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70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姑娘见万浩鹏一脸的惊讶,赶紧说:“万镇长,我是学生会团支部书记,所以考的是选调生,必须在基层工作五年。我父母在宇江,是宇江钢铁厂的职工,钢铁厂现在面临减产和停产的危险,父母没能力供我读研,所以,我参加了选调生的考试,刚好太平镇需要一个学财会专业的人,我报了这里,已经工作一年了。
  万镇长,我很感谢林镇长,他给了我很多的帮助和鼓励,才让我安下心来想好好工作,刚来的前半年,我没有哪一天不想走,没哪一天不想回学校读研,去江南或者北广工作,可父母我这一个姑娘,四十多岁才生下我,他们说公务员稳定,是铁饭碗,旱涝保收,最适合女孩子,为了父母,我才报考的。对了,万镇长,我叫欧阳雪,复姓欧阳。”欧阳雪一口气说了一长大串,大约看出了万浩鹏的疑惑,也大约是林大强事先对她介绍过万浩鹏的个性,说话,行事别弯弯转转的。

  万浩鹏一听欧阳雪的一番话,很有一种同是天涯人的感觉,他也是父母四十多才生下他,不同的是他父母是个小镇做早点的人,他也在学生会干过,只是他当年考的时候只是公务员,还没什么选调生一说,欧阳雪要幸运得多,而且留在宇江,还成了梁海宁市长的秘书,看来出生得早也是一种幸运。如果是现在,万浩鹏这种情况,怕也是直接分到下面乡镇来了。从乡镇干起,他这个年龄别想当了镇长了。

  “欧阳雪,林镇长既然把你带到了我面前,想必告诉过你要做什么,而且保密性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我给你两天的时间,把政府这一块的帐目列份清单给我,秦秋生再怎么控制,明面的财目,你应该看得明白是不是?
  另外,建立起一套属于政府口这边的帐目,我会在相关会议替你争取政府口这一块的帐目由你独立负责,你有信心做得下来吗?将来这一块的帐目会很多,很杂,我对林镇长讲过,要打造旅游业,要修路,要建学校,这所有的帐长明细你一定要亲力亲为,来不得半点马虎,你能做到吗?”万浩鹏此时望住欧阳雪问着。
  “万镇长,林镇长已经讲过此事事关重大,而且我在看过您写的贴子,写得真好,真感人,我们几个选调生都看哭了,所以,您放心,只要是您和林镇长让我做的事情,我哪怕不睡觉,不吃饭也要做好,做完善。只是,我担心秦会计会对我有想法,毕竟同一个办公室,他又是土生土长的志化县人,我毕竟是个外乡人,多多少少是被排挤的。”欧阳雪壮着肚子说着,这一年来,她和几个选调生都遭到了被排挤,溶不进当地生活的困惑。

  终于来了一个如万浩鹏这样的领导,几个选调生全部看到了希望和未来一样,在这个时候,林大强找到了欧阳雪,她当然会拼尽全力接受这份信任和工作,否则她学的全部知识又有什么用呢?不能学以致用,念那么多书不是白念的吗?
  “你只管做你的事,而且到时你负责的一块帐目与秦秋生会计不同,你不用担心这些问题。还有,你们几个选调生,哪天我抽空和你们好好聊聊,有什么想法和困惑直接和我谈,再说了,我也大不了你们几岁,应该和你们没代沟吧?我希望你们好好扎根基层,安心工作。”万浩鹏说到这里笑了起来,这一笑,欧阳雪的紧张感瞬间没有了,继续壮着胆说:“太好了,太好了,我呆会告诉他们几个,我们一直在私下商量,如果您愿意听听我们的想法,该多好啊,没想到万镇长真好,真好,真的愿意听我们的想法。”

  欧阳雪激动的说着,那张小脸也因为激动,涨得通红,通红。这小姑娘到处都小,很有点周冬雨的味道,不知道怎么的,万浩鹏一下子开叉了,想到了那个明星周冬雨。
  林大强对欧阳雪的表现显然很是满意,而且万浩鹏这么快委以欧阳雪重任,也让他挺意外的,这时插话说:“镇长还有事要忙,小雪,我们出去吧。”
  “好的。万镇长,您慢忙,我和林镇长先走了,我会尽快完成您交往的任务的。”欧阳雪说完,跟在林大强身后退出了万浩鹏的办公室。
  林大强和欧阳雪一走,万浩鹏才醒悟过来,林大强喊欧阳雪为小雪,看来他们之间很熟悉,难道林大强和欧阳雪之间也有那层关系?这念头一冒出来时,万浩鹏象是被蚂蚁咬了一口一般,内心不经意地疼了一下。
  万浩鹏好怪自己怎么会这种感觉,选定的培养人必须和他,和林大强之间是清白的才行,否则,工作不好做,特别是涉及到金钱这个敏感的东西时,男女之情断然不能与金钱挂钩。
  万浩鹏这么想时,又有些庆幸和郝五梅在冷战,真的要把钱打过来,必须交给欧阳雪来负责,万一她真和林大强有什么瓜葛的话,这个培养的计划得终止。
  万浩鹏还是不放心,给操瑜娜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通,他问:“贴子现在情况如何?”
  操瑜娜在电话简单地说了一下后,问万浩鹏:“有事是吧?”
  这姑娘好敏感啊,万浩鹏实在是意外极了。
  “对,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万浩鹏说。
  “电话里说不清楚吗?非要见面说?”操瑜娜问。

  万浩鹏一听,尴尬得半天不知道如何回应,一时间电话两头只听得见彼此的喘息声。
  在万浩鹏准备问林大强和欧阳雪的关系时,却听到另一端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气声,接着,是操瑜娜挂断电话的声音,他想问的话还是没问出来,却隐约感觉到了这姑娘和他之间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是啊,自己都那个样子顶过操瑜娜,那和剥光更加动人和隐喻,对于一个寂寞而且又独居镇的老姑娘而言,不动心才怪。
  万浩鹏并不想处处留情,可他现在一如被打开的潘多拉盒子,世界和女人扑面而来,他都来不及拒绝,人已在怀。
  正胡思乱想时,敲门声响了,万浩鹏赶紧收起思绪,一边说:“请进”,一边装处理件。
  推门而入的人竟然是操瑜娜,万浩鹏很有些意外,目光之,自然是一副惊讶。倒是操瑜娜,象是在解释又象是在自话:“我是想如果不重要的事情,在电话也能够说得清楚,免得跑一趟,怪累的。”
  这种解释完全是多余,而且这也不是下级对级该有的解释,看来万浩鹏的猜测是对的,这姑娘把她的情感和他紧紧连在了一起,只有这种亲密,才能让她如此这般地不拿他当个领导,而是内心最最亲近的人。
  “坐吧,瑜娜。”万浩鹏亲切地叫着。
  叫得操瑜娜整个人僵硬了一下,但还是坐在了沙发,一脸萌萌达地看住了万浩鹏。
  万浩鹏一怔,但是仅仅只有一秒钟,他赶紧恢复了领导的威风,他现在不想再招惹任何姑娘,有两个一大一小的皮绊绊着,都令万浩鹏应接不暇,如果再弄个姑娘吊着,他还能工作吗?何况还有萧红亚在眼巴巴地等他的情况下,他断然不敢再将花心的种子继续生根发芽了。
  “什么事?镇长。”操瑜娜坐定后问。
  万浩鹏这才说:“有件事问你,但是只能你和我知道,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