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89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华东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下,一讲完,他说:“方首长,这事完全怪新来的一个年轻镇长不懂事,扇动了你家老爷子当领头人,听说昨天他特地去了你家,和你家老爷子谈了很久,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镇的春兰同志,你也认得,是个女同志,你老爷子为了维护她,差点被一群流里流气的下三滥打了,春兰同志被他们拔了衣服不说,脸砸了一脸的鸡蛋黄,这件事闹成这个样子,我这个做县委书记的脸也很没光彩,管理不严,我在这里向首长道歉,向春兰同志道歉。她现在坐在我办公室里,哭成了泪人,被侮辱成这样,也确实太过份了。

  首长,你家老爷子的事完全是个误会,镇派出所的同志弄错了人,才失手打了你家老爷子,在这里,我代表县委,县政府以及太平镇镇委,镇政府向你道歉,对不住了,兄弟。”说到最后,李华东叫起了兄弟,叫得方鹤鸣明明一头火,却又发作不出来。
  “这事我知道了,我回头了解下。”说完,方鹤鸣便挂掉了电话,一挂电话,他一个劲催司机开快点,再快点。
  等方鹤鸣赶回来时,肖爱红还在重症室,万浩鹏和林大强守在重症室门口,古承乐和姚鼐全陪着田奶奶。
  方鹤鸣一见万浩鹏,猜到这个小伙子肯定是太平镇新来的镇长,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万浩鹏的衣领,恶狠狠地说:“我家老爷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宰了你个裸日的!”
  林大强一见,赶紧一边拉方鹤鸣一边说:“方首长回来了,不关镇长的事,你误会他了。”
  万浩鹏没想到盛春兰还是恶人先告状了,但是他反而很冷静,望着一脸怒气的方鹤鸣说:“方大哥,你要是难过,打我一通,骂我一通吧。我确实对不起方大爷,他如此帮我,我竟连他的命都保不了,也救不了。我这个镇长有愧啊,有愧啊。”
  这话说得方鹤鸣一震,手反而松了一下,但还是抓着万浩鹏的衣领没完全松开,他没想到这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脸全是悲伤。

  在这时,肖爱红从重症室冲了出来,见方鹤鸣抓住了万浩鹏,赶紧一边去拉方鹤鸣一边说:“哥,你快来,快来,叔还在等你。”说完,又冲着一脸悲感的万浩鹏说:“万兄弟,你去把田奶奶扶到重症室来好吗?”
  方鹤鸣没想到肖爱红称万浩鹏为兄弟,一愣后,还是丢下了万浩鹏,跟着肖爱红进了重症室。
  等万浩鹏把田奶奶扶进重症室时,方八角整个人精神多了,他一只手拉住了方鹤鸣,一只手拉住了田奶奶,目光却看住了肖爱红,肖爱红便说:“叔,我知道,我会好好待着我婶的,你放心吧。你有什么话对鹤鸣哥讲吧。”
  方八角一听肖爱红这么说,老泪从眼里滚了出来,说:“红伢,叔在天都会保佑你的。”说完,他看住了儿子方鹤鸣,叫了一声:“鸣鸣,”方鹤鸣哽咽地说:“爸,我回来迟了,让你受委屈了。”
  “爸不委屈,委屈的是他。”方八角竟然抬起手指向了万浩鹏,不仅仅是方鹤鸣,在场的人都意外地看住了万浩鹏。
  万浩鹏赶紧奔了过去,望住方八角说:“方大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去您家看望您,不该让您帮我,不该让您出头。是我没用,没保护好您,方大爷,对不起。”
  说着,万浩鹏深深地对着方八角鞠了一个躬,一旁的方鹤鸣火又大了,冲过来,想也没想地抓住了万浩鹏的衣领,顿时憋得万浩鹏脸色卡白。

  方鹤鸣没想到事情还真如李华东书记所说的那样,一切都是万浩鹏这个细裸日的教唆的,如果不是这个细裸日的,老爷子还活蹦乱跳的。
  “细裸日的,才来镇里几天,想利用我家老爷子,信不信老子搞死你!”方鹤鸣边骂边加大了手劲。
  万浩鹏已经透不过气来,很是难受。肖爱红一见,冲过来一边拼命拉方鹤鸣,一边喊:“叔,叔,你快让鹤鸣哥松手,会闹出人命来的。”
  方八角挣扎地想坐起,田奶奶哭着叫:“老货,老货,你个老苕哟,你想喊儿子是不是?”
  田奶奶喊:“鸣鸣,你爸喊你。”

  方鹤鸣这才松开了万浩鹏,又冲回到方八角身边,方八角拼尽全身力气,对着方鹤鸣说:“鸣鸣,你弄错了。那孩子是个好镇长,好人,不是他教唆爸的,是爸自愿帮他的。这帮个裸日的要赶我们走,要把胜利街做个面子街,鸣鸣,你一定要反对这件事,六安山还有好多孩子衣服都没得穿的,个裸日的,知道为自己的政绩。这孩子想干点实事,冒着被排挤的风险在替我们老百姓说话,而且赵大头那个裸日地铐我时,是这孩子赶来和他争吵不下的。

  鸣鸣,这孩子才来几天,爸要走了,你一定要帮这孩子把路修六安山,让胜利街成为旅游重镇,你妈和红伢绣的鞋垫可以被更多、更多的人喜欢了。她们俩那点爱好,你可一定要帮他们。”方八角说完这番话,又招手让万浩鹏过来。
  万浩鹏已经缓过劲了,听到了方大爷的一番话,很是感激这位老人,他也知道这老人要去天堂了,这是他最后的回光返照。
  万浩鹏靠近了方大爷,他竟把手伸向了万浩鹏,万浩鹏赶紧凑到他身边,紧紧地握住了方大爷的手,眼泪瞬间流了出来,哽咽地说:“方大爷,你休息一下,别再讲话了好不好?”
  “孩子,太平镇交给你了。红伢是个实诚的好伢,还有我老伴,胆小怕事,你在太平镇的日子里,这娘俩个交给你了。”方八角这么说时,肖爱红和田奶奶哭成了泪人,而万浩鹏没再哭,而是重重地一边点头,一边说:“方大爷,您放心,有我在,我一定会让太平镇的老百姓走出贫困的生活,一定会好好照顾田奶奶和肖嫂的。”
  方鹤鸣没想到老爷子把肖爱红和他妈托给了这个年轻人,老爷子这么喜欢这个年轻人,这让他很是意外,难道李华东的话是假的?
  正想着,方八角的手伸向了方鹤鸣,叫着:“鸣鸣,鸣鸣,好好待着你妈,她跟着我苦了一辈子,累了一辈子。她不愿意去北京,别让她去。平时多回来看看你妈,陪陪你妈。”后面的话越说声音越弱,方鹤鸣的眼泪哗啦啦地冲了出来,一边喊:“医生,医生,快救人。”一边抱住了方八角。
  方八角的手软了下去,田奶奶撕心裂肺地哭叫着:“老货,老货,你不能走,你说过,你陪我到死,我先死,你再死的。老货,老货,你不能把我一个人丢下,你丢下我,我怎么办啊。”肖爱红赶紧抱住了田奶奶,田奶奶扒在她怀里又哭又叫着。
  万浩鹏很是心疼,走到方鹤鸣身边说:“方大哥,你别太难过了,还有好多事等你着做呢。”
  听到哭声,站在重症室外的林大强、姚鼐全还有古承乐也冲了进来,一时间重症室乱哄哄一片,医生和护士在一旁说:“让开,让开,我们要把病人送太平间去。”
  一听太平间三个字,方鹤鸣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冲出了重症室。
  万浩鹏赶紧跟了出去,肖爱红在他身后喊:“万兄弟,鹤鸣交给你了。”
  “好的。”万浩鹏回头应了一声,让林大强和姚鼐全跟着自己走,古承乐在这里帮着肖爱红料理方八角的后事。

  方鹤鸣冲下了楼,万浩鹏、林大强和姚鼐全也跟下了楼。方鹤鸣冲到方路边去拦车,万浩鹏冲过去一把抱住了他,方鹤鸣一边挣扎,一边骂:“细裸日的,把老子放开,我今天非宰了赵大头那个裸日的!”
  林大强和姚鼐全也冲过来扯着方鹤鸣不放,方鹤鸣被三个男人抱得不能动,嘴里还在不干不净地骂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