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7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不想让他把话说的太露,就说:“你怎么知道有人在使绊子,兴许是哪个群众去市委反映咱们去了。”

  “能把问题反应到市委的绝不是群众,火葬是大趋势,我不相信哪个群众去市委说我反对火葬。你其实心里比我清楚,别自欺欺人了。”说完,门一摔,走了。
  刘忠性情耿直,很看不上任小亮阳奉阴违的做派,几次跟彭长宜说任小亮最会搞小动作,让他注意。他还说,有一次高市长来查看殡葬改革工作进展情况,结果光听了他汇报丨党丨委怎么安排怎么部署,就没听见他提一提兄弟们怎么没白没夜的浴血奋战。刘忠说,按说我现在是副书记,应该算丨党丨委序列,但就是看不惯有人把别人的功劳往自己头上抢,他那一套也就是表演给市领导看,下面伙计他一个也蒙不住!

  彭长宜望着刘忠愤然出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其实从一开始他就对任小亮有成见,记得还跟部长说起过,部长嘱咐他,有没有成见都要摆正位置,该怎么干就怎么干,工作的过程,就是跟人打交道的过程,如今,没有成见的人不多,多半都是在跟有成见的人合作,这就叫历练。还好,彭长宜不是孤军奋战,他的旁边始终有刘忠,有田冲,还有许多同事,这一点让他很欣慰。
  就在彭长宜为自己感到欣慰的时候,江帆却为即将失去一个得力助手而神伤,这就是孟客,他真的调走了。
  尽管他对孟客调走一事早有心理准备,而且翟炳德和孟客都跟他谈过,但是,真到了孟客走的那一天,他仍然感到了失落。事关一个人的仕途大事,作为江帆他是万万不能留的。
  他在心里暗自痛恨张怀,如果不是他在选举中玩了这么一手,孟客绝不会这么快就调走。
  孟客没有任何悬念的就任清平市市长,清平市是一个贸易强市,这里有北方地区最大的贸易交易市场,这个贸易市场的带动下,无论是房价地价还是旅游运输,甚至餐饮服务行业都十分繁荣,孟客能到这个地方任市长也的确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但细细想来又不是没有任何道理。首先孟客的能力有目共睹,其次就是在这次选举中他始终保持着高度的党性和原则性,给上级和同僚们留下很深的印象,所以,这样的人被重用也在情理之中了。

  亢州市领导班子为孟客举行了一个隆重的晚宴,盛情欢送孟客上任,就连张怀都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孟客到经济繁荣的地方任市长,这也是将来锦安的一颗新星,前程无量。
  更让江帆感到烦心的是,孟客前脚走,后脚丁一也要调走了。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怎么也没想到丁一会调走,而且事先他毫不知情,甚至丁一从来都没跟他说过,更别说人家要征求自己的意见了。
  那天,刚刚开完常委会,江帆合上笔记本,刚要起身,樊文良叫住了他,说道:“江市长,温庆轩找你了吗?”
  江帆说:“我没见到他。”
  “呵呵,肯定会找你的。”
  “跟你要人。”
  “要谁?”
  “丁一?”
  “呵呵,是啊。”
  江帆心里就翻了个个儿,随后镇静了一下说道:“您……怎么答复的。”江帆出现了瞬间的犹豫。
  樊文良说:“呵呵,我能怎么说,他现在到处网罗人才,我说江市长是编委主任,他说了算,他就找你去了,可能没见着你吧?”
  “是啊,我今天上午去建委了,对了,我有个设想,跟您磨叨磨叨。”江帆对丁一的问题无法立刻做出表态,尽管丁一是机关一名普通工作人员,又是从机关里往出调,按说不是个事,甚至都用不着党政一把手在一起议论,在编委正常例会的时候就能通过。就因为丁一是副市长的秘书,又是温庆轩找到了樊文良,樊文良出于对江帆的尊重才这样说起的。但是现在,江帆的心有点乱了,他索性直接绕开了这个话题,接着刚才的话说道:“我想把建委下属的规划设计院独立出去,想让他们走向市场,您看可以吗?”

  “嗯,我看别的地方有这么搞的,可以试试。”樊文良赞许的点点头。
  “我也没有考虑太成熟,目前还只是一闪之念。”自己都没考虑成熟的意见,怎么就能拿出来跟书记商量呢?江帆的确是心乱了。
  樊文良没有在意,他说:“是个思路,可以研究一下。”
  “嗯,我们先拿个方案,到时在报请常委会研究,看到底是不是可行。”
  江帆心情复杂的下了楼,来到办公室后,还没坐稳,林岩就进来了,他说:“市长,温庆轩在等您。”
  江帆愣了一下,心说来得真快,简直有些措手不及,正在思量要不要见他,林岩又说道:“来两趟了,您现在见他吗?”
  江帆定了定神,说道:“让他进来吧。”

  在江帆的印象中,这个温庆轩有着文人的谦恭和官员的讲究,行为做事很有分寸,从不因为樊文良的宠信而自恃清高。樊文良之所以把他安排到广电局,估计也是提前给他找个适合的位置。江帆一直都很尊敬他,但是今天,江帆对这个人却有些反感,因为他知道了他来的目的。
  温庆轩果然为丁一而来。
  他进门跟江帆礼貌的打过招呼后,就坐在单人沙发上,江帆也从桌子后走出,坐在他对面的单人沙发上。林岩给温庆轩端过来一杯水,又将市长的水杯加满水后,退了出去。
  江帆说:“我看了电视台的节目,不错,就是有一点,别总是让我们露脸,以后想干坏事都不敢了。”

  “哈哈。”温庆轩笑了,他说:“谁干坏事我都信,要说江市长干坏事打死我也不信。不过您这么一说,我也挺高兴,似乎这电视又多了一个功能,最起码起到了监督的作用。”
  典型的知识分子思维!江帆笑了,说道:“您找我有事?”
  “有事啊,我找你都是给您添麻烦的事,不是要钱就是要人。”温庆轩说道。
  “都是工作,谈不上什么麻烦。”
  温庆轩做足了铺垫,这才说道:“我那天跟樊书记聊了一会,前期吧,政府大力支持,社会也支持,总算把电视台这个架子搭起来了,现在的问题是,庙,有了,就是还差和尚,总得有人来念经吧?”
  “我看和尚不少了?”
  “江市长,我说句不该说的话,您现在看看,哪个庙里的和尚少啊?都是不拿草料的和尚多,那有学问有素质的人少啊!就拿广电局来说,人少吗,不少,但是能用的不多。真正广播电视学院毕业的人家也不来你这儿,就是来了你也留不住,所以我想面向社会招聘一些爱好电视事业,又有能力做好这项工作的人。”
  这完全是单位自己的事,江帆认真听着,没有插话,而且不住的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