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7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回过身,将她身上滑落的浴袍再次给她披上,说道:“好了,你休息吧,司机肯定在等我了,再见。”说着,就走了出去。
  叶桐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她自己有时候都很奇怪,这个彭长宜到底哪儿吸引了她?是他处理哄抢事件的刚硬、坚定?还是在她面前的不卑不亢?反正这个人是那么没有道理的吸引着她,使她忘记了自己是谁,不顾一切的充当了一个不光彩的角色。尽管叶桐受过高等教育,骨子里有着一种先天的叛逆心理,并且信奉爱情和婚姻是两回事的说法,但是,每当跟彭长宜缠绵后他离开的时候,叶桐都会感到悲凉和失落。她现在越来越离不开这个男人了,无论从心灵到肉体,自认为拿得起放得下的叶桐,最近竟然也饱受了相思之苦。

  想她叶桐,那也是省报的一枝花,多少官宦和富家子弟对她都发起过攻势,自从男朋友背叛她后,她对男人尤其是家境比较好的小男生们再也提不起兴趣了,相反,对彭长宜这样经过基层风雨摔打、甚至皮肤都带着太阳痕迹的男人却情有独钟,这是省城机关里那些在安逸环境下被养的白白净净的男人们无法比拟的。所以,她拒绝了许多追求者,个人的事也是一拖再拖。
  唉,也可能是命中注定。
  叶桐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才走进浴室。
  彭长宜回到单位后,他没有等到丁一的电话,也没有收到她的传呼,他感到丁一是成心不跟他说调动的事了。
  也许,丁一不回电话可能有她的理由,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于事无补。他奇怪江帆明明喜欢丁一,可是为什么不把她留在身边?还让她那样调出?这跟净身出户有什么两样?
  其实,彭长宜呼丁一的时候,丁一看到了他的信息,当时她正在跟杜蕾逛商场,本来陆原哥哥跟杜蕾原计划正月订婚,后来因为陆原的部队临时有任务,就拖到了五一。

  其实哥哥跟杜蕾都不想走订婚这种形式,但是乔姨不答应,说必须要先订婚后,才能结婚。
  订婚时,男女双方要交换礼物,杜蕾拉着丁一逛商场,是想让丁一参谋给陆原买个什么礼物好,可是丁一执意不表态,甚至坚决抵制她当着自己的面给哥哥选礼物,理由是这样的礼物应该有足够的私密性和神秘性,不能让第三者知道。其实她也是心情烦躁,怕自己的胡乱参谋,杜蕾买的礼物不可心,再有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丁一不想搀和。
  接到科长的传呼后,从他强硬的留言中,她断定科长知道自己调动工作的事了,如果现在给科长回电话,肯定会得到科长的一番狂批猛攻,杜蕾在身边说话也不方便,万一她跟哥哥说起来,哥哥又该不放心了,认为自己和已婚男人纠缠不清了?。
  直到晚上,丁一都没有机会给科长回话,因为杜蕾始终跟她在一起,杜蕾吃完晚饭走的时候,丁一再想给科长回话已经很晚了,她不知道彭长宜在单位值班。

  第二天,彭长宜跟随着检查团,正在国道两边视察,广袤的麦田已经返青,绿油油的望不到边,间或着黄灿灿的油菜花和粉色的桃花,很是养眼,充分展示了大自然的美丽。那一座座土坟消失后,就像是一位美丽的女子,清除了脸上的雀斑,变的清爽怡人。锦安市领导和省殡改办公室督导组的领导视察后十分高兴。
  丁一这时才跟彭长宜联系,因为有特殊任务,市里要求乡镇干部们的手提电话全部开机待命。彭长宜接到丁一的电话后,便悄悄的退出人群的外围,说道:“昨天怎么不给我回话?”
  丁一说:“跟杜蕾在逛商场,没听见,科长有事吗?”
  “当然有事,没事干嘛呼你?”彭长宜气哼哼的说道。

  丁一“哦”了一声,等着他说下面的话。
  “你怎么回事,我昨天才知道,你是不是脑神经搭错弦了,怎么也不找人商量一下,就这么调出去了?我告你说,你调出容易,再想调进来就比登天还难,你知道吗?”
  丁一老老实实的说道:“知道。”
  “知道还那么做?”彭长宜没好气的说:“你看雯雯,千方百计进机关,为什么?为的就是将来有机会好发展,我知道你不想在这个地方干长,但是你如果具备了某种级别,即便有一天回阆诸的话,也算没在下边白混,总比你什么都没混上强吧?自古都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倒好……”彭长宜不忍说下去了。
  “我往下流钻,高市长早就这么说我了。”丁一接过话茬说道。
  “唉,也不能那么说,我也是被你气糊涂了。我不是早就说过,你应该相信科长,希望你遇到事情的时候,能找我商量一下,能给你当个参谋,看来你根本就没拿我当回事过,根本就没信过我,好了,我还有事,挂了。”彭长宜有些气。
  “科长,我……”
  一句柔柔的“科长”,便融化了彭长宜所有的心结。彭长宜的心软了,不知为什么,他可以粗暴的对待沈芳的无理,也可以不把叶桐放在心里,但就是对丁一无法做到拿得起放得下,这个女孩子,总是能触动他心灵深处最柔软的部分,总是能牵动隐埋在心底深处的那跟线。他有些后悔自己刚才话语的冲动,本来已经形成事实了,为什么还偏给她来了这么一通?尽管他不知道她走的真实原因,但是她肯定有自己的理由,不然她不会这样做。想到这里就说道:“好了,好了,你也别难过,我昨天也是听说后一时气极了,加上你又让我等了这么长时间的电话,所以说的对与不对,你也别在意,科长也是为你好,你该懂得。”说完这句话,彭长宜心里居然有些难过,他不禁问自己,她该懂什么?

  “嗯,谢谢科长。”丁一的语气有了轻松。
  “什么时候回来?”彭长宜柔声说道。
  “下周一。”
  “回来后我请客,给你送行,怎么说也要向你表示祝贺,毕竟你又开辟了自己另一条事业之路,说不定你能成为一位名噪海内外的著名记者呢?呵呵。”
  “科长,不许嘲笑我。”
  “呵呵,好了,我正在陪着领导检查呢,回来后跟我联系,我请客。还有,我说的话别往心里去,好吗?”
  “嗯,我懂,拜。”丁一听说他正在工作,就赶紧挂了电话。

  彭长宜收线后一转身,吓了一跳,原来叶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的身后,在支着耳朵偷听自己打电话。
  其实,叶桐的眼睛从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过彭长宜,即便在听亢州市长江帆现场介绍情况时,她也会把目光偶尔投向人群外围的彭长宜,看到彭长宜掏出手机打电话的时候,凭女人的直觉,她感到这个电话应该不是一般关系的人打来的,因为从他脸上霎那间出现了温柔和笑意就不难判断出这一点,并且,她无缘由的认为应该是女人的电话。
  因为,只有女人,才能让彭长宜撇下参观的人群而不顾,躲在人群外打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