长也不会开你,她就是那么个脾气,对你她总体是满意的。”
  高市长怎么回事丁一心里当然清楚,尽管不会开她,但是自从拒绝王圆的事后,高铁燕总是有意无意的讽刺挖苦也很让人不舒服。
  江帆又说道:“是不是因为小圆的事,高市长说了你什么?”
  丁一抬起头,看着江帆说道:“市长,我人都离开了,别问那么多了好吗?”

  尽管江帆不知道丁一最终离开的原因,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里有自己的原因,想到这里,他双手放在桌上,转着手中的茶碗,说道:“丁一,那天,你煮的方便面,我……后来吃了,我当时态度不好,心里很烦,但不是跟你,对不起了……”
  听了市长这声“对不起”,丁一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低着头,小声的说道:“不怪市长,怪我自己。”
  看来,自己那次的确给丁一造成了精神压力,他说道:“我后来也很后悔,你是不是很伤心……”
  丁一的头更低了,看着手中茶碗里几枚淡绿色的茶叶,她没有说话。
  江帆起身,坐在她旁边,伸出长指,托起她的下巴,果然,她两眼满是泪水。
  江帆揽过她,轻轻的抱住,说道:“对不起,小林后来批评我了。”

  丁一就像一个委屈的孩子,眼泪,就流了出来,她抹了一把泪水,挣开市长的怀抱,哽咽着说道:“没关系。”
  江帆听了她这话,笑了,说道:“呵呵,谢谢女士不怪。?我就知道你是跟我赌气。看来果然被我猜中了,我说我最近总是失眠睡不着觉,原来有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念叨我。”
  丁一扑哧笑了,她又擦了一下眼泪说道:“那天市长好凶啊!”
  “哦,是吗?”江帆明知故问,他何尝不知道自己那天有多凶、对她表现的有多不耐烦?但是他不能跟她说,就是眼下自己想起这些也很烦,只不过有一点自己想明白了,那就是你永远都别跟自己较劲。付国华就摆在那里。生活,不全是阳光和激情,更多的时候是阴霾和平淡,既然自己摊上了难缠的事,在短期内解决不了的时候,就不管它,打长期抗战的准备,何必把自己搞的身心疲惫,让周围的人跟着自己担心,积极的面对,积极的生活,这是他再次看到丁一后,尤其是她刚才淋着雨,漫步在那个小竹桥上,空灵轻逸,超凡脱俗,这是上天对他的眷顾,让他有所失去,就必然会有所得到。?所以,他看丁一的眼神里,就有了一层感动。

  丁一吸了一下鼻子,说:“从来都没见市长这么凶。”
  江帆心疼的说道:“你当时是不是特恨市长?”
  “没有恨市长,到有些恨自己。”丁一说的是实话。
  丁一看了他一眼,摇摇头,不说了。
  江帆握住了她冰凉的小手,再次用力的把她抱进自己的怀里,他想低头吻她,这时,服务员端着托盘敲门进来了,丁一赶紧从他的怀里挣脱,坐好。
  服务员可能见惯了这种场合下的男女,就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似的,往桌上摆了两个小托盘,小托盘里是刚刚蒸好消毒的毛巾。

  江帆倒是显得很自然的样子,把手放在丁一的肩上,跟服务员说道:“小姐,有鲜榨的果汁吗?”
  “有鲜核桃汁。”
  “来两杯,再来一瓶红酒。”
  “我不喝红酒。”
  “那来啤酒?或者白酒?”
  “我不喝,只喝核桃汁。”
  “那可不行,这酒今天必须喝,第一,给你送行,第二祝贺你在广院学习顺利,第三,第三就有赔礼的含义了,第四,看在我鞍前马后的份儿上,怎么也得喝一点。”
  服务员听糊涂了,她只是冲着他们微笑。
  丁一说:“那我们喝葡萄酒吧,要甜的。”
  “葡萄酒,还得是甜的,有吗?”江帆问服务员。
  服务员说:“有,您要什么价位的。”
  “女士喝当然要最好的。”
  服务员转身就走了出去。
  江帆说道:“我们说到哪儿了?”
  丁一想了想,眼珠一转,说道:“说到葡萄酒了。”
  江帆明白她不愿意继续刚才的话题,就说道:“好,葡萄酒就葡萄酒。说说,你为什么要喝葡萄酒,还得是甜的,你知道生产厂家为了让葡萄脱糖,耗费了多少研究经费?国内生产干红的厂家,都要从国外进口脱糖设备,咱们国家目前都没有能力生产这样的设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