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91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我不甘心。走到这一步,我退不回去。林大强那个王八蛋,不收拾他,这口气我也咽不下!你侧面了解一下,那件事是不是只有林大强这王八蛋一个人知道?我担心他迟早会卖掉我和你,这事如果让李华东知道,我们两个全玩完了。
  如果只有林大强一个人知道,想办法除掉他!”最后一句话,盛春兰说得恶狠狠的,却说得涂启明一身冷汗,恐惧地看住了盛春兰。
  盛春兰一看涂启明吓成这样,冷冷地哼了一声后说:“你要是真爱我,不要让我如此地没安全感!”说完,头也不回地继续朝前走着。
  涂启明想喊住盛春兰,却发现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咽喉去,一个字喊不出来。

  涂启明不知道此时是个什么心情,直到他坐进自己的车内,发动车子,才有感觉,他要去接赵国能。
  盛春兰来到太平间时,田奶奶在数数落落地痛哭,小寡妇肖爱红也哭成了泪人,连方鹤鸣也坐在一旁以泪洗面,她可从没看到一个男人哭成这样,他越这样,赵国能越是死罪难逃!这让盛春兰无地紧张,没想到一切演变成这样,自从万浩鹏这个小子来镇,她没一件顺的。
  万浩鹏在一旁照顾方鹤鸣,林大强和姚鼐全在另一旁照顾田奶奶和小寡妇,反而是李华东,一个人站着,孤零零,看去很有些孤独求败的感觉,至少在盛春兰眼里是这样的。
  盛春兰走到李华东身边,扯了一下他的衣服说:“李书记,我和您商量一件事。”
  李华东便走出了太平间,两个人去了走道另一头,盛春兰才说:“东哥,我对不起你,你别丢下我不管好不好?我害怕,我害怕。”
  李华东见盛春兰眼里又是泪水在打转,忍不住抬手一边替她擦眼泪,一边说:“这事你只要保持安静,与你无关。再说了,你也是个受害者,没人会找你麻烦的。只是哥也没得法,谁让赵大头那狗日的不长眼,偏偏捅的人是方鹤鸣的老头子呢?这个怨不得我们,只能让赵国能出来顶罪了。”
  “东哥,我知道,我知道。所以让老涂去骗赵国能去了,估计过一会儿赵国能会到,要不要给骆金祥局长打个电话,让他派几个人过来,我担心赵大头真的会畏罪潜逃,到时方鹤鸣要人,我们被动了。”盛春兰装出十分感动地看住李华东说着。
  “这事做得对,先稳住赵国能,我这给老骆打电话,让他亲自带人来,给方鹤鸣那狗日的面子,有机会再报这一箭之仇。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再说了,志化县和太平镇在我们手里。”李华东说着,掏出手机给公丨安丨局局长骆金祥打电话。
  电话一通,李华东说:“老骆,你马带几个人到一医院来一趟,马来,我在医院大门口等你。”说完,径直挂掉了电话。
  盛春兰见李华东终于夸自己了,顿时心里轻松多了,望住李华东说:“东哥,还是你对好。”
  “傻瓜,你是我的女人,可这事捅的人不对,下次让派出所的人注意点,谁能捅,谁不能捅,心里要有本帐。别到时候出事了,我们想帮也没法子帮的,这个赵国能,是个例子。
  小兰,哥这次要对不住你,不能帮你出气了。只是这口气我迟早要算到万浩鹏那小子头去,你再侧面了解一下,那个念美女,念主任到底有哪些关系?做到心有数,别再弄出一个方八角事件,让我们自己被动。能动的人动,不能动的人,我们得绕着走。这个为官之理,我早教过你,你要牢牢记在心里。
  当官说容易也容易,说难太难。你处理不了方方面面的人,你得被别人处理,你明白不?而且志化县的水太深,特别是你们太平镇,你去了两年,这点应该是清楚的。越是这样的时候,你越要承受起委屈和侮辱,明白吗?”李华东语重心长地望住盛春兰教着,此时他是真心教这个女人的,跟了自己两年,还是有感情的。
  “东哥,我记住了。以后有事一定先让东哥指点,指点,再实施好吗?”盛春兰一脸讨好而且动情地望住了李华东,看得李华东心一动,捏了一下她的脸蛋说:“好了,好了,别委屈了,我们下去等赵国能那狗日的。”
  “嗯。”盛春兰无限温柔地嗯了一声,嗯过后,她又说:“东哥,等忙过这几天,我来给你按摩,我最近跟着一个按摩师学了不少,她手法可了不得了,按得舒服死了。”
  “是不是啊,那按摩师是男的还是女的?”李华东笑着问了一声。
  “是个女的。”盛春兰也笑着回应李华东。
  “啥时带过来,你们一起为我按按吧。”李华东半假半真地笑了起来,笑得盛春兰一愣,不过很快说:“那按摩女是个瞎子,我怕吓着东哥,等我学会了按摩,再调教个小姑娘,到时我们一起给东哥按按怎么样?”
  盛春兰的话一落,李华东说:“好,好,好,一切听你的,你真是个妖精,算我没白痛你一场。”说完,李华东又捏了盛春兰一把,这才领着她去了另一头的楼梯口。
  “我们从楼梯口走下去吧。”李华东火热地看着盛春兰说着。
  盛春兰一笑,明白这男人什么心思,反正才三楼,这楼梯里黑洞洞,再说这都是深夜了,太平间这边根本没人,走走吧。
  两个人勾搭着下楼,没人处,李华东的手不规矩地乱摸,反而格外地刺激,这在宾馆,在他办公室里刺激得多。
  “小妖精,我想弄你了。”李华东把盛春兰往墙顶了顶,压住她说。
  “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盛春兰娇笑着,手却伸进了李华东的衣服里----
  正调着,盛春兰的电话响了,吓了李华东一大跳,松开了盛春兰,盛春兰一看是涂启明的电话,赶紧说:“老涂,到哪里了?”

  “盛书记,病房在几楼?我和赵所长在我车里。”涂启明故意问着。
  盛春兰明白,对涂启明说:“你们等着,我们下楼说。”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两个人不敢再调情了,摸索着下了楼,没想到一出楼梯口,涂启明和赵国能在大厅里,两个人同时看住了从楼顶口出来的盛春兰和李华东。
  盛春兰只得解释说:“电梯太难等了,所以我和李书记走着下来了。”
  赵国能装什么都不知道,冲着李华东笑着说:“李书记好。”
  “国能所长好。”李华东也笑着回应了一句。
  涂启明什么都明白,没想到这两个人连这么一会都不放过,心里很有些不舒服,闷在一边没说话。
  涂启明正生闷气时,赵国能又同盛春兰打招呼:“盛书记好。”

  “国能好。国能,方首长回来了,你态度放好一点,主动认个错好吧?我和李书记已经去认了错,道了歉。”盛春兰望住赵国能说着。
  “好的,我听李书记和盛书记的。只是让盛书记受侮辱了,国能心里过意不去,这口气要是不出,今后这工作怎么搞呢?这帮个裸日不天才怪。而且这个方八角,每次闹事,他跳得更高,不是看在他儿子那点面子,老子早想搞这个老裸日的人。”赵国能怨气很重地说着,当然这些话,他是故意说给李华东和盛春兰听的,他是为了维护他们的面子才出事的,他们于公于私都得维护他才对,否则以后还会有谁愿意替他们买命呢?这一点,赵国能清楚得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