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02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们学校怎么了?”梁健皱着眉头问。项瑾笑笑,道:“也就是一些听来的事,现在学校里的争斗不比官场少。所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话说得还真是没错。”
  确实,这话说得是没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回去后,时间也不早了,洗漱好之后,就躺到了床上。项瑾很快就睡着了,可梁健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他担心吵醒项瑾,索性就起来,披了件衣服,去了书房。
  书房门一关,梁健从抽屉里找了包烟出来,点了一根,坐到了窗边。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抽烟了,去美国之前,心情不好便会抽根烟冷静冷静,累了也会抽根烟提提神,去美国之后,考虑到孩子,再加上心态的变化,也就自然而然地将抽烟这个事给忘了。可今天,他倒是又想起抽烟了。
  烟雾被顺着窗户吹进来的风轻轻拍在脸上,熟悉的味道,让梁健烦躁的心,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他回想今天在张一山家中跟张一山对话,再联想那天蔡根邀请他参加的饭局,沈青进门的时候,张一山说过一句话:男人等女人天经地义。
  这句话要是单独听,似乎也没啥问题。当时梁健也没留意,可此刻往深里一想,就觉出些不对味来了。
  沈青和蔡根之间的那点暧昧,连梁健都看得出来,张一山这样的老狐狸,会看不出来?他当着蔡根的面说这样的话,未免轻佻,未免有些不将蔡根放在眼里。
  这么一想,梁健倒是心里豁然了。他连蔡根都不放在眼里,那么今天晚上他对他的那种傲慢态度,倒也合理。项部长虽然曾经是部长,但到底是退休了。张一山这样傲慢的人,不看项部长的面子也正常。
  既然所有一切都合理,那么梁健也没必要不开心,想通了之后,梁健心情就轻快了不少。张一山这样什么人都不在眼里的人,要想让他帮忙,恐怕也就只能靠送东西了。梁健想到项瑾留在那里的那副画,想到当时自己气极还想要拿回来的心思,不由笑了出来,看来自己在有些方面,确实不如项瑾。
  东西放在那里了,张一山肯定能看到。就是不知道,老丈人准备的这幅画能不能打动张一山。
  再想及,他们去的时候,走的那个人。

  梁健收回心思,将抽了一半的烟掐灭了。张一山这边,到底能收到怎么样的效果,就看天命了。至于朱明堂这边……
  蔡根提供的那条路,如果梁健要插手部队那边,最好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找老唐。可是,这件事,如果找老唐帮忙,那还不如就直接让老唐帮忙把自己弄到主任那个位置上去,何必再花这样的心思。
  而且,他之前多次找小五帮忙,其实已经相当于在‘作弊’了。
  梁健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这件事就不去找老唐了。朱明堂那边,我先去试试看,如果不行,那这件事就听天由命吧。

  他该做的做了,要是真要让他低声下气的去求人,把自己放到尘埃里去,那他也做不到。总之,能上最好,不能上,那就等下次机会。总是会有机会的。
  如此想开,心里便也豁然了。
  此刻清醒,也睡不着。梁健索性就在书桌边坐了下来,翻出昨天小五送来的那些资料,仔细地看了起来。昨天老丈人说,董斌这人还是不要招惹为好。但不招惹归不招惹,既然资料都已经送到手上了,看一看总是无妨。而且,因为这件事,他和董斌已经打过交道,万一董斌因此心中记恨,想要找他麻烦,他现在先做准备,总是比到时候临时抱佛脚要好。
  小五送来的资料,大多都是关于永安区这个项目的账目来往。这些账目,原本应该是绝密的东西,也不知道小五从哪弄来的。不过,他向来神通广大,梁健也习惯了。
  这账目的东西,是个很考验专业性的东西。要是做账的会计技能过硬,即使里面有很大的资金漏洞,也能把帐做得丝毫没有问题。
  梁健将这些账目看了几页,就花了眼。显然做这些账目的人,应该是个老会计,账目做得很平整,凭梁健自己是看不出任何问题的。
  账目看不出问题,梁健就看其他的。 其他的资料,是一些承包合同,和设备单等东西。梁健起先看不出什么问题,后来看着看着就发现了一些不对。
  一般,一个建筑工程被某个公司标下后,该公司会考虑实际情况,将这个工程肢解为几部分,然后再分包出去。这样的情况,在建筑行业并不少见。甚至,一些大的建筑公司在同时标下几个工程后,自己的能力有限,就会将其中一个或两个工程转包出去,他们只负责最后的验收。还有些公司,因为其本身没有达到参与竞标的标准,所以会委托一些专门负责竞标的公司去帮助竞标。竞标后,再由该公司转包给他们。

  这样的做法,严格来讲是不合规定的。但一般情况下,只要最后的验收合格,没人会去较这个真。从领导的角度讲,建筑商这样的做法,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一部分人的生存问题。只要最后质量过关,其他的也就不重要了。
  当然,这样的做法,势必会导致成本的上升,至于这个成本上升,最后买单的是谁,就没人会关注了。
  但,这样的做法虽然常见,一般的建筑商,也顶多就是一级承包,不会出现多级。也就是说,A标下这个工程后,因为某些原因将这个工程转包给了B。这是一级。多级的情况,就是B又将工程转包给了C,C转头又转包给了D……
  一个工程,假如工程预计投入一个亿,第一级转包,扣掉一笔钱,假设三百万。第二级,再扣掉三百万,第三笔,再扣掉三百万。这样,就多增加了九百万的成本。这九百万的成本从哪来?从原本A公司能获得的利益中扣?这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九百万的增加成本,最后绝大部分只会从材料成本扣除,或者转嫁到第三方(例如消费者)身上。如果是从材料成本中挤出这九百万,那么这个工程原本可以用A级的材料,就有可能只能用C级的了。也就说,整个工程的质量就会下降。这又涉及到了最后的验收……

  工程行业,是一个存在很大‘问题’空间的行业。一般情况下,只要工程不出问题,不会有人去追究,因为一拉就是一条线的问题。拉容易,但是最后这个烂摊子收拾起来难,所以,知道这个问题的人不少,但大家都默契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梁健也知道这个问题,所以在看到那些承包合同后,梁健就下意识地留意了一下,然后,还真看出了一些问题。
  而且,不仅在承包事情上有问题,就连那些设备清单上也能看出不少问题。首先,永安区的那个项目,不仅仅是一级的承包,肯定是多级的。因为梁健在这些承包合同上,不止看到了两个承包商的名字。其次,设备清单上的一些设备厂家,均是国内生产,而且大部分都是名不见经传的。这和当初董斌跟梁健说得‘都是进口设备’这一点,完全不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