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8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从后面搂住,邢静空出手来就捏摸着杨秀峰那腿间的祸根,两人在一起,更直接地体现出**的需求。杨秀峰觉得自己和李秀梅、邢静等,在这方面上都有着更为默契之处。扭身面对杨秀峰,邢静也就为他解脱着身上的牵绊。等杨秀峰只余下小裤,顶得老高时,邢静蹲下去用脸在外面磨蹭着,宝贝似的,让杨秀峰欲念更炽。
  邢静磨蹭一会,将那难看的东西放出来,仰脸看着杨秀峰,用嘴狠狠地吮吸了下。杨秀峰兴致一下子就爆出来,按住邢静的头使力地王深处刺进去。可还是觉得有力无法使尽,弄出来将邢静拉起,让她趴在床沿狠命地刺进去。
  邢静先给弄得猛烈,一口气给憋住,脸就红起来。等她回过气来,见杨秀峰狂猛地往自己里面杵,回头看着他,配合着等他先过这一关再说。

  等杨秀峰心满意足后,邢静也软乎乎地躺在床上,两人眯着眼样好了精神。邢静说,“有这样苦着自己的必要吗,才不信你在省城里就那么乖……”
  “要怎么样才相信?要不我们再来……”
  “疯了啊,省省吧,佳佳知道你回来不会放过你的……”
  “刑姐,有件事要跟你说说。”杨秀峰说,将雄健斌要在开发区里发展房地产的计划说出来。邢静听着也就听出明天来了,“市里是什么态度?”
  “现在还没有准信,但想得到的。这样的事,那些人会不动心?”杨秀峰说。“问题是我们先找到这样的消息后,就要好好地运作,国土这边归谁来主事,得争取到位才是。”

  “我知道要怎么做的,现在就准备会不会让其他人也惊动起来?”邢静说,对于在场面上的运作,他说有着体会的。
  “没事,谁会想到?市里的口里说出来的话,九成是以招商引资创造条件为籍口,我在开发区里还是有说话的机会的。周勇那边也是你去说为好,万一……”
  “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佳佳他们怎么办?”
  “这时候还不是机会,等第二步吧,太急了会让人看出什么来的。”

  钱维扬从省城里回来后,对杨秀峰转达雄健斌的在开发区里的提议,还是下不了决心。省里领导听过他的汇报后并没有做什么暗示或提示,只是不着边际地说了些省里的问题。钱维扬知道这样的事,领导是什么样的态度,下面怎么搞自行决策,他不会参与。
  这也说明这样的事是有一定的风险,不过,在短期里要改变市里的政绩数据,还有什么来得更直接些?将开发区里进行规划,划出一片生活区来,市里招商建设。这也是招商吧,而且见效也快,又为今后的招商打下基础,怎么说也都能够说得过的。至于修建出来的住宿区,怎么样来用,此时也不急于明确,等过了这一大关口后,再处置都有很多的选择。
  在市里,要商议这事该怎么样决策的人还是很难找的,杨秀峰随不错,但他的意思很明显。要不是心里赞同,也不会将雄健斌这样的主意传达到市里来。但自己内心里何曾不想做这一件事?反复思量过,当真是有利的方面大得多。政绩上,会在短时间里改变提升,而且是实实在在的业绩,对开发区使用地点利用率上,更有飞跃式的进展,这些都是自己目前最需要的东西。当然,具体运作里,钱维扬自然知道由雄健斌等人来操作这事,自己会有哪些利益的,都不需要去想。自己不参与具体的事,交给杨秀峰去做,就可进可退的万全之策。

  市里其他人会有什么意见看法?会不会有阻力?钱维扬不得不想到徐燕萍。用建设生活区作为出发点提出来,对今后的招商引资确实创立一点条件的,只是,背后的事要想瞒过徐燕萍和刘君茂,自然也是瞒不住的。在开发区里,由市里统一建设开发区里的生活区,这也是一种新的提法,在理论上未必就站不住脚。徐燕萍要反对,那也就是时机的问题,时机上就大有可争论的了。
  项目提出来,可有开发区那边提,有杨秀峰找角度来给市里说这一件事,完全不必钱维扬去伤神。一个得力的帮手,必什么都重要。对杨秀峰这个人,钱维扬如今很看好也很看重,几乎他提出书面要求来,都没有回绝过。当然,杨秀峰也很注意自己的分寸,没有无止无尽地贪得无厌,这样的人才让人信赖。
  直接提交常委里讨论决策,占优势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毛达和那边却是要先做好沟通。房产里的利益有多大,钱维扬心里有数,毛达和等人心里自然也会有数的,这样的巨大利益,要想避开它们显然是不可能的,毛达和等人也不会甘愿就这样给钱维扬一个人吞下。要先达成协议才是最好的做法。
  在这个问题上,钱维扬也知道几个月的竞争上,虽说决定权完全在省里的竞争与斗争,但市里原市委书记的意见也不可忽视,想上面汇报时也占一定的分值,省里会给予考虑到的。市里情况的复杂性,钱维扬市场在分析权衡,对这些事很敏锐的。
  要是通过这件事来对毛达和进行表态,将双方的利益系联在一起,保证了毛达和在近期的利益不受损害,对毛达和说来也是喜而见到的。
  毛达和已经满届,加之他的年龄快要到杠了,实则没有什么指望升一步了。他心里也明白,自己没有进步的可能,只期望平稳度过后,省里能够看到他在柳市这些年来的努力,在省里给他一个稍微有面子的位子,就谢天谢地了。这种可能性对毛达和说来,都是不太大的。主要是因为在柳市里的威信不够,建树就更谈不上了。
  而在市里,他的利益也会随他退下来,会受到更多的挤压,还能够留下多少来,此时毛达和也该为这些事着想了。与钱维扬联合对他说来说最可靠的,钱维扬最让人看好的一点,那就是答应的事不会变卦,对下属如此,对盟友也是如此。钱维扬知道毛达和对他是什么样的印象,两人在这些年里斗争与结盟是家常便饭了,对各系的心性也是很熟悉的。
  徐燕萍不会对毛达和看好的,今后或许不会打击他、挤压他,但要想再让他得到多少利益,这种可能性就小。即使徐燕萍不计较,但刘君茂等人哪会在由着毛达和占去利益?只要稍加分析,钱维扬相信毛达和也是能够看穿这一点的。

  电话里约见毛达和,毛达和在办公室里有些百无聊赖的感觉。这段时间对他说来,也是极为难过。省里一直都不肯对他有所表示,连安抚的话都懒得多说,只是要他安心做好工作,站好最后一班岗,相信组织会对每一个同志都是公平的。
  在省里不能够说什么,回到市里毛达和也不敢乱来,知道省里也估死他是这样,就怕到最后换届时,将他直接就下在柳市市里,那天以后的日子会更加黯然。
  见是钱维扬来的电话,毛达和心里就动了动,对钱维扬有足够的认识的。但毛达和也知道,钱维扬和徐燕萍两人的争夺,他在其中还是有一定的价值的,这样的价值要不加以利用,为自己多争取一些,今后谁还会理会你?不过,有价值处要用足,但又要把握好分寸,可不能够将人给得罪了,留下后患那就更糟了。
  “老钱,不忙啊。”毛达和淡淡地说,透出些亲近感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