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7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农委主任说道:“我在这个单位工作了二十多年了,头一次感到,这么难的工作居然大家都乐意干,而且一有情况,没有打退堂鼓的,这些女同志抛家舍业也高兴,看来还是彭主任领导有方,多么难做的工作也不难了。”
  彭长宜说道:“什么领导有方啊,是兄弟姐妹们捧场。”
  开车的老顾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感觉自个都年轻了,也不困,也不累,也不怕,嘻嘻哈哈就把事办了。”
  侯丽霞说:“这倒是,刚才出来的时候,我那口子还说我,又跟彭长宜疯去!也不看看自个什么岁数了?”
  “哈哈。”大家一听就都笑了。
  刘忠说道:“崔老兄这样说你不对,我们加班加点干的是革命工作,怎么叫疯那?他就不怕到时我们给他提意见?”
  田冲说:“我听出来了,这崔书记不是反对你干工作,他是反对你跟我们在一块,我们都这么年轻,尤其是彭主任更年轻,怕你心野了,以后伺候不了你,满足不了你了。”
  侯丽霞一听,抡起手里的提包就向他打去,说道:“整天就知道胡说八道。”

  彭长宜忽然想起了什么,就把手伸到屁股周围来回摸,因为侯丽霞坐在他的旁边,见他的手摸来摸去的,就打了他一下,说道:“瞎摸什么?”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没摸你,我是在找东西,明明放在这儿一个纸包,怎么不见了?”
  侯丽霞说:“别摸了,早没影儿了。”
  彭长宜说道:“都给我吃了?”
  侯丽霞说道:“不吃还给你剩下?你瞧瞧这车上的人,哪个长着好心眼,还给留下,见了吃的都跟狼一样。”
  老顾说道:“彭主任,你没见那阵仗呢,看见你那包花生米,就跟八天没吃饭一样,就差连包装纸一块吃了。”

  又都哄堂大笑。
  田冲说道:“这个老胡还真是,别看他一个看大门的,来这么长时间了,没见他把谁放眼里过,还就是看着咱们彭主任顺眼。”
  侯丽霞说道:“你少说这个,他去年住院,你们谁去看人家了,还不是彭主任两口子照顾他,这叫人心换人心。”
  彭长宜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孤身一人,也挺不容易的。”
  刘忠说:“我感觉这个老胡不简单,有一天我去他屋打电话,正看见他打开一个布包,里面别着的全是军功章,其中还有一个一等功呢?比你我都强,咱俩当了那么多年的兵,我就立过三等功。”
  田冲说:“我就没立过功。”

  这时,半天没说话的柳泉说道:“彭主任,你猜我今天在老周丈母娘家看见了什么?”
  彭长宜一愣,说道:“什么?”
  “薄膜西瓜苗。”
  彭长宜有些不理解。
  柳泉继续说道:“你们都在屋里,我后来出来了,就看见在房根儿有一个暖棚,我问他们家人这是什么,他家老三说是新育的西瓜苗。我问他怎么育的,他说是嫁接的,用冬瓜苗嫁接的。我就让他找了个手电,钻到里面看了一眼,别说,还真像那么回事。”
  彭长宜说:“我不懂。”
  柳泉说:“我也是在农院的时候学过,但是咱们这个地方我还真没发现,他是第一个。因为大田里的西瓜不能重茬,也就是今年种了明年就不能种了,重茬西瓜几乎没什么产量不说,还易得病虫害。分田到户后,一家就那么一点地,不重茬种的话没有地可种,这样就研究出了用冬瓜和葫芦嫁接西瓜的办法,嫁接后的西瓜不但可以重茬种植,还能增加产量,提高本身抗病能力。”
  “用冬瓜嫁接?口感怎么样?”彭长宜反问到,他忽然想起丁一给他们吃的大棚西瓜。
  柳泉说道:“口感肯定不如传统西瓜地道,但是如果你不是瓜农是吃不出来其中的差别的。关健是它产量高,一块地里可以连年种植。经济价值就大多了。”
  “你认为这个嫁接西瓜有推广价值?”
  “太有了。”

  “你听说过大棚种的袖珍西瓜吗,黄瓤的?”
  “嗯,听说过,农院早就试验成功了。”
  “那你说我们用大棚可不可以搞出来?”
  “当然可以,上次您跟我说了之后,我就想如果大棚种西瓜的话,会比种菜效益高,春节要是上市的话,您都不敢想它会是多少钱一斤。”
  “行,等咱们这段工作告一段落后,你琢磨琢磨大棚西瓜这事。”
  这时,后面的一个小伙子说道:“求求你们别说吃的了行吗?我都饿死了。”
  “哈哈。”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等彭长宜他们吃完饭,回到单位后,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
  开水工早就给他们烧好了开水和洗澡水,彭长宜洗完澡后,倒头便睡。
  随着这项工作的深入和全省的普遍开展,老百姓逐渐认识到了火化的意义,即便认识不那么深刻,最起码也能接受了这件事,从心里和行动上没有那么大的抵触情绪了。到后期就都纷纷主动火化。因为他们的确尝到了主动火化的好处,不仅可以免除全部的火化费用,还能得到一个免费的骨灰盒,更具有诱惑力的是还能得到区政府奖励的500元钱。别的地方最高才给300元。

  没有了东突西杀,机关干部们还有点不适应了,总想找点事干。刘忠就说:“怎么一天不出去就有点抓耳挠腮的?”
  彭长宜说:“这是好事啊,我们天天追鸡赶蛋的好啊?”
  刘忠说:“那倒是,不过工作量下来了,往出支的钱却多了。老百姓都主动火化了,咱们的钱也就出去了。”
  彭长宜说道:“我愿意多花钱也不愿天天挖坟掘墓。”
  “那到是,就是这点人总磨叨,愿意跟你下乡,一天不出去就觉得白过。”
  彭长宜笑了,说:“这哪儿跟哪儿呀?对了,今天任书记跟我说,让咱们以后注意方式方法,有人到市委反映咱们态度野蛮,工作方法粗暴,让咱们以后注意工作方法,跟群众搞好关系。”
  彭长宜刚说完,刘忠立刻急了,说道:
  “我承认咱们有时候野蛮、粗暴了,可是事儿在那儿摆着呢?谁不野蛮不粗暴谁来干呀?让他来试试!就跟当年计划生育一样,如果不行政干预,甚至不采用一些过激手段,能打开局面吗?群众能这么快就认识吗?基层工作就是这样,手段就得亦正亦邪。你事事讲究,事事办不成!上边给你压任务的时候,他只要结果,不管你工作过程,只有咱们具体办事的人才知道好多工作都他妈的不是人干的。远的不说,就说老周的丈母娘,那还是干部家属呢?你看那天耍的,还把你肩膀砸青了,要是砸在脑袋上,那是非漏不可。还有那个李裁缝,你跟他讲理,讲上三天三夜你试试,他能自己把尸体挖出来?即便最后做通了他的工作,挖出来了,这三天三夜中,谁知道又有几个人死了?我们顾得过来吗?三天三夜的成本有多高?他算过吗?就知道背后挑刺!什么人啊?”

  彭长宜见刘忠很激动,就说道:“作为书记,他这样提醒咱们也没错。”
  “我不这么认为。”刘忠干脆的说道。
  “好了,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要说了。”彭长宜不让他说了。
  刘忠很气愤,说道:“我最看不惯的是前方将士在后边冲杀,有人背后使绊子,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