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6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铁燕就不好再说什么了,李立跟大家打了招呼就走了。
  李立给丁一的感觉一直是深沉,话语不多,很有心机的样子,没有林岩那么阳光和亲切,她平时跟这个李秘书没有接触,出来做广电局副局长应该是很不错的结果。
  吃完饭后回到单位,林岩还没有回家。丁一就问:“怎么还没回去?”
  林岩说:“市长屋里有人。”
  丁一就跟林岩说了李立的事。
  林岩说:“真的,我怎没听说?这家伙,玩深沉了!”
  丁一很想跟他说自己也要调走了,但是想了想没说出来。而是问:“吃饭了吗?”
  林岩点点头,说“吃了。”
  丁一说:“你忙,我上去了。”

  说着,她开开门就往出走,这时正好江帆开门,丁一又差点没撞到他怀里,丁一抬头叫了一声:“市长。”
  江帆淡淡的“嗯”了一声,没有看丁一,而且对着里面的林岩说道:“小林,拿壶开水。”说完,转身回去了。
  丁一尴尬的站在那里,脸就红了。
  林岩冲她做了鬼脸,说了声:“等会儿。”赶紧弯腰拎起水壶就过去了。
  丁一没等他,而是快步向旁边的小楼梯走去,她不能等林岩,因为她感觉自己的眼泪就要掉出来了,她实在想不出市长为什么这样对他,难道就因为自己当初那个轻浮的吻吗?隐蔽在小楼梯的黑暗处,她听见了林岩进门的声音,抹了一下悔恨的眼泪,便往楼上走去。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市长最近对他越来越冷淡,冷淡到都不肯看她一眼,难道,就因为她亲了他吗?一想到这个问题,丁一就羞愧的无地自容。
  丁一当然揣摩不到江帆的心思,她就认为是自己主动亲了他,让他就以为自己是轻浮的女子,不可爱了。每当看到市长那张冰冷的脸,甚至都懒得看她的时候,她就羞愧不已。甚至怀疑,这还是跟她叫“小鹿”的那个市长吗?还是亲切的摸着她头的那个市长吗?还是那个星夜兼程送自己回家在车里吻自己的那个市长吗?还有,那个救了自己、抱着自己还不停安慰她的那个市长?男人,都这么善变吗?

  是啊,男人不但善变,男人还靠不住,那些花言巧语海誓山盟还不都是男人说的?最后都是男人当了负心汉!
  丁一想到这里,在心里哼了一声,心说,你不就是市长吗?市长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亲了你一下吗?过几天我就要离开这儿了,你再怎么冷脸热脸我都看不见了!
  想到这里,她使劲擦了一把泪水。
  回到宿舍,就开始收拾自己的抽屉。这时,就看到了一个纸袋里装着的照片,是年前江帆给她和小狗照的合影。
  对于照片,丁一还是会欣赏的,她家很早就有相机,因为爸爸经常要翻拍他的画作,拿出去发表,也经常给她照相,在爸爸的熏陶下,她对摄影还是多少懂得一些的。
  江帆照的这几张的确不错,无论构图还是用光,以及抢抓人和狗瞬间表情上,都很恰到好处,尤其是江帆别在她头上的那个蝴蝶结,和小狗头上的蝴蝶结相互呼应,自然,和谐。奇怪的是,小狗居然也好像在笑。
  由于年前照相馆不收活儿了,所以这些照片她刚刚冲洗出来,本来江帆说一定要给他看,但是鉴于年后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对自己的冷淡,她就没给他看照片,而是把他机子里原有的几张风景照给了他,现在丁一还记得当时给他送照片的时候,他正在打电话,看见丁一进来他同样是没有看她,她把照片放在桌上后,就走了。她原以为他会跟自己要那些照片看,但是没有,就好像他不曾记得还给自己和小狗照过相?

  想到这里,丁一把照片放进纸袋,收进一个档案袋中,将抽屉里的学习用品装在一个纸箱里,好像明天就要走了似的。收拾好这一切后,她居然呆呆的坐在床上,看着桌上的纸箱发呆。
  彭长宜这几天忙的不可开交,不是出入丧葬现场就是坟地,沈芳规定他要是回家的话必须洗澡换衣服才能回来,另外,晚上超过九点不许回来,因为孩子小,怕他把不洁之物带回家。
  别的机关干部几乎和彭长宜的待遇差不多,考虑到这项工作的艰巨性和不可预见性,彭长宜和任小亮商量后,在各个办公室都加了一张床,供夜间值班人员用。
  这天,彭长宜见可能没什么事,准备下班回家,想在家舒舒服服睡个觉,最近一段时间他都没有踏实睡过。刚到家端起饭碗要吃饭,电话来了,是北关村主任老周打来的,说他的老泰山要不行了,岳母背着他,正在和几个舅子商量偷埋的问题,他是无意听到的,要工作队快点拿主意。
  彭长宜说:“好,你密切注意,先设法知道老人到底咽气没咽气,我们马上就到。”
  彭长宜已经跟市政府签订了责任书,辖区内不能新增加一例土葬。相比于平坟复耕,保证火化的难度要大的多。由于有了以前两次全省范围内的平坟复耕运动,这次平坟工作到不是很难,难的就是确保不新增坟头。
  彭长宜说着就开始穿衣服。沈芳嘟着嘴说道:“单位就你一个人吗?别人都死绝了,别忘了你是主任,主任什么事都得亲自去干吗?”
  彭长宜说:“这项工作不同寻常,我不亲自盯着稍微出点差错,到时麻烦的还是我。”
  “北城也不是你一人的北城,我看人家任小亮穿的干鞋净袜的还陪老婆孩子遛弯呢?你到好,看看你成什么了,胡子拉碴,晒的跟煤球一样了?”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特别反感沈芳拿他跟任小亮做比较,好像任小亮怎么着,他彭长宜必定要怎么着。想到这里就没好气的说:“他是书记,我哪能什么事都让书记出头啊。那样工作就被动了。”
  “那你也是一把手啊,你手下的人哪?”
  “我手下的人现在都在单位值班,就我今天回家了。”彭长宜生气了,“北关这户是个难啃的骨头,又是村干部的亲属,这事必须圆满解决。再有,我也不是什么事都是亲自去干,但是我总不能别人在前面冲锋,我在家里搂着老婆孩子睡大觉吧?那样的话以后就没人跟你干了,主任和书记的角色不一样。”
  沈芳见说服不了他,就嘟噜着脸说:“晚上别回来了。下次再回来,把衣服脱在外面,扔在窗台上,不许穿着进屋。”
  “你知道外面都怎么骂你们吗?”沈芳突然说道。
  “我不想知道,你也别学。”有些话他早就听说过了,但他不希望这话在经沈芳的嘴学说一遍。
  哪知沈芳跟本就不顾忌他的态度,就说:“骂你们是挖坟掘墓的强盗,是土匪,还骂你们断子绝孙……”
  “闭嘴!”
  彭长宜冲着大喝一声,吓的沈芳一哆嗦,下面的话就没说出来。

  “你让我耳根清净点行不行,这种话你还拿回家说,还嫌我听的不够多是吧?”说完,摔门出去了。
  沈芳也觉得自己过分了,这话刺激了男人,看着没有动筷的饭菜,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了。
  娜娜说:“爸爸又值班去了?”
  沈芳呆呆的说道:“是啊,工作比咱们重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