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7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立刻,雇来的两个起尸工就抬着担架进来了,机关干部早就把老太太的儿子们隔开了,派出所的人也跟在后头。老太太的那些儿媳妇也不好阻拦,事实上她们也不想拦,因为,如果土埋的话,要交5000块钱的土地补偿费,这在当时的农村是不小的数目,尽管还没有分家,但是家里的底子她们都明白,而且还有三个上学的孩子,化肥、农药、籽种都需要钱。如果火化,不但一分钱不花,而且还能得500块钱。这个账她们十分清楚。

  老太太一听,见大势已去,她大叫了一声,人就昏了过去。
  老周家属大哭了起来,连忙去掐妈妈的人中。
  彭长宜顾不了那么多了,他跟老周说道:“老周,对不起了,我们赶紧去那边。”
  老周擦着眼泪说道:“我领你们去吧。”

  “不用,你照顾这里吧。”
  等彭长宜走出里屋,外屋炕上的尸体早就被抬走了,老人的三个儿子红着眼,看着彭长宜。彭长宜没有时间理他们,转身就往出走。
  孙其这时看见老太太其中一个儿子抄起窗台上一只空瓶子,刚要抡起来砸向彭长宜,孙其就大喝一声:“放下,不放下就铐起你!”
  彭长宜回头看了一眼,就走了出去。

  外面派出所的人听到孙其的声音,就往里挤,面对着国家暴力机器,这三个儿子终究没敢采取任何过激行为。
  彭长宜走出来,看到殡仪馆的灵车已经待命,两个民工已经把尸体抬进车里。彭长宜坐上面包车,带着大队人马直奔村外开去。出了村头,刘忠说道:“信息员跟我说坟地就在万马河的西边。”
  大队人马出了村头,驶上国道,快到信息员说的坟地时,彭长宜打开步话机,命令后面的警车拉响警报。立刻,两辆警车上的警报器同时响起,尖锐的声音撕破夜空。
  到了桥边,彭长宜跳下车,带头向地里走去。
  刚刚浇过返青水的麦地,松软泥泞,众人见彭长宜都走在前头,就谁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坟地,那里有十来个人正在往里埋土,看起来已经下葬了。
  彭长宜到了近前,没有废话,说道:“把尸体起出来,是你们起还是我们起!”
  这伙人没有停下,继续抓紧往里埋着土。

  彭长宜火了,大喊一声:“把他们赶一边去!”
  立刻,派出所的民警和机关干部一哄而上,就把这伙人赶到了一边。
  其中一个小伙子带着哭腔说道:“不许动我奶奶,你们赶动我就跟你们玩命!”
  四个民警和司法科的人一听这话就向他围过去,那个小伙子抡起铁锨就朝一个民警挥来。不等他的铁锨落地,就有一个瘦小的民警趁他不注意,将他扑倒,其他的人上去摁住了他。彭长宜这才看清,这个民警是陈乐。
  另外几个死者家属也和干部们动起了手,但敌不过这边人多,他们的铁锨就都到了民警和机关干部们的手里。
  这边两个民工和机关干部就开始挖土。本来他们也埋多少土,很快就把棺材挖了出来,两名民工跳下坑,把两根绳子拴好,和另外两名机关干部就把棺材抬了出来。刘忠等人护送着棺材一路小跑,就朝路边的灵车跑去。随后大队人马撤离。
  这时,有一个男人说道:“你们怎么跟土匪一样,二话不说,到这里又是打人又是挖坟,就不怕断子绝孙吗?”
  彭长宜一听就来气了,他已经失去了讲道理的耐心,把刚才在老周丈母娘家受的气全都撒在这里,厉声说道:“讲什么道理,你懂道理吗?”
  那人说:“你怎么知道我不懂道理?”
  “懂道理还偷埋,宣传车大喇叭传单,你敢说你没听到没看到?今天跟你没道理可讲,明天到区办事处,接受处罚!”说完,带着人就离开了。
  那个人被噎得说不出话,半天才冲着他们背影说道:“就会欺负我们小民,村主任家的烧了吗?”
  彭长宜懒得搭理他,继续往前走。
  后面有人说道:“你跟着过来,看看灵车里是什么?”
  那个人不再言语了。
  上了车,彭长宜让田冲给北关村的书记打个电话,让他带着两家的家属来殡仪馆签字。打了半天都不通,田冲说:“要不还给老周打吧。”
  彭长宜说:“别给他打了,继续给书记打。”

  当田冲再打时,电话就通了。田冲就跟村支书说明了情况,那个书记大吃一惊,说道:“一夜死了两个?我怎么不知道?”
  田冲调侃着说道:“等你知道就晚了。”
  由于信息员身份具有隐秘性,有的跟村干部汇报,有的就不汇报,直接跟区办事处领导小组汇报,这样也不至于将来受到报复。
  书记一听,赶紧说道:“好好好,我马上起床,马上带人到殡仪馆。”
  彭长宜他们到了殡仪馆后,不大一会,书记的摩托车带着两名死者的家属赶到,彭长宜他们在现场看着家属们办了火化手续后,又监督着把尸体送进火化室才离开。
  几名女同志在车上已经睡着了,彭长宜一看,她们两脚满是泥巴,狼狈极了。
  田冲大喊了一声:“嗨!醒醒。”
  侯丽霞闭着眼说道:“叫唤什么?”
  田冲说道:“你们在这个地方睡,也不怕被鬼抓去。”

  柳泉说道:“要抓也得捡你这样的抓,块大,肉多。”
  大家都笑了。由于最近一段时间,几乎天天跟尸体打交道,这几个女同志的胆子早就练大了,见了尸体就跟平常物一样,一点都不害怕。
  彭长宜说:“大家醒醒,我可是没吃饭哪,刚端起饭碗就放下了。你们要是不饿就接着睡,我一会到饭店得来碗红烧牛肉。”
  他这一说,大家都睁开了眼睛,纷纷说道:“我们都没吃。”
  彭长宜哈哈笑了,因为机关干部中有回族的,他就跟刘忠说道:“给回民饭店打个电话,预备三桌。”
  刘忠说:“是不是关门了?”
  “关门也得让他开开,弟兄们今天这么辛苦,还有饿着肚子的。”
  田冲说:“你听他们的哪,都吃了。”

  大家都说:“没吃,还没来得及吃,就被你们叫来了。”
  计生办一个女同志说道:“我吃了,但是又饿了。”
  侯丽霞说道:“大部分都没吃,你们男的到家吃现成的,都没吃上,更何况我们这些女同志,回到家还得现做。”
  彭长宜说:“那好,女同志今天一人二两酒,男同志半斤。”
  柳泉说道:“让我们喝二两,你们喝半斤,太不公平了吧?”
  刘忠说:“那你喝半斤,我喝二两。”
  侯丽霞说道:“你承认自己是娘们就行。”
  众人都哈哈大笑了。
  刘忠就给回民饭店打了电话,还好,他们还没下班,刘忠就说安排三桌,马上到。然后他又用步话机通知其他车辆。
  这时,派出所两辆车回话,说他们都不去了,还有人要回去值班。刘忠就说好吧,你们把出勤人员名单记好。

  说完,派出所两辆警车闪着警灯就赶上他们,司机冲他们摁了一下喇叭,然后加速,向前驶去。
  彭长宜说道:“刘主任,明天给大家一人买双雨鞋吧?”
  刘忠说:“去年防汛的时候都买过了。”
  彭长宜笑了,“去年是去年,今年是今年。”
  立刻,后面就有一个女同志说道:“就是,主任都发话了你怎么那么抠门啊?”

  刘忠说:“我不是想能省个儿就省个儿吗?”
  侯丽霞愤愤的说道:“省你个头!一人再买把手电,这黑灯瞎火的多不方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