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20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一到过年可就不一样了,即便在城里买了房的人,都会回到农家和家里人一起过年,其实说真的,城里的生活未必比农村来的悠哉,虽然高楼大厦,现代化的住房精致奢华,只不过关上门后,估计连对面屋子是谁都不知道,也就没有了邻里间的说法。
  可农村不同,邻里之间有说有笑,这里串门那里串门,谁家有好东西吃,都会毫不客气的捧一点在手心里头,一点也不生分。
  大人们会聚在一起打打麻将,玩玩扑克,小孩呢,这些日子每个口袋都会塞满炮仗。

  走亲戚的,带女朋友回家的,带男朋友见父母的,总之那种氛围令人无限回味。
  日期:2017-08-12 01:13:15
  初四的晚上村子里头各家各户都派人开会,说是开会,也就是商量唱戏的事情,比如说今年哪个大队负责唱戏班子吃饭睡觉的问题,整个村子有四个大队,一年年的轮着,今年戏班子是你这个大队负责吃饭睡觉,那么下年就是另外的。
  这也是没办法,农村没有旅馆之类,所以只有这样安排,后来村长说起接戏班子的事情。戏班子是邻县的。开车去要两个小时,接是小事,问题是农村外地回来的一些人基本都是小车,可是戏班子有很多道具,载不了。

  有人提议说让我的车子开去,立马有人呵斥道:“扯淡,金水的车子干嘛用的,咱们可是去接戏班子来唱戏给菩萨听,你用那车子,多晦气啊,不成。”
  也是,我的车子自去年年末停顿之后一直停在村口,用油布遮着,别说接戏班子,就是平日我自己走亲戚什么的,也决计不会开那车,再则,其实村里人倒没说什么,反倒是我自己觉得不妥当,连车子都没开进村。对于这点,很多老一辈还夸赞我,说我懂事。
  日期:2017-08-12 01:15:18
  年初四,从舅舅家回来,正好遇上村里来凑木偶份子钱的村民,今年我们村的木偶戏正月初五开锣,平摊下来,每个人15快,我给了100没让找,收钱的也不客气,反正这钱是用在集体的,随着人们生活水品的日渐转好,村里很多人都不在乎些许份子钱。虽然说一个人头15快,可是往往都会多给一点,比如一家四口人,本来要60快,那么递上一张100的以后基本都不会要求找回去。
  本来今年准备演三天的木偶戏,后来统计了下份子钱有的多,于是就做了五天。
  初四的晚上村子里头各家各户都派人开会,说是开会,也就是商量唱戏的事情,比如说今年哪个大队负责唱戏班子吃饭睡觉的问题,整个村子有四个大队,一年年的轮着,今年戏班子是你这个大队负责吃饭睡觉,那么下年就是另外的。
  这也是没办法,农村没有旅馆之类,所以只有这样安排,后来村长说起接戏班子的事情。戏班子是邻县的。开车去要两个小时,接是小事,问题是农村外地回来的一些人基本都是小车,可是戏班子有很多道具,载不了。
  有人提议说让我的车子开去,立马有人呵斥道:“扯淡,金水的车子干嘛用的,咱们可是去接戏班子来唱戏给菩萨听,你用那车子,多晦气啊,不成。”
  也是,我的车子自去年年末停顿之后一直停在村口,用油布遮着,别说接戏班子,就是平日我自己走亲戚什么的,也决计不会开那车,再则,其实村里人倒没说什么,反倒是我自己觉得不妥当,连车子都没开进村。对于这点,很多老一辈还夸赞我,说我懂事。
  日期:2017-08-12 01:40:48

  最后从隔壁村借了一台农用车,村长又让我当驾驶员,开着车子去邻县接戏班子,我自 然没有拒绝的理由,村长还包了一个红包给我说,大过年,第一次出车要大吉大利。当然这红包也是份子钱里头拿的。
  第二天早上,准备出发的时候,母亲也包了一个红包给我,同样说了开年利市,大吉大利的话,发动了车子,缓缓的驶出村,去邻县从县城走的话,上高速也就半个小时不到,可是我这乡下去县城要一个多小时,算一下一趟就得两个小时左右。于是我直接操近路,从山路过,也就一个半小时左右就能到达目的地。
  到了那里的时候才早上9点钟,和戏班子的人一起帮忙把道具之类的搬上了车子,因为时间比较赶,下午就得搭台唱戏,所以随便吃了点东西之后就启程上路。
  戏班子共有六人,一男一女是唱曲提木偶的,另外四个是配乐,也就是和我舅舅一样的手艺人,吹唢呐,拉二胡之类。这些人平常的时候也各自有自己忙活的事情,只不过每逢过年的这段时间聚在一起。
  车子的前面除了我之外,坐了四个人,而班主和他老婆也是敞亮,居然坐在外头。说实话大冷天啊,也是有的受。

  慢慢的驶出城区,零星的能听到爆竹声,似乎随便哪里都蔓延着过年的氛围。因为走的是山路,所以道路比较颠簸,而且两县交界处是一处无人区,四下旷野,冷清的很,道路两旁偶尔能出现几座孤坟。
  二胡手是个健谈的人,60来岁,红光满面的。坐在副驾驶位,他说这一带以前是乱葬岗,很多无名孤坟,因为是白天,说这些东西也没什么避讳,我也是有的没的和他闲聊起来。
  可是开了半个来小时,逐渐发现有一丝不对劲,瞥眼看到一个路标,总觉得之前已经路过了,心里突兀间有些纳闷,又开了一段路,同样的弯道,我似乎刚刚不久前也已经绕过了呀!
  以为是这路段相似的路况而已,可是继续形势,我敢断言,好几处位置我明明已经来过,此刻我已经没有心思和他们闲聊,打起精神凝视前方,而他们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一直又过了很久,我憋不住和他们说道:“几位师傅,你有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坐在后头的一个50岁左右的鼓手凝眉说道:“我发现了,只是没急着说,以为转瞬就好了,不成想,那么久了还是这样。”
  车子里头的几个人都意识到了这诡异的事情,他们都是上了年纪的,这类事情就算没有经历过,也听说过。二胡手说:“你这车里有没有炮仗”
  我摇摇头,哪里有那东西啊,几个人心思都开始沉重起来,联想到刚刚说的这一带都是乱葬岗,那心揪的可愈发厉害。
  日期:2017-08-12 02:00:08

  葬岗,那心揪的可愈发厉害。
  我慌乱的拿出手机,想给人拨打电话求救,可结果手机居然没有信号,同样其他几人的手机也没有。
  车子一直在同样的位置绕,而车后背的班主和他老婆也发现了情况的不妙,只可惜这会儿,整辆车子,我们7个人都陷入到了一种迷阵当中,天色逐渐的黑了下来,我们出发的时候可才上午十一点,虽然车子在这绕了很久,可总不至于那么快就到晚上了。
  心里说不尽的烦躁和苦闷,倒不是特别的害怕,片刻过后,外面已经一片乌漆墨黑,我打开了车灯,继续漫无目的的朝着明知道要重复的山路往前开,开出一里路,突然的发现前面有灯光,有路灯,在往前一点,已经可以看到农家门前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连绵百家,这是一个村落。

  几个人舒了一口大气,总算走出来了,我知道这回儿老家的那些人肯定是急坏了,一个个都在等着我回去,本来下午是要搭台唱戏的,这回倒好,免不得被一些长辈指责,无奈的掏出电话想给他们打电话解释一下,可是结果手机依旧没有信号,他们几个的手机同样也是处于这种状态,想着估计是这山坳坳本来信号就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