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88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半分钟后,他失望了,那男子虽然是走了出来,脸上却戴着一副大墨镜,根本无法辨认出他的真容,只能看到他身形微胖,穿着衬衣西裤,留着短平头,两鬓灰白,而这样体型穿扮的男子,在官场中几乎是放眼皆是。
  李睿脑中苦苦思索,要在记忆里寻找一位这样的官员,却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应该是和这个人没打过几次交道,可既然没打过什么交道,为什么听到他的声音却觉得熟悉?
  他正发愁呢,忽从斜对面一家奢侈品牌女鞋店里走出一个身穿素色连衣裙的女子,那女子二十多岁年纪,长发披散,身形苗条,踩着高跟鞋得有一米七的样子,在连衣裙的掩映下,身姿曲线毕现,可惜长得一般,顶多能说是“有气质”,她走出品牌店后,在门口站定,冲从洗手间出来的那个微胖墨镜男子连连招手,呼唤道:“爸,爸,快来,我好喜欢这双鞋,你给我买!”
  那墨镜男子看了看手表,道:“还买什么?离登机没有多久了,还是先别买了吧,等过段时间你来美国工作了再自己买,好不好?”

  那女子撒娇道:“不好,就要买,爸,今天就是不回国了我也要买这双鞋,离登机还早呢,鞋子又不贵,才两千多美元。”
  那墨镜男子无奈的叹道:“好吧,买,买,你这个磨人精,真是拿你没办法,我上辈子肯定是欠了你的!”发着牢骚,已经走到那女子身前。
  两人这番对话,都在相当远的距离上说出,所以各自说的声音都比较大,也就让居于二人之间的李睿听得清清楚楚。
  那女子笑嘻嘻的挽住那墨镜男子手臂,道:“你上辈子欠不欠我的我不知道,不过你这辈子欠我的,谁叫你是我爸呢?嘻嘻。”
  那墨镜男子抬手在她鼻翼上捏了一记,摇着头说了句什么,父女二人一起走入了那家品牌店。
  李睿走出书店,左右看看无人留意,便小心翼翼的走到那家品牌店门口,透过落地玻璃,窥探那个男子,打算找机会看到他墨镜之后的面目,或许就能认出他来。

  窥探了一分多种后,那男子终于转了个角度过来,李睿从所在的角度正好能偷窥到他的侧脸,不看不知道,一看大为吃惊,这男子赫然是自己曾经在东州怒怼过的常务副市长周宇林。
  之前,李睿受东州市长吴楠之邀,前往东州为当地的扶贫干部培训,没想到无意间卷入了东州市常务副市长周宇林与吴楠的争斗中。周宇林借扶贫培训的机会,打压吴楠,派出手下亲信、市府副秘书长鲁炼钢,前往培训现场,将李睿等人驱赶离开,扰乱正常的培训秩序,打击吴楠的威信。李睿通过自己的人脉,与吴楠合力,击垮了周宇林的阴谋,让他又敬又怕的离场。
  不过那之后,两人一个在青阳,一个在东州,再也没打过交道,平生之中也就在东州那次产生过交集,这也是为什么李睿能听出周宇林的声音却想不起他是谁来的原因。
  令人不可想象的是,今天,两个在省内都无法再次见面的人,居然神奇的在地球另一端的美国重逢了,尽管是李睿单方面的认出了周宇林,可这也足以令人无法表达内心的惊诧。
  李睿认出周宇林后,没有停留,立时回往候机厅,脑海中闪烁着很多问号:周宇林怎么突然跑到美国来了?他不用上班的吗,今天可是工作日啊?还有,他为什么没带秘书,而只带着女儿?他和女儿孤零零的两个人来美国做什么?倒是有种情况可以解释一切,就是那个所谓的女儿其实是他的“干女儿”,他这是带着“干女儿”来美国风流快活了,但看二人的情态,不像是父女关系之外的关系。

  他又想起,刚才在洗手间,周宇林所打的那个电话,想到里面那句“你替我转告那个女人”,如果没有想错的话,那个女人说的应该就是吴楠了,他在对吴楠撒谎,他根本没做什么手术,更不需要静养两天,他假借手术的名义请假,实际上是来美国了!
  回到候机厅,坐回徐达与杨香身边后(紫萱陪父兄坐在一起,在公开场合,尤其是有高国泰父子在的场合,李睿可不敢和紫萱过于亲密),李睿第一时间拿出手机,给吴楠拨去电话,向她确认这件事。
  “小睿?怎么是你?怎么这种时候打来电话?莫非有什么急事?”
  彼端传来吴楠困倦中带有几分奇怪的话语声,似乎刚刚睡醒。

  李睿也是在这一刻才意识到,自己只顾和吴楠确认这件事,却忘了时间,准确的说,是忽略了时差的概念,美国东部时间现在是午后不假,但在国内山南省却是午夜时分,这个点儿吴楠正在好睡呀,忙道:“不好意思,我忘了时差,我现在在美国,正是午后。”
  吴楠非常惊诧,失声说道:“你在美国?我……我不是在做梦吧?一定是梦,你作为宋朝阳的秘书,怎么可能突然跑去美国……”
  李睿哭笑不得,想不到自己一句话,倒把这位一向沉静稳重的女市长给说懵了,道:“我是有事,才突然来的美国,现在准备回国了,但是我刚才忽然碰见一个熟人,不过我不敢确定,所以跟你确认一下。”
  吴楠一言不发,不知道是还处于懵懂之中,还是等他下文。
  李睿小声道:“我刚才看到一个人,特别酷似你们东州的常务副市长周宇林,他好像是请了假,理由是手术,是这样吗?”
  “哎呀!”,吴楠失声惊呼,“是的,他上周三就请了病假,说是什么静脉曲张,去北京一个著名大医院做手术,本来说的三四天就能回来上班,结果这都快一周了还不回来,我天天找人催他,市政府这边属于他这个常务的一大摊事务,现在都跑到我头上来了,我根本忙不过来,他……他去了美国?”

  李睿道:“是的,他不仅去了美国,身边还陪着他的女儿,但只有他们父女两个人,没看到他的秘书随侍。”
  吴楠惊叹道:“他是有一个女儿,去年刚刚大学毕业,当时我还以为他会把女儿安排到市里最好的单位,哪知道他并没安排。当然,以他的家势,就算女儿不工作也没问题……他居然带女儿去了美国?这不年不节的,他带女儿去美国干吗?肯定不是旅游吧?哦,难道是想让女儿在美国的名校继续进修?”
  吴楠也是冰雪聪明之人,一下就想到最可能发生的事情上面,即周宇林带女儿去美国读研,这也是国内某些权贵热衷于做的事情,让子女在外国进修下镀镀金,这样回国就能顺理成章的提拔起来重用,不回国则永远定居国外。
  李睿否定了吴楠的猜测:“不是进修,肯定不是!我刚才听周宇林说了那么一句,说是他女儿过段时间就会来美国工作,如果是进修的话,就不会说是工作了。呃,难道周宇林这是来美国帮女儿找了份工作?”
  吴楠兀自不敢相信他在美国撞上周宇林的事实,喃喃的道:“他居然去了美国?可他不是有静脉曲张吗?跟我请假的时候,那一脸痛苦可不像是装出来的……”
  日期:2018-03-26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