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02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说着,不给甄东文反驳的机会,就站了起来,转身就出去了。
  霓裳老师有约的事情,只是梁健编的一个借口。但做戏要做全套。梁健回办公室收拾了东西就真去幼儿园了。
  正好,他也有段时间没接霓裳放学了。路上的时候,他先给项部长打了个电话,跟他知会一声,让他不用去接霓裳。然后,他又给伍兵打了个电话,让他要是之前让他查的事情查清楚了,先不用去办公室找他,等下班后,给他打电话就行。
  霓裳看到梁健果然开心。一路上,不停撒娇。梁健带她去旁边商场溜了一圈,才回家。回到家里,项瑾也回来了,看到霓裳和梁健一起回来,很是惊讶,问梁健:“今天怎么是你去接的她?”

  梁健回答:“今天下午没什么工作,我也好长时间没接她放学了,就提早出来了。刚跟她去逛了商场,看到有件衣服挺适合你的,就买了下来,你看看,喜不喜欢?”
  梁健将裙子递给她,项瑾惊喜地瞧他一眼,接过裙子打量了一下,道:“这不太像是你的眼光啊!”
  梁健只好承认:“这是你女儿挑的。”
  话说完,霓裳也跑过来搂住项瑾,大声说道:“妈妈,你喜欢吗?”

  项瑾将她抱起来,往她那红扑扑的小脸蛋上吧唧亲了一口,笑道:“喜欢!宝贝的眼光很棒!这裙子很适合妈妈!”
  三人真聊得开心,唐力也过来凑热闹,咿咿呀呀地非要项瑾抱他,还吃上醋了。
  很快,到了晚饭时间。
  吃到一半的时候,项部长忽然问梁健:“你们那个组织部长那边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拜访?”
  梁健这几天心里一直被董斌的事情烦着,都快忘了这件事了。老丈人一提,梁健就想起来了。
  梁健想了想,道:“朱明堂和我局里的甄局长关系很不错,我怕是去了也没机会。”

  项部长看了他一眼,道:“有些时候,走关系并不仅仅只是为了这一次的竞争。调研处主任这个位置,你要是想上,问题不大,我可以帮你想办法。不过,上去之后,才是你真正挑战的开始。你的路还长,得早早地铺起来。”
  老丈人说得有道理。只是,梁健在这条路上走了这么多年,其实也没干过几次这样的事情,说到底,还是脸薄,拉不下脸来做这个事情。
  不等梁健回答,老丈人又说:“东西呢,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什么时候想通了,想去了,就自己去书房拿,在门口的那个柜子上。”
  项部长的周到,还是让梁健感动的。可同时,也有压力。

  梁健沉默了一会,回答老丈人:“我知道了,爸。”
  “行了,行了,吃饭吧,吃饭干嘛要说这些事,多影响胃口。”项瑾忽然插进话来,打了圆场,也是见梁健神色不是很轻松,想给他个台阶下。
  吃过晚饭,梁健想来想去,还是去找了老丈人。
  进书房的时候,梁健特意留意了一下门旁的那个柜子,柜子上确实放着一个牛皮礼盒。梁健瞄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老丈人靠在沙发里看书,看到梁健进来,看了一眼,继续看书,随口问道:“有事?”

  梁健犹豫了一下,道:“爸,那个调研处主任的事情,我还是自己先努力一下吧。其实,不上也没关系,下次还有机会!”
  项部长听了这话,将书放到了一边,抬头看着他,忽问:“我知道你是不想靠我,你想靠自己。但是,这个社会,背景和关系本身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这个事实,我以前也不接受,所以你看我现在退休了,而有些人却能更上一层楼。所以说,你以为你硬气,但实际上呢,实际上你只是硬气给你自己看。人有些时候,错过了一次机会,就会次次都错过。你既然当初选择了来北京,就应该已经准备好了。”

  被老丈人这么一说,梁健原本想好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
  “行了。你再去好好想想吧。”项部长道。
  梁健只好出来。刚出来,就看到项瑾在旁边靠着墙站着,笑眯眯地朝他看。梁健惊了一下,问:“你怎么在这?”
  “爸爸是不是批评你了?”项瑾笑着说。

  梁健摇摇头:“没有。”
  “他也是希望你好,别不开心了。”项瑾过来挽住他的胳膊,带着他一起往楼上走,边走边接着说:“其实,我也觉得你应该去一趟。”
  “你也这么认为?”梁健看向项瑾。
  项瑾微微笑了笑,道:“政治我不是很懂。我们就来打个比方吧。现在有ABC三个人争一样东西,裁判是十一个人。这十一个人中有四个人推荐A,四个人推荐B,还剩下三个人推荐C。那在这个数据上,首先C就被淘汰了。那么就剩下A和B了。但是A和B的支持人数是一样的。于是,这个结果到底是A还是B 就要看原先支持C的这三个人了!假如,这三个人,原先都跟A有些交情,在C失去竞争资格的时候,那么必然是退而求其次选择A了,你说我说得对不对?人类其实都这样的,当你在一个关系好和关系一般的两者之间,你总是会优选选择跟你关系好的一方的。”

  项瑾说的也有道理。只是,甄东文会成为这个C吗?梁健觉得,这个可能性不高。蔡根说过,郭书记对朱部长的话信任度比较高。在这种事情上,郭书记的意见往往会改变一个结局。而且,梁健去走关系,甄东文必然也不会闲着。到时候,谁是C很难说。
  463市长有请
  想起甄东文,梁健就想到今天白天这事。
  他在环保局呆了这近半年时间,跟甄东文虽然接触不是很多,但也发现了一些事情。甄东文看似人没什么心机,说话做事似乎也不是十分谨慎,可是当你仔细琢磨,却又发现,他这人身上,你也抓不到什么可以正儿八经讨论讨论的把柄。
  一个人如果让人第一眼看上去就觉得他很厉害,很谨慎,那么别人就会保持对他的警惕。可一个人如果外松里紧,那么别人刚开始的时候可能就不会警惕他,这样的人反而比前者更加可怕。
  梁健忽然觉得,要是单靠自己的力量,还真没那么信心能压倒甄东文。
  梁健想了一个晚上,终于还是说服了自己。他打算,今天晚上就去朱明堂的家里。决定了之后,他也没跟老丈人说,也没跟项瑾说。这一次,他想自己去。万一朱明堂和张一山一样摆个臭架子,他不希望项瑾跟着一起过去看人脸色,还有一点原因是,他不希望项瑾他看到像上次一样他狼狈的样子。男人,终究还是爱面子的。

  所以,他早上出门的时候把老丈人给他准备的东西顺手就放到了车里,他打算好了,晚上就找个借口说有应酬不回来吃晚饭了,下了班在外面随便吃一点,然后去朱明堂家。
  到了单位,椅子还没坐热,蔡根的秘书田望忽然给梁健打电话了,说是蔡根让他过去一趟。
  梁健心想,难道是为了调研处主任的事情,便匆匆忙忙出了门往市政府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