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8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还要平房吗?”彭长宜问。
  沈芳想了想说道,“我还是想要平房,接地气。”
  “现在土暖气也很方便,不会费太大的事。”
  “是不是还要有东西配房?”
  “对,规划的是五间北房,东西各三间配房,东南角开门。”
  “哇,一共十一间房子,太好了,将来娜娜结婚都可以跟咱们住一起了!”
  “呵呵,你想什么哪,还有二十年哪,到那时指不定社会变成啥样了?”彭长宜见她的样子就跟孩子得到糖果那样兴奋,心里也很高兴。

  沈芳高兴极了,因为即将告别无房的历史,她特地炒了四个小菜,一家三口算是提前庆贺一番。
  彭长宜觉得沈芳不胡搅蛮缠的时候还是比较可爱的,家里也有了难得的温馨和轻松。
  其实,男人无论在外面怎样调皮,他最留恋的还是这种安稳的其乐融融的家庭生活,不管这种生活多么平淡无奇,多么波澜不惊,只要他到家能够卸下面具,放松疲惫的身心,一句体贴的问候,甚至一杯白开水,就能让他心满意足。
  人们往往习惯于把女人视为弱者,视为需要保护的对象,其实男人有的时候比女人更脆弱。
  一个聪明的女人,既不会让她的男人追名逐利,也不会阻碍男人前进的脚步,只会在他消沉的时候给予鼓励,在激进的时候给予提醒,在脆弱的时候给予关怀,让他感到这些东西只有你能给予她,非你之外的女人无法给予,这个时候你就等于把他抓牢了,而没有必要天天检查他的呼机偷听他的电话,他基本不会找各种借口赖在办公室或游荡在大街上不想回家!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女人要有能力付出你的理解、你的温柔,才有能力享受真正的幸福。男人就跟孩子一样,有的时候也要对他进行必要的赏识教育,他需要听到自己女人的好话,需要被仰慕,被热爱,让他明白你的需要,他保准就会像烟花一样燃烧自己,然后享受你这个特殊观众的喝彩!
  男人外表强悍,强悍到可以瞬间搬来一座山,但是,他的耐力却远不及一个女人,这就是为什么游玩回来,女人照样可以干很多家务,而男人却累的不行。这个时候千万别埋怨他懒,没办法,上帝造人的时候就赋予了他这个特质。与其埋怨,还不如给他一个笑靥,等他缓过劲,就会心甘情愿去为你扛山,哪怕折断腰。男人愿意为了他的女人去谋取一切幸福,然后回到家中享受女人对他的崇拜和热爱。

  可是女人毕竟不是男人的全部,男人需要事业,男人从骨子里就有对事业的需求、依赖。事业是每一个男人的灵魂,这是上帝在造人的时候就赋予男人的第一责任。所以,一个心中无事业的男人充其量是一个活僵尸。男人们强壮有力,有创造精神,有拼搏精神,有雄心、有野心,如今,他们仍然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但是,面对残酷的竞争,面对无情的社会压力,大部分男人内心世界是脆弱的。这个貌似强大的群体,也是需要帮助的,在他们内心深处隐藏着许多的需求……这些需求他不会在外人面前表露出来,也不会轻易在家人面前表露出来,如果你真心想和眼前这个男人过一辈子,那么就要细心的观察他,研究他,然后尽可能多的给他的需要,那样的话,尽管他也会在外面逢场作戏甚至会风花雪月,但最终他还是会回家的,因为这里,记录着一个男人赤手空拳的奋斗史和成长的足迹,在这个足迹中,始终有一个女人从起点开始就陪着他走过来的,他中途可能会顽皮,可能会看路边的风景而放慢或者偏离轨迹,但总归还会走回来,如果这个家不是给她带来太大的痛苦,他不会在中场轻易换人,因为他比女人还要依赖最后那个终点。

  所以当沈芳心情愉悦的和彭长宜说着话时,而没有惯用过去的疑问和指责时,彭长宜的心情很不错,毕竟,女人为了他为了这个家没少付出,那一刻他感到沈芳还是蛮依赖自己的,他就有一种骄傲和自豪,有了一种被认知的满足,她没有再复述谁家又添了热水器,谁家又买了空调什么的。
  那晚,等孩子熟睡后,彭长宜给了沈芳足够的热情和疯狂,让沈芳得到了久违的心理和生理的满足……
  新书记到任后没几天,在一个周末,丁一就接到了林岩的电话,林岩劈头就说:
  “你真的与世隔绝不再关心亢州的事了?”
  丁一说道:“怎么了?”
  “樊书记调走了,王部长升了,咱们市长……”林岩故意停住不说了。

  “咱们市长怎么了?”丁一急忙问道。
  “唉,咱们市长,咱们市长,怎么说呢?”林岩叹了一口气。
  “市长怎么了,你快说呀?”丁一着急的问道。
  “呵呵,咱们市长还是市长。哈哈,还以为你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呢?闹了半天,还是有让你牵挂的东西呀?”林岩说道。
  丁一尴尬了,心想这个林岩太坏了,自己被他算计了。她没有顺着他的话说下去,而是问道:“樊书记去哪儿了?王部长升什么了?”
  林岩在电话这头满意的笑了,他不再逗她,就说道:“樊书记调到关岛市,任关岛市代市长,王部长升任京州省锦安市亢州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
  “哈哈,你前面还应该再加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然后再京州省。真好,谁来给咱们当书记?”

  “南岭县委书记钟鸣义,前几天已经宣布到任了。”
  “嗯,明白,那将来谁接王部长?是卢部长吗?”
  “这个目前没有明确,暂时还由部长兼着。”
  “别的呢?还有什么变化?”

  “你指什么?”林岩问道。
  “我指别的领导有什么变化吗?”丁一感觉自己说这话有些底气不足。
  “呵呵,你是不是问市长,我刚才说了,市长还是市长。”
  “丁一,在这之前你真的没听说市里的变化?”
  “呵呵,我是新单位的人认识没几个,老单位的人把我忘了,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
  “是你忘了我们,我们可是没有忘记你,前几天你师傅还说起你了呢?”

  “说我什么?”她知道林岩指的是彭长宜。
  “说市长许过你们,带你们去五台山,结果一年多过去了,他还没有兑现若言,说你都跑到广电局去了,市长再不践诺的话,丁一指不定跑到哪儿去了。”林岩说道。
  “呵呵。”丁一笑了两声,没有说话。
  “丁一,你周日也不回来吗?”
  “嗯,不回去,我回去干什么呀?电视台那里就有我的铺盖,一张床,那床还不是我的。人都还认不全呢?在说了,对于电视我还是门外女,要抓紧时间学习。”
  “也是,你们不放暑假吗?”
  丁一笑了,说道:“我们是来接受培训的,又不是北广正式的学生,统共半年时间,再放暑假的话,就剩三分之二的时间了。”
  “丁一,我、小许、彭主任,还有市长,我们都很想你,聚会的时候没有一次不说到你。”林岩突然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