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32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笑眯眯地说:“我听徐杰说你这两天很累?是不是有工作上的压力?”
  “没……没有,”江小米摆摆手,低下了头。
  “说说吧,瞧你这一脸的委屈,还说没有!”张清扬笑道。
  “我就是自责,种子事件没有管理好,让您在调研组的领导面前抬不起头,我……”说着说着,江小米的眼泪打着转,看起来说得是实话。

  张清扬拍着她的小手说:“这件事不怪你,过去了就算了,你只要以后认真工作就行了!”
  “嗯,还有……”江小米的话没有说完,接着说道:“种子事件以后,昨天晚上赵书记批评了我,说我年轻不懂事,没有经验,以后有工作要多向他请示,这个……”
  张清扬明白了,早就心有怨言的赵明书记想趁着种子事件的发生,继续掌控农业集团。他摆摆手,笑道:“你是农业公司的经理,有工作向徐杰汇报,或者向我汇报,不需要向他赵明汇报!农业集团由市委也就是我直接负责,连兰马县的领导都无权干涉。赵明只是炮台乡的书记,明年也就退了,他没有这个权利!你啊……不用在乎他的想法,做好你的工作就行了!”
  “我……我明白,可是赵明书记是我的恩人,过去提拔过我,现在……”江小米一脸的为难。
  “做工作如果前怕狼,后怕虎,总担心别人不理解自己,那还怎么做?你想得太复杂了!只要把这项工作搞好,不用去管其它人的想法!”张清扬教导道。
  “我……我明白了,看来是我太笨了!”江小米咬着嘴唇。
  “好了,别自责了,你早点休息,明天向高部长介绍一下详细情况,我可不想明天高部长看到你像睡不醒似的!”
  “我……我不会的……”江小米站起身,又羞涩地脸红了。
  “那就这样吧,不要有什么负担,出了事情还有我呢!”张清扬转身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送走调研组的领导,张清扬第一时间把郑一波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听他汇报案件的进展。经郑一波调查后发现,农业集团副总经理、炮台乡乡长齐长富的确与农资公司办事处存在金钱往来。

  就在农业集团结把种子款打过去以后,齐长富的账户上多了不明款项10万元。抓捕齐长富以后,他也老实交待,这的确是办事处的经理送给自己的“回扣钱”,但是他并不知道这批种子有问题。
  张清扬对郑一波说:“我想齐长富说得也许是真实情况,如果知道这批种子有问题,别说10万,就是给他100万他也不敢这么干!”
  “是啊,现在只有抓到办事处的经理李维新了,不过……”郑一波说到这里略有迟疑。
  “不过什么?”
  “据刘长富交待,招商局局长王洪兵、兰马县县委书记柴军与李维新的关系好像不错,也是他们介绍齐长富去李维新那里买的种子。”
  “有这事?那你问了他们没有?”张清扬的精神都挑了起来。
  郑一波叹息道:“我找王洪后和柴军谈过话,看起来他们早有准备,承认了之前与李维新的关系确实不错,为他在江洲建立农资公司办事处提供了帮助。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李维修是骗子,更没有什么金钱往来。”
  “也就是说,你没有证据证明他们与李维新有特殊关系?”张清扬很聪明地问道。
  “是的,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找到李维修,那么一切都是我们的推测!”
  “我知道了,你赶紧去忙吧!”张清扬烦意乱的挥挥手,真没想到王洪兵与柴军也与这事有关系。
  “张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破案!”郑一波看出张清扬心烦,拍着胸脯保证道。
  张清扬点点头,送走郑一波,独自坐在办公室里出神。
  临下班之前,张清扬接到了父亲刘远山的电话。调研组回京,农业改革示范区的种子事件便传开了。无论高部长再怎么维护张清扬,调研组中必竟还涉及其它部门的干部,在这些人中可未必都是支持刘系的。
  “怎么样,压力很大吧?”刘远山的语气很温和,他也知道儿子现在面对的是什么局面。一个处理不好,种子事件被对手抓住,就有可能至他于死地。
  张清扬苦笑道:“您……知道了?”
  “呵呵,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知道嘛!”刘远山长叹一声,他也替儿子担心,语重心长地说:“虽然问题不大,但是影响很大啊,你的眼光不能单独放在这件事上,要注意反弹,明白吧?”
  张清扬若有所思地点头,他明白父亲是暗示自己不要一根筋查案,多多留意身边人的情况,不让对手有可乘之机。

  “爸,我明白了,这里的事情,您放心,我有能力处理好。”
  “嗯,我相信你,总之……我相信如果单从种子事件而言,上头是不会抹杀你的农业改革。”
  “爸,这是唐先生的意思?”张清扬心头一松,他不怕对手趁机搞事,怕的就是上头不理解自己的难处,也跟着向农业改革动手,那样就难办了。
  “谁的意思你就不要管了,还是处理好手头工作吧,先这样。”刘远山放下电话,抬手捏了捏额头。从政一辈子的他,深知这件事可以扩大到何种程度。他真为儿子捏了一把汗。
  张清扬放下手机,抽出一支烟点燃,心中着实烦闷。有人敲门,铁铭推门走进来。
  “有事?”张清扬问道。
  “我看看您是不是需要泡茶。”铁铭微微一笑,为张清扬的茶杯里续了水,然后像是自语自言地说:“刚才方市长去了省委那边……”
  “哦,你怎么知道?”张清扬头也没抬。

  “我刚才和孙文龙通过电话,有份文件要传给他,结果他顺嘴说在省委。”铁铭说话时透着小心。
  “呵呵,你到是机灵!”张清扬看了铁铭一眼,满意地点点头。
  从孙文龙在省委联想到方少刚也在省委,再联想到领导与方少刚的明争暗示。铁铭马上醒悟到也许这条信息对领导有利。
  “省委……看来他应该是去找米副书记了啊!”张清扬点点头。
  铁铭没应声,缓缓退了回去。
  “等一下!”张清扬突然叫住他,“我记得去年好像对你说过,兰马县有点问题,是吧?”
  铁铭点点头,虽然不明白领导的意图,便仍回答道:“是的,我和孙文龙提过两嘴。但这事后来好像不了了知了,没查出什么问题。”
  “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张清扬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在他看来如果那边准备反扑,自己就是时候利用手中的这张牌了,这个局可是设下了太长的时间。本来不想现在用到,但看情况方少刚与米丰收准备干点事情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