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54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航有点尴尬,估计惹他生气的那事不怎么大,起码比不上司徒妙菡差点没命的事,他琢磨了一会,说道:“你没事吧!”
  司徒妙菡笑了,声音特别的刺耳,哈哈哈!身子笑得前后左右摇摆,如疯如魔。
  萧航看向了我们,说道:“这是怎么了?”
  他想从我和经纪人这边得到解答,抱歉,这事,我不多嘴,看司徒妙菡怎么说。
  司徒妙菡大笑变冷笑,她说:“萧航,你行啊!你装的挺像啊!你这演技真的可以,当演员吧。影帝你能拿到手软。”
  萧航愣住了,说道:“司徒妙菡,你什么意思,你讽刺谁呢,你把话说清楚点。”
  司徒妙菡说:“揣着明白装糊涂,萧航,你可以的,想害我就当面害被,还偷偷摸摸的找人,你是怕爸爸知道吧,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狠。”
  萧航更懵了,他说:“司徒妙菡,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呢。”
  司徒妙菡说道:“我还以为你是个男人,没想到你就是个女人,敢做不敢认,尚艺都招了,他是受你指使的。”
  萧航说道:“尚艺他在放屁,我没做这事!”

  司徒妙菡冷笑一声,说:“你现在当然说你没做过了,你放心,我不会逼你承认的,不过,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你走!”
  萧航还要解释,司徒妙菡大吼道:“滚!”
  萧航脸上白一阵红一阵,他有点下不来台,最后,愤然转身,离开了。
  呜!

  低声的呜咽,耸动的肩膀,司徒妙菡克制着自己,今天,她离死亡是如此之近,对于二十多岁的她来说,是煎熬。
  经纪人走过来。手放在司徒妙菡的肩膀上,轻声细语的安慰,司徒妙菡点着头,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我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切,心里不能说一点感觉没有,但无法感同身受。我能感觉到司徒妙菡心中的绝望,怨气好似具象化,有如实质,隐含在怨气之中,又有少许的不甘。
  大概,司徒妙菡心中也渴望亲情吧,如果萧航对她真的好。她也不会这个样子。
  人情冷暖,饮水自知。
  “你先出去吧,我和董宁说几句话!”
  司徒妙菡擦了擦眼角的泪,跟经纪人如是说。
  经纪人点点头,看了我一眼,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我和司徒妙菡,刚刚的喧闹趋于平静,司徒妙菡的眼红了,她不知道在看什么,嘴唇缺水了,有些干,这种情况,应该抹唇膏了,女明星对自身的保养舍得下本钱。

  司徒妙菡不说话。我也不说话,安静也好,差一点香消玉损,是应该好好想一想,我想起我经历生死瞬间之后,经过好长时间才缓过来,后来,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杀人,在生与死之间跳舞,经历的多了,心才波澜不惊,遇到大事,稳如泰山。
  心思再多。没经历过就是没经历过。
  突然,司徒妙菡动了,她向着我走来,她忍着着,不让自己情绪失控,我熟悉这种表情,因为我也有过,很多次,尤其是在跟关珊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就是个王八,龟缩,忍得好辛苦。
  现在回想当初的事,有些选择不是很理智。可是重新再来,我想我还会跟原来的选择一样,大概,我就是这种性格吧。
  司徒妙菡离我越来越近了,房间里的水晶灯,光线很柔和,透着奢华,地面上的光影斑驳,略梦幻。
  一线女明星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少,只有眉头是微微皱着的,此时此刻的司徒妙菡给我一种危险的感觉,她仿佛脱胎换骨一样。

  人只有经历,才能成长,书上都是这样说的。
  距离有些太近了。我往后退了一小步。
  司徒妙菡却快走两步,让我措手不及,紧跟着,她的双臂便伸了过来,抱住了我,像是藤蔓缠绕,很紧。
  挣脱之前,司徒妙菡的声音钻入我耳中。

  “董宁,把你的胸膛借我,可以吗?”
  声音不大,听起来波澜不惊,没有撒娇的语气,没有刻意装可怜,就那么平平淡淡的。可却惊心动魄,我知道,此时此刻的司徒妙菡是真挚的,这样的司徒妙菡无法拒绝啊!
  现在抽身而退已然来不及,司徒妙菡的头埋进我胸膛,她呼出来的热气,打在前胸上,痒痒的。
  怀里抱着尤物,心怀不乱,不仅是我,司徒妙菡亦然,我们心中都没有男女之情,我想的是安慰受到惊吓身心疲惫的司徒妙菡,司徒妙菡想的则是享受片刻的温暖。抚慰自己内心的痛。
  其实,人活着大多时候不快乐。
  顺心顺意,顺风顺水,少数。
  司徒妙菡,一线女明星,粉丝众多,聚光灯下,过得是让人羡慕的人生,可是还是有不为人知的痛楚,隐藏在千娇百媚的面容之下。
  拥抱持续了五分钟,司徒妙菡在我怀里轻轻的说。
  “董宁,帮我杀了萧航,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离开司徒妙菡的房间,我眼前不断浮现司徒妙菡的眼。异常的坚定,她要杀掉萧航,我不帮他,她自己会那把刀捅萧航,因为司徒妙菡眼中的杀气凝聚成利刃,不得不发。
  这事...该解决了。
  可是,我心里有些犹豫,真的要帮司徒妙菡吗?杀了萧航,便是不归路,萧航怎么说也是司徒妙菡的兄长,弑兄之罪,真的可以做到滴水不漏吗?司徒妙菡父亲知道之后,司徒妙菡如何自处,说是利益至上,可儿子死了,司徒妙菡又能好到哪里去。
  突然,我觉得司徒妙菡很可怜。
  她选了一条荆棘之路。
  路是她选的,只能自己走下去。
  大起大落之后是平静。
  平静之中,暗流涌现。
  此时局面,打不开,要动,只有动,才有牵扯别人动。

  我准备接近皮特,事实上,我挺好奇的,为什么韩立闻没有怀疑皮特,是外国人的缘故吗?
  我不得而知,不过主动接触皮特第一次并不顺利。
  要接近皮特,便要找个由头,直接找过去,会引起他的警惕,皮特负责监控,我只能借着监控的问题接近他。
  “皮特,我想查点东西。”
  我开门见山,说明来意,皮特对我点了点头,帮我查找,看看能不能找到司徒妙菡昨天出事的监控。
  趁着这个机会,我观察皮特。
  之前我就知道,皮特很高,很壮,这个体格,运走韩鹏应该不费吹灰之力,有作案条件,不过没有证据。
  西装很挺,估计经常熨,皮特做得也直,看起来跟座山一样。

  脸没什么表情,不过很专注。
  查东西的时候皮特很安静,只听到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没听出他心里想什么,可能什么都没有想,这样的人说实话挺可怕的。
  日期:2017-04-05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