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7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是刚刚从酒店回来,他刚刚脱去外套,准备上床休息一会,正在这时,无意就看到了丁一急匆匆的背影。他揉了揉眼睛,中午喝了不少的酒,以为自己看花了,等他定睛看时,那娇小的背影正好走到了门口,然后往左边一闪,短发随之甩了一下后就不见了。

  江帆心里一阵难受,他知道只要那个小提箱出现,丁一肯定就是回家了。他冲动的拿起电话,想了想,最后还是放下了。
  直到现在,丁一都没有跟他说起调动的事,或许是自己跟本就没有给她说这事的机会,丁一猜的没错,他的确有意在疏远她,但是丁一猜错的是,他不是口是心非,也不是因为她吻了自己而认为她轻浮才疏远了她,恰恰相反,他非常珍惜那个吻,那个带着女孩子怯怯的羞涩的吻,时常陶醉着他,他仍然爱她,而且丝毫没有减弱,只是因为丁一不知道的原因,他才不得不停住自己追求她的脚步。直到现在,他都没有跟丁一说起过自己真实的情况。

  丁一消失在大门口半天了,他还站在窗前,目不转睛的看着门口,那个飞扬的短发,那个娇小的孤独的背影,就这样定格在他的脑海中,他心底升起一股怜爱之情,默默呼唤着他的小鹿……
  彭长宜这几天可是忙得不可开交。
  北城的殡改工作走在全市的前头,这天,锦安在亢州召开了现场会,会上,作为殡葬改革领导小组组长的任小亮,介绍了工作经验。最后与会者现场参观了北城区的农田,只见绿油油的庄稼地里,没有一处坟头,放眼望去,只有绿色的麦田和黄灿灿的油菜花,间或着还有一片片盛开着桃花的桃林。
  在现场会的前一天,高铁燕来到北城区办事处,对于现场会期间要参观的地方,进行检查和布置,确保万无一失。彭长宜忽然发现,跟在高铁燕身后的不再是丁一,而是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子。他就有些诧异,想问问又没有机会,等高铁燕走了以后,他就给林岩打了电话。
  林岩说道:“你才知道?”
  彭长宜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今天看见高市长换秘书了才知道,丁一去哪儿了?”
  林岩说:“我以为丁一跟你说了呢,她调走了,去了广电局。”
  “什么?广电局?”彭长宜吃了一惊。说道:“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温庆轩挖她走的。”
  “江市长……同意她调走啊?”彭长宜问道。
  “肯定同意,不然她走不了。”林岩说道。
  “这个丁一,调动工作都不说声,真是蔫有准儿。”彭长宜恨恨的说道。
  林岩说:“别说你,我跟她一屋办公她也没说,江市长和高市长提前都不知道。”

  “哎,走就走吧,等现场会过去了,请请她。”彭长宜说道。
  林岩说道:“据我所知,她只是去广电局报到,然后就请假回家了。曹主任说给她送行也没办呢。”
  挂了电话,彭长宜心里还是不踏实,七上八下的。从林岩的话里不难听出,丁一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才决定调走的,不然她不会出去。是高铁燕?他早就知道丁一不适合做她的秘书;是江帆?难道江帆他们发生了什么不愉快?
  想到这里,他呼了丁一。以往彭长宜呼丁一,都是“方便的时候回电话”,这次直接留言道:速回电话!彭长宜。
  他气鼓鼓的放下电话,就开始在屋里踱步,很快,电话就响了,他心想十有八九是丁一,就没好气的“喂”了一声。

  没想到里面传来叶桐的声音:“呦嗬,领导在跟谁赌气,这么气哼哼的?”
  彭长宜说道:“没有,我在等一个电话。”
  “那是不是我占线他就打不进来了?”
  “是这个理儿。”彭长宜没有丝毫的喜悦。
  “那我放下电话一会在给你打?”
  “行。”
  彭长宜说着刚要放电话,就听叶桐在里面说道:“妄想!”
  彭长宜笑了,说道:“是你自己说的放下电话。”
  “我可以这么说,你不该这么答应。”
  “我说大小姐,你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点烟啊?”
  叶桐不由的笑了,说道:“别说点烟了,我都不许你有火柴!”
  彭长宜耐着性子说道:“好,好,你有什么事吗?我真的在等一个很重要的电话。”
  “赶快来见我,我在金盾宾馆。”
  “什么什么,你在哪儿?”彭长宜没有听清。
  “我在金盾宾馆,是跟着省殡改督导组下来的,正好参加你们这里的现场会。这下你信了吧?”叶桐得意的说。

  彭长宜相信了她的话,说道:“跟省领导下来的,我可不敢去。”
  “你要是敢不来,我就去单位找你。”叶桐威胁道。
  “我正在有事,忙死了都,你什么时候走?”
  “好吧,我明天再去看你。”
  “不行,今天晚上我等你。”说完就挂了电话。
  彭长宜看了看表,丁一的电话还没有来。他走了出来,故意把门敞开一条缝,把话机背后的音量调到最大,就来到了丨党丨委会议室,他们要召开班子成员会议,是针对明天的现场会的。
  对于明天的现场会,他们又仔细的研究了一些细节,并且密切关注各村的动向,防止现场会期间有土葬和上丨访丨告状的,沿途都设立了民警。在开会期间,几次电话响起,他跑出去后都不是丁一的电话,心里就有些窝火。心想你这丫头太自以为是了,这么大的动静不但不找人商量一下,连电话都不回了?真是长本事了。
  直到班子会议结束,丁一都没回电话,彭长宜就很生气,想给温庆轩打电话询问一下情况,刚拨通了电话,见刘忠就进来了,他想放电话,但是温庆轩已经喂了一声,他只好临时改口,说道:“温局,我是彭长宜,我想问下明天我们这里的现场会咱们电视台是不是要派记者参加呀?”
  温庆轩说道:“必须参加,省里的媒体和市里的媒体都来人了,咱们更要参加,而且安排了全程录像,请彭主任放心。”对于彭长宜这颗政界上冉冉升起的新星,温庆轩非常客气。

  彭长宜说道:“那谢谢温局。”
  “呵呵,应该的,如果彭主任对宣传报道上有什么特别要求,可以随时沟通。”
  放下电话,他忽然感到自己很莫名其妙,自己算哪根葱啊,居然过问宣传报道的事,要知道这是市委宣传部的事啊?好在温庆轩以为涉及到了北城参观问题,没有表示反感,如果温庆轩要是认为他不知天高地厚可就麻烦了。
  刘忠见他放下了电话,就说道:“今晚你值班,别忘了。另外明天现场会,怕晚上有什么事,我安排了司法科和一部分人值班,老田和我都不回去了,咱们出去吃点饭吧?”
  彭长宜站了起来,说:“又该值班了,呵呵,真快,感觉这段没怎么在家睡觉似的。”
  刘忠说:“谁说不是呀?我儿子写作文,题目是我的爸爸,第一句话就是:爸爸今天回家睡觉了,我和妈妈高兴极了。”
  彭长宜正在喝水,听见这话后,一下子就把刚喝到嘴里的水喷了出来,连咳嗽带笑,眼泪都出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