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6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周的话还没说完,老太太倒背着的一只手就抽了出来,彭长宜看见她的手里拿着一根很长的烟袋,老周看见老太太把烟袋亮出来了,知道事不好,就赶紧躲到了彭长宜的后面。
  这时,老周的媳妇赶忙跑过来,搀着老太太说道:“妈——区办事处的人在呢,您就给他留点面子吧?”
  闺女刚说完,老太太的烟袋就冲着闺女砸了下来,幸亏有防备,赶紧躲开,那还是躲慢了,烟袋锅就砸在她的肩上。闺女哭了,揉着肩膀说道:“您这是干嘛呀?”
  “干嘛?打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不让大他,就打你!”说着,又要抬手。

  侯丽霞和柳泉赶紧向前,劝说老太太。老太太冲着她们囔道:“谁让你们进来的?还有没有王法?敢私闯民宅?兔崽子们都哪儿去了?把他们给我轰出去!”
  三个儿子连侄男孙女的都从外面进来了,但是他们动不了手,因为机关干部人数多,很快就把他们分开围住了。这个战术也是这段时间从实战中摸索出来的,很好使,即便对方手里拿着家伙他都施展不开。
  老太太急了,立着眉毛冲着彭长宜囔道:“我限你们三分钟滚出我的家,不然我就碰死在你们面前。”
  彭长宜笑了,走到老人面前,说道:“您啊,消消气,容我说几句话,我们再滚不迟。”他一边说着,一边就往老太太身边走去,连靠再挤再拥,眼看就要到里屋门口了。老太太冷不丁就抽出烟袋,照着彭长宜的脑袋就砸。多亏彭长宜个子高,烟袋锅没砸在脑袋上,砸在肩上,彭长宜疼的一咧嘴,夸张的说道:“我的娘啊,疼死我了!”

  老周赶紧上前,说道:“妈,您可别打他,他是政府的大官,打了他儿子就得蹲监狱。”
  “放屁,少糊弄我。我再打他两下我也进不了监狱。”老太太大声囔囔着。
  彭长宜一听,这个老太太一点都不糊涂,心想,你只要不糊涂,我就能把你拿下。他呲牙裂嘴的捂着肩膀说道:“大娘,真下手啊。”边说还边往里挤老太太。老太太一步步的后退着,被他挤进了里屋,她一生气,又举起了烟袋,但是发现彭长宜这次居然没躲,毕竟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儿女,已经挨了一烟锅了,老太太就不好再打他了。
  彭长宜嬉皮笑脸的说道:“您老要是还不解气,就接着打,我保证不躲不闪。”

  老周夫妇唯恐老太太再打彭长宜,就紧跟了进来,侯丽霞和两外两个机关干部跟了进来。
  外面,刘忠和田冲他们在做老太太三个儿子的工作,柳泉和其他几个计生办的女同志在做女眷们的工作。
  至此,彭长宜彻底把老太太隔离开来,他搀着老太太做到床沿说道:“大娘,您也打了,您也骂了,该听我说两句了。”
  “不听,你们赶紧滚出我家。”老太太急了。

  “妈,您听听彭主任怎么说?”
  “怎么说?他嘴里能吐出象牙不成?”
  彭长宜心想这个老太太太不好对付了,就说道:“我还没张嘴,您就给我定性了,万一我吐的不是象牙,是金牙哪?”
  周围的人都笑了,老太太也差点没笑出来,就说道:“你什么牙都别吐,想吐的话给我咽回去,吐到马路上去,别吐我家。就知道你们是夜猫子进宅,没按好心。”
  “大娘,您别骂了,省省力气,您看,我们也来了,今个这事您总是骂人也解决不了问题。”
  “今个这问题你解决不了!”老太太干脆的说道。

  “我怎么解决不了?”
  “我跟你明说,老头子从小给地主抗长活,没过一天好日子,拉扯起这么一大片儿女,他不容易,就是烧我,也不能烧他。”老太太眼睛红了。
  彭长宜说:“您这话不对!”
  老太太眼睛一立,说道:“怎不对了?”
  “给地主扛过长活、吃过苦,就不火化了?1956年在中央工作会议上,毛主席、朱委员长、***、周总理,一共有一百五十多位国家领导人带头签字,声明自己死后火化,而且不留遗体、不留骨灰,他们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大爷只是养了一家子人,他们却解放了全中国,人家怎么都火化了,还不留骨灰。”

  “我就知道你一开口,就会跟我讲这些大道理,我没有文化,讲不过你,但是我有一定之归。我老头子,必须土埋。”老太太咬牙切齿的说道。
  “呵呵,土埋也行,但您得说出理由。能驳倒我,我去给老爷子打坑去。”
  老太太嘴唇哆嗦着,说道:“我想跟他并骨,你们把他烧了,我还跟谁并骨去。”说着,就大声哭开了。
  她这一哭可是不要紧,外面立刻就想起了一片哭声。

  彭长宜一看这个老太太要耍,就往外看了一眼,给侯丽霞使了个眼色。侯丽霞就出去了。然后跟老太太说道:“大娘,您想想,如今国家建设步伐这么快,今天挖个管道,明天修条马路,后天建个大楼,就是埋在地下,三天两头倒腾您,您也会不安生,火葬了,可以先把大爷的骨灰盒保存起来,您要想并骨,就葬在公墓里,那样多安生。”
  老周看见老太太哭了,自己的眼泪也不停的滚了出来,他嘴里连声说道:“妈,我给你们买公墓,到时把你们并在一块。”
  老太太哭着说:“那公墓太贵了,你买得起?”
  老周扑通跪下了,说道:“儿子买的起,儿子发誓,买得起,我不用他们出钱。”
  女儿也哭着过来给老人擦眼泪。
  老人看了一眼彭长宜,就说道:“你们比国民党还厉害,公墓公墓,就是公共的,为什么还跟老百姓要钱?真是没王法了!”
  彭长宜扑哧笑了,说道:“公共汽车也是公共的,您老上车不还得买票吗?”

  老太太恨死眼前这个人了,从来她说话没人驳过她,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这时,刘忠进来了,说道:“彭主任,不好了,这个村又发现了一例,现在正在往坟地抬人。”
  彭长宜看着老周,老周冲他摇摇头。
  刘忠说:“街北李裁缝的母亲。”
  “哦?难怪李裁缝的老婆上咱们家来了两趟,肯定是看咱们家烧不烧,这会看到区办事处来人了,想趁火打劫,偷偷把人埋了。”老周媳妇说道。
  彭长宜立刻跟刘忠说道:“带人把尸体抢回来,埋了的话马上起尸。”
  刘忠看了看外面,说道:“那……这边……”

  彭长宜知道他的意思,说道:“外面怎么样了?”
  “已经穿好寿衣好了。”刘忠说道。
  彭长宜站起来说道:“大娘,今天怎么都对不住您老人家,您也听到了,村里人都在看着您哪,您是干部家属,得起带头作用。没有时间了,老爷子的尸体我们得带走,改天我给您赔罪来。”说着,走了出去,冲着外面喊道:“进来抬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