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8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从江帆知道翟炳德跟岳父的故事后,他的心思就被搅乱了,他感到了悲哀。原来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幸运,才被权力的馅饼砸中,没想到,这天下从来就没有免费的馅饼,只有关系和机巧。从那以后,他一直在思考自己的出路,思考着怎么再一次逃开。尽管这次升迁得益于岳父的荫护,他在感激的同时,仍然不想跟袁小姶和好,已经碎的镜子即便修补上,也是有道道裂痕的,就像姜子牙暗喻马氏的覆水难收。

  在一次全省县市长工作会议上,他得知内陆省每年都有支边任务,后来他打电话详细咨询了薛阳,薛阳说几十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对援藏、援疆的支边工作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对支边的干部制定了一系列特殊政策和优惠措施,为的就是号召鼓励大家积极踊跃去支边。但是具体各个省的情况又都不一样,各省都有自己的支边计划,也不是每个省每年都有,轮到各个市、县,就更不会年年有了。这要看少数民族地区对干部或者其他行业人才的需要情况而定。最后薛阳说“你是不是想再逃一次?我告诉你,不值得!”

  也可能是薛阳为了说服他,让他放弃支边的念头,所以上午特地打电话,让他过来一聚。的确,这个师兄的变化,让江帆大吃一惊。
  这个师兄叫付国华,比江帆他们高两届,是当年风靡校园的学生领袖、政治明星,六年前支边去了边疆,由于身体原因,提前回来了。当江帆看到他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他人非常消瘦,头发稀少,当年那双极具热情的眼睛,此刻也了无光彩,手上的青筋暴漏,当江帆跟他握手的时候,都不忍心用力。后来江帆才知道,他热血沸腾的去支边,的确为他捞到了一些政治资本,不但级别上调了一格,而且还收获了爱情。

  说起来这个付国华支边很有意思,当时毕业后,他被留校,兼做学生工作。有一年,教育部分配给学校一个支边名额,当时决定由另一名干部去,但是这名干部死活都不去,校领导说如果不服从组织分配,就要被双开。哪知那个干部说双开也不去。结果就被双开了。付国华知道后,主动找到组织,提出自己愿意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校领导二话没说就同意了,问他有什么困难,他说我没有什么困难,就是还没有对象。校领导说你看上谁了,尽管告诉组织。他说我看上女教师吴国华了。校领导一听,两个人都叫国华,说不定真有缘分呢?于是立刻召开全校教职员工大会,在大会上宣布了一项党组决定:付国华、吴国华赴藏支边。

  女教师吴国华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冷不丁听说支边人有她,当时就瘫坐在椅子上哭了。旁边的人把她搀回办公室。回到办公室后她继续哭,同事们就劝她,说,你要是不同意去,就去跟组织说明原因,组织会考虑你的困难的。哭了半天,吴国华说:西藏我去。同事说你去干嘛还哭?她说:我就是想哭,我委屈得慌!同事说你委屈就不要去了?吴国华说:我去,一定要去,我爸爸是县委组织部部长,从小就告诫我们,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服从组织的分配,我就是想哭,想把委屈哭出来……据说,那天吴国华一直在办公室哭到了下班。她当时根本不知道,学校只有一个支边名额,多出她这个名额,完全是陪衬,更不知道付国华暗恋她的事。

  接下来的事根本不用付国华费心思,完全按照他的所愿发展。周围热心的人们就开始撮合付国华和吴国华,说,你们到那么遥远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干脆结婚领证算了,这样互相照应也方便一些。吴国华的家长也特地赶来北京,见了付国华,感觉小伙子人也精神,思想政治觉悟也高,就同意了他们的婚事。二十多天后,当他们踏上支边的火车时,俩人已经登记结婚了。
  但是,边疆的艰苦远远超乎他的想象,付国华的激情和理想,很快就被消磨殆尽,他的身体也毁了,更为严重的事,由于某种政治原因,他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信仰也毁了,就是这次申请调回来的过程,都让他饱受打击,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受到了重创,整个人都变了。
  他别开口说话,只要说话,就是牢骚满腹,这和当初那个激情四射,充满政治抱负的学生领袖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聚会也因为他的激烈情绪而很快结束了。
  送走付国华后,薛阳问他:“还想去吗?”
  江帆说:“付国华是个例,我跟他不一样。”
  薛阳笑了,说道:“哀莫大于心死,尽管你们情况不一样,甚至目的都不一样,但是眼前的心境是一样的。”

  江帆叹了一口气。
  薛阳说:“你不应该逃避,应该积极解决。”
  江帆痛苦的说道:“我解决不了,死活不离,我又不敢闹的动静太大。”
  薛阳笑了,说道:“你还是有所顾忌。”
  “我能没有顾忌吗?男人,谁不希望自己的仕途一帆风顺?”
  “是啊,你现在是一方诸侯,家庭问题向来是官员最为敏感的问题,也许,时间长了,你就会原谅她……”
  没等他说完,江帆就抬手制止了薛阳,说道:“薛阳,我做不到。每当想到女儿……我这心就跟被剜一样的疼……”
  薛阳拍了拍他的肩膀,点点头,他是理解这个同学的,他也有过妻子出轨的经历,但是江帆显然比他多了丧女之痛。
  把薛阳送到单位后,江帆想去亢州驻京办的宾馆休息一下,他中午喝了酒,头有些发晕。那个时候,条件好的县市,在北京都有驻京办。亢州是锦安地区在北京最早建立办事处的,建造了一栋28层的宾馆,这个办事处当时为亢州招商引资工作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驻京办主任是樊文良的前任市委书记的秘书,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好多年了,江帆跟他接触过几次,感觉他是个很有魄力很懂政治的一个人,说话办事极其讲究。他刚刚驶进后院停车场,猛然就看见象征亢州至高权力特征的牌号车,赫然停在那里。
  他知道,如今,这辆新皇冠已归了钟鸣义,樊文良没有把车带走,他只带走了赵秘书。江帆没有减速,而是继续往前开,从前面绕出,悄悄驶离了驻京办的大楼。
  江帆很是纳闷,这个钟鸣义刚到亢州仅仅三天时间,他一不到各部门,二不到各企业,却先来到驻京办?
  驻京办是亢州在北京的前沿阵地,是联系京城各个部委的纽带和桥梁,是亢州政府部门的一个重要机构。难道钟鸣义的工作要从北京做起?
  钟鸣义来驻京办江帆不知道,他是为公事而来还是为私事而来江帆就更不知道了,他不能在这里碰上钟鸣义,所以只好悄悄离开。
  江帆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北京的大街上转悠,既然琢磨不透钟鸣义到驻京办有何贵干,也就不琢磨了,他知道,任何事情都不是没有缘由的,也许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知道钟鸣义此次北京之行的真实目的。
  不琢磨钟鸣义了,他就反复咀嚼薛阳的话,哀莫大于心死,反复问自己,心死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