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8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谢,我也想……你们。”说着,心里就翻起了一点小浪花。
  林岩又问了她一些琐碎的问题,就挂了电话。
  丁一从电话亭里走出来时,正好看见同宿舍的雅娟从前面走过,她就是来自南岭县电视台的新闻主播。跟丁一一样,是参加半年短训的学员。据雅娟讲,他们县尽管经济欠发达,但是电视台成立的却很早,比富庶的县市成立电视台都要早好几年,原因就是县委书记重视宣传工作。现在,这个重视宣传工作的书记到亢州来了,兴许雅娟还不知道呢?
  丁一叫了一声:“雅娟姐,你干嘛去?”
  雅娟站住了,说道:“我出去一趟,可能晚上不回来了。”
  丁一很喜欢雅娟的两只大眼睛,就跟女演员潘虹的眼睛一样,漂亮、清丽,还有着一种淡淡的忧郁。

  雅娟又说:“今天是周末,你不出去玩吗?”
  丁一摇摇头。早就听说每到周末,在校门口外面,会排起很长的车龙,据说都是来接恋人度周末的。丁一出于好奇,想到门口去看看,走了几步后又回来了,心想自己真无聊,干嘛来了?再说,眼下是放暑假期间,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车。
  想到这里,她就向电教室走,她要到那里去看优秀的电视片。通过三个月的学习,她强烈的喜欢上了电视这门艺术,感觉自己就像一块海绵,在贪婪的汲取着水分。
  林稚君也很关心这个好学上进的学员,经常给她吃小灶,借给了她“百部优秀中外电视片展播集锦”的录像带,让她闲暇的时候看。对她说,如果把这些片子看完,琢磨透,她基本就可以结业了,就像一个不会写新闻报道的人,只要天天捧着报纸琢磨,自然也就会写了。

  每天课程结束后,她就会躲在电教室里看片子。就像温庆轩说的那样,没有任何一种艺术能像电视艺术这样,包罗万象、博大精深。如果说枯燥的课程安排是必须完成的规定动作,那么看片子是她最喜爱的自选动作。能够直接去鉴赏一部优秀的电视片,的确是迅速掌握这门技艺的最佳捷径,再结合课堂上老师讲的内容,有针对性的加以分析和研究,绝对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她很感激林稚君对自己的关照,这对于她认知电视、提升欣赏水平,帮助实在太大了,所以,只要一有空闲,她就会泡在电教室。这些片子可能对于雅娟这样有着从业经验的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天气很闷很热,丁一拉开厚厚的窗帘,打开窗户,教室里丝毫感觉不到凉爽,没有一丝风进来,反而外面的潮气进来了,好像要下雨,她又关好了窗户,打开了电扇。
  这时,包里的呼机响了,已经很少有人呼自己了,林岩今天呼自己她都觉得很新鲜,她赶忙掏出呼机查看:我在北广大门口。江帆。
  丁一的心莫名奇妙的跳了起来。江帆,这个名字似乎她已经淡忘了一个世纪了,怎么今天忽然又冒了出来,而且他已经在学校门口了。
  尽管这个名字消失了一个世纪,但是一旦冒出来,还是恍如昨日那么熟悉和亲切,她很奇怪,自己看到这个名字时会心跳,而且还是抑制不住的心跳。
  她镇定了一下,想到这个人因为自己主动吻了他那么一下,就好长时间不理自己,害得她居然逃出市政府机关,没想到今天居然又想起搭理自己,而且跑到学校门口?她要好好分析一下这条信息的内容,要冷静,千万不能再冲动。他只是说在学校门口,但没说在门口干嘛,更没说是在等她,也没说让她出去见面。她再也不能犯自作多情、自己不拿自己当外人的错误了,你愿意在哪儿就在哪儿,跟我没有关系,我完全可以把这条信息当做一次场景记录,就像他们出去拍片要做场记一样,只是一个记录!

  她没有动,而是坐在哪儿继续看片子,但是她怎么也看不下去了,更加感到教室的闷热,脑门的汗也就流了下来。
  这时,呼机再次响起来,她打开看了一下,还是他,还是那句话:我在北广大门口。江帆。
  这是无效的重复记录!场记不需要重复,重复的场记容易给编导造成假象,还像特意有所指。她删除了这条多余的信息。
  十多分钟后,又一条信息过来了:我在你学校门口,是否有时间。江帆。
  属于我的学校在阆诸,从幼儿园到小学到中学到高学到大学,都在阆诸,难不成我要回阆诸见你?
  她按兵不动,眼睛继续观看着大屏幕。
  又十多分钟过去了,她的注意力无法放在屏幕上,紧紧握着呼机,不时的看着。没有信息进来,可能他走了,可能他迷路了,不小心走到了这里,才想起,有个似曾相识的人在这里学习。哼,好在自己这次没有犯找不着北的错误。她把电视的音量调的大了一点。

  这时,呼机再次意外的响起,她居然吓了一跳,没容它再继续响,立刻摁了查看建:我在等你!江帆。
  她注意到,这次寻呼台的小姐在后面加上了感叹号。
  你在等我?我们事先有约吗?没约何来的等?愿意等就等吧。在她四五岁的时候,她跟爸爸和妈妈从新华门经过,爸爸告诉她,毛主席和国家领导人都从这个门出来,她说,那我们等在门口,看看他们吧?爸爸说,你等上三天,也不见到能看见他们。现在想来,这句话很有道理,别说三天,就是一年你也未必能见到,因为中间隔着等级和距离。眼下也一样,尽管我不能和新华门里那些国家领导人相比,但是道理是一样的,你等在门口,未必能见到我。

  估计片子看不下去了,闷热不说,她的心思很难集中在片子上了,于是退带,关机,关闭屋里所有的电源后,她带上门就出来了。
  她没有去校门口,而是回到了宿舍。宿舍没有人,其他室友估计都去外面度周末去了。她锁好录像带,感觉在宿舍也呆不下去,也不想去吃饭,想到门口那个人,心里就有些烦躁不安。
  这时,又一条信息进来了:小鹿,我会一直等你在门口。江帆。
  典型的语法错误!一点都不像有学问的人。不过一声“小鹿”,似乎叫回了那些逝去的日子和逝去的美好,她的心颤抖了,眼睛就有些酸胀,眼泪几乎在这一瞬间流了出来。
  五条信息接连传来,表明了他的执著,她想了想,拎起挎包,锁好宿舍的门就走了出去。
  江帆是来北京办事的,他上午接到同学薛阳的电话,让他头中午赶到北京,说有个师兄支边回来了,来北京体检,要住几天,在京的几个经常联系的同学也聚一聚,如果江帆有时间的话就赶过来。
  春节期间,江帆和薛阳聚了聚,尽管目前薛阳在中?组?部只是个一般的处级干部,但是江帆很看好薛阳,他为人低调,说话办事稳重,加上年轻,锻炼几年就会有所发展。薛阳自从离婚后,目前还是单身,江帆也跟单身差不多,两人经常在电话里聊到深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