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02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伍兵走后,梁健将他说的那些话,反复在脑海里咂摸了一会,然后得出一个结论:马强和他那两个手下,一个出国,两个失踪,这很可能是有人安排好的。也就是说,这三个人恐怕是某个人找的背锅的。
  如果真是背锅的,那么永安区项目这口锅的盖子,应该很快就会有人揭开来了。这项目是政府和私人合资的,虽然项目投入不算十分巨大,但也不容小觑。更关键是,政府合资的项目,闹出这种事情,政府脸上就无光了。所以,这种事情一旦锅被揭开,政府必然是会要严查的,以尽量挽回自己的面子。
  梁健觉得,这件事,有可能是蔡根那边的动静,惊到了董斌,然后让他做出了这样壮士断腕的策略。抛掉一两颗棋子,换一个自身清明,要是成了,那他可是最大的胜利者。不仅没担责任,而且,这背后的钱也到了他的口袋中。要是再聪明点,在政府严查的过程中,主动配合,更是会名利双收。
  这还真是一手好算盘啊!
  梁健越想越觉得心口凉。这种招数,看似不难,实际上却很难。所谓人心难测,找到个愿意给你背锅的才是关键,而董斌找了三个。三个背锅的,无疑给这件事增加了很大的可信度。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才压下震惊的心情。冷静下来后,又一个难题到了眼前。事情的大概他已经都知道了。而且,他手里还有永安区项目的资金账目。可问题是,他拿这些做什么,怎么做?

  伍兵查到的信息,真实度梁健还是不能完全百分百的信任,如果梁健要将这件事的猜想告诉其他人,那么首要做的就是要证实马强逃出国的这件事。
  而一旦他要去查马强,那么他之前一直看似置身事外的态度就会没办法再保持了。
  梁健想来想去,还是按耐不住心中那股不甘屈服的正义思想,决定晚上去找蔡根。可是,他好像忘了,今天晚上,他原本是去找朱明堂的。
  梁健快下班的时候,给田望办公室打了个电话,转接到蔡根办公室后,梁健提出想在晚上去蔡根家里拜访的时候,蔡根很是惊讶,问:“你不是说晚上要去朱部长的家里吗?”
  这话在耳边一响,梁健才想起这事。他斟酌了一下,道:“我这边有点急事想跟您汇报一下。朱部长那边,改天再去也没事。”
  “我晚上有个饭局,恐怕没那么早结束。要不这样,你先去朱部长家里,结束了之后再过来我这边。”蔡根说道。
  梁健本已经打算不去朱部长那边了,蔡根这么一说,梁健也不好说不,只好应下了。应下后,又觉得,这边答应了蔡市长,如果不去,回头蔡市长知道了,心里恐怕也会有猜想。
  梁健忽然又想到,蔡市长对他调动的事情挺上心,他要是不去朱部长那边,未免会让他觉得自己对这个事情没那么在意,这样一来,蔡根心里恐怕也会有想法。
  如此思来想去,最后梁健还是咬咬牙决定去。
  下班,开车在路上的时候,他想: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这一刀即使现在不挨,以后迟早也会挨。既然早晚要挨,那挨了就挨了。早死还早超生呢!

  465总有失望
  朱明堂听到梁健上门来拜见,还是十分惊讶的。不过,他到底还是让梁健进去了。进门,他在客厅,看到梁健手里拎着那个小礼盒,皱了下眉头,不等梁健走过来,就问:“你突然到家里来找我,什么事?”
  梁健努力笑了笑,一边往客厅走,一边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过来拜访一下您。”
  朱明堂盯着他看了几秒后,转头吩咐保姆:“去泡杯茶来!”
  保姆看了眼梁健,又看了眼朱明堂转身往厨房那边走。

  梁健走到客厅,就在朱明堂的视线下,将手里拎着的礼盒放在了沙发旁边的边柜上,然后看向朱明堂,笑着说道:“这是我老丈人让我带过来的。”
  梁健的老丈人是谁,朱明堂是清楚的。听到这话,他的眉头又微微皱了一下,一两秒后,他指了指沙发说道:“坐吧。”
  保姆端了茶过来,放在了梁健面前。梁健看了一眼,茶是绿茶,品相似乎一般,应该不是很好的茶。朱明堂家里肯定不缺好茶,要不然也不会将那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得到的大红袍送给甄东文。而保姆却给梁健泡了一杯一般的茶叶,这说明,保姆也会看颜色,清楚梁健对于朱明堂来说,是什么样的分量。
  茶是好茶还是一般的茶,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杯茶是谁给你的。
  朱明堂有好茶,却给了一杯一般的茶。那就说明,梁健在他心目中,也就是和这杯茶差不多的分量。
  梁健将目光从茶杯上移开,看向朱明堂,道:“我听甄局长说,您对茶好像挺有研究。”
  朱明堂眼神中略有意外,问:“东文他跟你说的?”朱明堂称呼甄东文为东文,这简短两个字,却透露了许多信息。看来两人间的关系,确实很不错。
  梁健点点头道:“上次甄局长邀请我品尝他的大红袍时,跟我聊起的。”
  “哦。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只不过喝得多了,多多少少就懂一些了。这跟熟能生巧是一个道理。”朱明堂说完,没给梁健接话的机会,就立即岔开了话题:“你来找我,有事吧?”
  这个当口上,梁健来找朱明堂,其实目的是十分显然的。朱明堂不傻,看到梁健的那一刻就应该心里清楚。此刻提出来,不过是想将事情挑明了。
  梁健也觉得,既然朱明堂都想挑明了,他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与其没话找话,不如索性大家都爽快一点,行不行是朱明堂的事,梁健将礼送到,话说明就行了。

  于是,梁健就道:“确实有件事想找您帮个小忙。”
  朱明堂道:“项老的本事比我大多了,你何必舍近求远呢?”
  “他老人家毕竟已经退休了,再去麻烦他实在开不了口。何况,这事找您帮忙最直接,所以,我这也不算是舍近求远。”梁健回答。
  朱明堂抿着嘴不说话了,神色略冷了一些。
  他不说话,梁健也不想等他开口,就自顾自说道:“我在竞争调研处主任这个位置的事情,想必您应该清楚。这个位置,对我来说很重要,我还是很希望朱部长您能助我一臂之力。当然,我也不强求,您要是看得上我,那就拉我一把,您要是看不上,那也就算了。”
  朱明堂沉默了一会,道:“你到副局长的位置上,还没满半年。”
  “我知道。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有机会我总是要争取一下的。而且,我觉得政府这边的工作比环保局的工作更适合我。”梁健说道。
  朱明堂看了他一眼,又道:“适不适合,不是你说了算的。组织上安排你在哪个岗位,那你就得想办法去适合这个岗位,而不是让岗位来适合你,你懂吗?”
  梁健笑了笑,道:“人虽然能有千面,但要面面俱到总是有难度的。人不可能适合所有的岗位,这一点,朱部长作为组织部长,想必您比我更清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