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814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到了警卫队,每天八小时工作时间,就算我人在监狱,能待满一半的时间就算好的了。
  自从吕大被我设局坑进去了之后,她就完全被我拿捏在了手心里面,有警卫队一把手的配合,我的日子当然是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不光是领导,对下面的人我也算的上大方,有卤肉那边的生意支持,我也经常会要点福利给大家发一下,下面的人平时对我也算是敬畏。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估计马上就离开这里了,虽然对这里没什么感情,可是走之前的一切该做的工作,也还是要做的。
  最起码,我得把分内的事情做好。
  还没走到警卫队的门口,我就看到了门前堆的密密麻麻的人流。
  我这才想起来,今天应该是接见日。
  马上就要清明节了,这种小节日,来探监的人也是最多的。
  跟往常的接见日比起来,今天的人流最起码多了三分之一。
  来接见的人们什么样的都有,有一身名牌奢侈品的,也有衣服带补丁的,有开着豪车来的,也有连车费都出不起长途跋涉来的。

  一个犯人蹲在监狱里面,连累的是一家人。
  看到穿着制服的我走过来,人群立刻自动让出了一条路,我目不斜视的从中间走过,对于周围略显怪异的目光视而不见。
  这些人肯定都在惊讶,女监里面的男狱警的确比较罕见。
  我穿过拥挤的人群,开门进屋。
  刚一进门,我登时就怔了怔。
  在门口岗亭那里,竟然空无一人!
  平常接见日的时候,这里肯定会有人值班的,对每一个接见的人都要进行登记,这是监狱订下来的规矩。
  以前或许还有人不遵守,但是自打我上任以来,我定期都会检查台账,探监人员登记簿是警卫队最重要的台账之一,是重点检查的目标,所以底下的人也没人敢偷懒或者伪造,对于每一个探监的人都会认真的登记。
  可是...此时此刻,这里竟然没有人!

  我不由皱了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因为我出去了一段时间,底下的人偷懒?
  可是我之前也经常出门,那时候人们也都是兢兢业业,没有敢偷奸耍滑的啊。
  在周围环视了一圈,我看向了值班室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他长的憨厚老实,发现我看他的时候,脸上登时露出几分诚惶诚恐的表情,还不自觉的露出讪笑的表情。

  我向他手上看了一眼,又看向他裤腰的位置,嘴角微翘,心下了然。
  “过来。”
  我冲他招了招手。
  “额。”他脸上登时露出了几分慌张。
  “让你过来就过来,赶紧的。”

  我脸色一板,声音也带上了些许威严。
  这哥们儿吃我这一吓,顿时更慌了,他忙不迭的凑过来,赔着笑说:“警官...您找我什么事儿啊,我老老实实的,可什么都没干啊!”
  我嘴角抖了抖,心说这小子心理素质还真不咋地。
  刚才看他不自觉来回扫动的眼神,我就有点猜测,再加上他的手还有腰畔露出的那一截工具,我就已经确定了这小子的身份,他肯定是个扒手,就是那种街边上那种常见的货。

  用一个带我的老干警的话说,就是这种人,脸上都“挂相”。
  “瞅你那熊样。”我横了他一眼,露出几分不耐烦的表情说:“我也没说你干什么了啊。”
  “嘿嘿。”他搓着手讪笑,小心翼翼的偷眼看我。
  “放心吧,这里是监狱,又不是派出所,再说就算是派出所,你也不用这么怕吧,你应该挺有经验的啊。”

  听了我的话,他的脸色登时有点僵硬,露出想要分辨却不知从何说起的表情。
  我说的都是事实,现在小偷想要定罪的条件实在是太苛刻,首先需要现场抓住,人赃并获。其次是赃物的金额,要达到够起刑的标准。再一个就是要受害人出面,跟民警回去做笔录,证明财产受到了损失。
  这三个条件,缺一不可,只要有一条标准达不到,就不能起诉小偷。
  我之前实习的时候也抓过不少惯偷,每次都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能上刑,要不就是金额不够,要么就是受害人不配合。
  每次遇到这样的人,我们一般都是狠狠的收拾一顿,再拘一段时间也就放了。
  “警...警官...我...”这哥们儿哆哆嗦嗦的,被吓得够呛。
  “来这里是看谁啊?”
  我随口说着家常话,缓解他的紧张。
  “来看我婆娘。”
  “什么罪,判了几年啊?”
  “盗...盗窃,三年半。”
  这小子老老实实的说。
  “嗯。”我点了点头,说:“三年半也不长,表现好差不多还能减一次。”
  “是是。”他不住的点着头。
  “你来这会儿,有没有看见这里面有人啊?”
  我眼睛眯了眯,终于问到了正戏!
  “啊?”他抬头看我,愣怔了片刻,才开口说:“有...有的,刚才还有一个女警官在里面呢。”
  “哦?”我眉头轻挑:“她现在去哪儿了?”
  “去后面了”他指着另一旁的过道说。
  “干嘛去了?”我有点好奇,那边是平常用来堆杂物的地方,平时根本没人去。
  惯偷儿嗫嚅着不说话。

  “说!”我眼睛一瞪,煞气十足。
  惯偷儿身子一抖,畏惧的看了我一眼,接着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那个...刚才有个老头儿,看着挺可怜的,她过来想要探监,那警官说他不满足条件...后来两个人又说了什么...之后就一起去那边了...”
  我的眉毛顿时拧了起来!
  不满足条件?我看就是要钱吧!
  我心中登时生出几分怒意!
  那杂物室里面全是一堆破烂,两个人一起去那里,无非就是因为那里没有监控罢了!
  没有了监控,那要做什么就很方便了!

  在我来之前,接见室的陋习确实不少,经常有人借着卡接见的权利来给自己赚点外快,而且是不分目标的要钱。
  我知道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所以对于有些情况,我并没有制止她们去伸手。
  可是,我曾经好几次明确的表示过,对于那些太可怜的人,就别伸手了!
  像我刚来的时候帮过的那个老人,她一路乞讨过来,就为了看自己的女儿一眼,这样的人要是还伸手要钱的话,那简直就是良心被狗吃了。
  对于有些人来说,几百块只是一顿饭,可对于有的人来说,几百块甚至是一条命!

  见我抿唇微恼的样子,惯偷儿似乎有点害怕,他下意识的远离了我几步。
  我此时已经无心去注意他在干嘛,我的视线全部集中在了从杂物室走出的两道人影身上。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老头儿,他穿的倒还算齐整,可是那洗的已经泛白的颜色,还有磨损的极厉害的袖口,还是暴露了他的经济状态。
  他脸上带着被生活磋磨出的苦痛痕迹,眉毛微微下垂,看起来有些悲伤。
  而在他身后的人我很熟悉,正是吕大的那个远方亲戚,就是我第一天来警卫队时,在这里刁难乞讨老妇人的那个刻薄女人。
  日期:2017-04-05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