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21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继续往前,在村子的旁边停了下来,打算从他们那里借个座机打一下。
  车上的人都有些口渴,于是一起下车,沿着一条小路往村子里头走,顺便找户人家喝口水。耳畔传来了阵阵的锣鼓喧天,这调调,几个人一听就熟悉,二胡手老张开口道:“花头台”。
  这村子也有唱戏的班子,沿着一条沥青路继续越往里走,沿途的房屋虽然门口都挂着大红灯笼,只不过房门都是关着的,估计是去庙堂里看戏去了。
  日期:2017-08-12 02:17:21

  灰暗的路灯下,我们一行人朝着传来锣鼓声的地方走去,声音越来越响,不多时眼前出现了一栋庙宇,样式精奇,有些年代。此刻大门正紧紧的闭着,从里头隐约的传来唱腔,那唱腔委婉绵长,声线唯美,很是动听。
  班主和他老婆也是唱角,听到这声音也是免不得赞叹一番,我走在后头,他们几个走在前头,可能是因为同行的关系,似乎迫切的想进去看看这个戏班子演的有多精彩。
  可正在此时,我一个回头,发现刚刚的来路已经不见,四周飘散着浓雾,心里陡然间有一丝不安的异动,下一刻,又瞅见从灰暗中冒出一个人影,看不清脸蛋,长发披在脑门,穿一身古时的衣服,轻飘飘的往这边而来。
  不禁身子打起寒颤,那人影从我身边轻飘飘的过去,瞅都没瞅我一眼,速度极快,越过前面的众人,直接朝庙堂飘去,庙门没打开,它是直接穿透进去的。
  心思不妙,因为紧接着,我身边不断的出现类似的影子,大多看不清模样,装扮也不一,有明代的,清代的,民国的,忽的迎面飘来一群人影,莺莺的发出声响,其中一个似乎瞧见了我,用手掠了掠垂在脑门的头发,露出半张脸来,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半张脸上居然是腐肉,上头还爬满了蛆,胸口一阵作呕,忍不住吐了起来。
  见我这番模样,它似乎很得意,哼哼唧唧的笑了起来,我寒毛骤起,身子不断的哆嗦,往日里,拉尸体的时候,虽然也见到过这些东西,可是那模样也没那么恐怖,又或则它们也没这样吓唬我啊!
  它似乎还不满意,紧接着又吐出了一截红腥腥的舌头,直接垂到了胸口,强忍着心中的不安,转过身子,只见班主他们正准备推开庙门,我大吼一声:“别动”
  他们似乎没听到一般,相继走了进去,我叫苦不迭,心知不妙。
  日期:2017-08-12 02:31:06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脑海中开始不断的出现这个问题,突然想起,老话不是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你越怕它,它越得寸进尺,你要是凶悍一点,保不齐它就撒腿跑了。

  感觉到吓唬我的那个东西朝我这边飘来,我长吁一口气,壮了壮胆,咬牙切齿一番,瞪大双眼,表现出一副狰狞的模样,猛的一个转身,正好于那家伙一个照面。
  坦白说那一刹那,我的裤裆已经湿了,它的模样有多恐怖,我找不到形容的词语,只不过我故作镇定,同时把自己表现的凶神恶煞,眼珠子瞪的暴起,牙齿吱吱的咬着,鼻尖不断的颤抖,它唔唔一声,缩回了身子,收回了吓人的模样,也就和死人的样子没什么区别,苍白毫无色泽,它的眼神中出现了怯懦。
  我见这招有效,它也退缩,我反倒再次把眼睛瞪的越大,嘴里也发出张飞般的吼吼声,它呜呜呜的似乎被吓的不轻,一溜烟的消失不见。
  长吁一口气后,回过身,这四下里一片黑暗,浓雾迭起,四周的建筑,总觉得弯弯曲曲,漂浮不定,有时候斜这边,有时倒那头,都是那么的不真实,想着班主他们已经走进庙宇,不禁为他们感到担忧。
  挣扎了许久,反正此刻也找不到出路,如果要出意外,自己也免不得一死,还不如拼一拼,走进庙宇,找到他们,和他们说清楚,正所谓人多力量大,即使再怎么的,人多了,主意也多。
  日期:2017-08-12 02:45:12
  长叹一口气,继续瞪着眼,装着狰狞恐怖的模样,大摇大摆的往前,推开了庙门,只见里面人头涌动,戏台下坐满了看戏的‘人’,一个个聚精会神,戏台上的木偶提进提出,锣鼓喧嚣,好不热闹。
  时而有几个‘人’会瞥眼看看我,可是我都会瞪眼怒目视之,它们也就缩回脑袋,不再理会,继续看戏。
  我看到前面有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二胡手老张,犹见他正看的入神,偶尔还会拍掌叫好,我蹑手蹑脚的走到他旁边,轻声的喊了喊他。
  他转头看了看我,诧异的问道,你到哪去了,我那个气啊,也真是的,还有心思在这里看戏。我说老张,他们几个哪里去了,我们赶紧走,这里不干净,他指了指前面‘人’群中的班主他们道:“都在那,什么干净不干净的”再次把目光投向戏台,兀自赞叹道:“这戏班子啊,唱的真不错,打鼓的也高明,二胡也拉的好,佩服啊佩服。”
  我寻思老张可能还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准备找班主他们,可是一个不小心瞥眼看到戏台上,那些人是多么的眼熟,不免震惊一番。
  提着木偶的两个唱角不正是班主夫妻两,二胡手不正是老张,敲锣的那个不正是老刘。感情这一台戏都是我拉回来的这个戏班子在演绎。
  我有些零乱了,看了看旁边的老张,同样他就是老张啊,怎么台上又出现一个老张呢,幻觉,这一定是幻觉。
  我再一次推了老张一把轻声说道:“老张,你看那拉二胡的是谁”
  老张朝我手指的方向看去,继而木讷的看着我说:“不认识啊!”
  我的天呐,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张看来是指望不上了,无奈只好往前几步,去吆喝台下的班主他们。
  日期:2017-08-12 03:12:58
  “班主,班主”,我悄然走到他们旁边,其他人都在,唯独少了吹唢呐的老谢。
  班主没理会我,继续看的出神,其他几个人同样只是瞄了我一眼,似乎根本不认识我一般,我彻底无语了。
  “金水兄弟”,这时,我似乎听到有人在喊我,撇过头去,乃见不远处老谢凝着眉头向我招手,压低着嗓门喊:“过来,你过来。”
  总算有个正常的,我急匆匆的挤到他面前,他的脸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显然他还清醒,忧心忡忡的说:“都着道了”
  我点点头,不过心里却好受了许多,至少看情形,老谢还正常,我焦急的问他什么情况,他说他进了这门之后,就发现异常觉得不对劲了,果然,没多久班主他们就着道了,而他不知道怎么的还保持着清醒,于是左右找庙门,准备出去,可是辗转了几次,明明看到大门就在那,可是等他走过去的时候,就发现前面是堵墙,而庙门又出现在另一个位置。
  我有些手足无措,问该怎么办,他愁眉不展,想来也没什么办法。
  “先找到庙门,走到外面再说”他想了想道。
  于是,我们两人开始在这庙宇的墙沿徘徊,可是任凭怎么找,也找不到出口在哪里,差不多已经心灰意冷的时候,突然的看到一个人影朝我这边飘来,我旋即瞪眼怒视,可是那人影越走越近,等我看清楚她的模样的时候,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

  她穿一件紫色的衣服,看样子是个现代‘人’,模样很俊,没有露出唬人的样子吓我和老谢,它看了看我,神情很是怪异,片刻后流露出一丝友好,应该没有恶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