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8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人吃饭,杨秀峰不表现当真不俗,就算有他在都让沈强和徐燕萍两人感觉不到他有多余的感受。吃过饭后,徐燕萍也就告辞,要回宾馆里去看看其他的人。到省城里的第一晚,可不想让下面的人说什么。
  沈强也就不再多留,将两人送上车就告辞了。徐燕萍一直都不说话,像是在思考着今天的收获。杨秀峰也不主动说话,能够介入徐燕萍在省里的一些人脉,算是有很大的收获了。将白天里收到的名片拿出来,一张张地回想当时见面的情景,主要是要记住名片的主人,以便今后用上时,能够说出几句话来将对方吸引住,对方才有可能帮自己的。

  回到宾馆里,杨秀峰陪着徐燕萍等她会房间时,才给杨秀峰一句话,通知其他的人也都过来集中,将一天的工作都做下小结。好在其他人都在,杨秀峰逐间房间通知到,这样的工作做起来有些繁琐,但多做几次,就会在人群里形成一个认知,那就是得听从杨秀峰的。这对今后回市里都有好处的事,杨秀峰也不会嫌麻烦。
  总结会上在徐燕萍房间里,大多数人都站着听徐燕萍将要求后,各工作小组就汇报自己的工作进展。等其他人都汇报了,徐燕萍就点杨秀峰的名,要他汇报两人到省府里的工作进展。杨秀峰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好在先在车上将下午所见都回想过了,这时回过神后,先稍停两分钟就将情况条理地说出来。
  等说过后,徐燕萍总结几句,也都给大家鼓励。杨秀峰这时也就想到,徐燕萍这样做,是要将她自己做什么让下面的人都知道,这些人也就不会懒散了。
  到省城来工作时间紧,任务重,人手不多却要将方方面面的关系都处理好。虽说省委省政府都有这意思,到举行活动时,省政府还会排除不少工作人员来帮忙的。但此时大家却要很紧凑地工作。
  其他人都走了,杨秀峰留在最后,看了看徐燕萍也就准备离开。徐燕萍却说,“杨主任,明天你的工作怎么安排?”

  杨秀峰心里就想,自己到省城里来,主要的工作就是联系进驻开发区里的各家公司与企业,将这些资源收拢起来,倒是好加以利用。其他的工作,徐燕萍要是安排了,他也得临时起完全。跟在徐燕萍身边,也是有利可图的,杨秀峰自然不会推托。说“市长有什么工作安排,我会尽力求做好。”
  “那好,这两天先跟我到省政府里去跟各部门走一走,省城这边的准备,还是得交给市政府的人员来做,今后他们有什么困难你就辛苦辛苦。”这时,杨秀峰才知道徐燕萍打的是什么主意,当然,从工作上说,徐燕萍作为市长不可能总留在省城里做这些具体的工作,先带杨秀峰在各部门转一圈后,算是将工作交待下来了。
  “多谢市长信任。”杨秀峰说,对徐燕萍的了解,如今已经多了些。两人结下来就讨论这两天要做哪些事,杨秀峰得知她要将省城这边与各部门打交道的工作交给自己来做,心里倒是慎重多了,将自己的笔记本拿出来,听徐燕萍说着就边做摘录怕误了工作。
  连续两天都在省政府和省府所属的部门里,联系着与活动相关的事宜。杨秀峰虽说是第一次和省政府的职能部门打交道,但有徐燕萍在,又打着办公厅沈强的旗号,心里也很笃定。两天之后,徐燕萍就要回市里,在房间里交待杨秀峰之后。杨秀峰见她叮嘱得很细致,关注之意甚浓,心里就想,是不是请她到外面去喝茶?忙这几天来,徐燕萍也是一身的疲惫之色。
  不过,心里还是不敢,与徐燕萍之间的关系看似缓解了,只是谁知道她心里是不是还记着之前那一次在酒吧里的邂逅?可不能够搬石头来砸自己的脚。
  等徐燕萍走后,杨秀峰就觉得有种不同的感受,一个人在省里很孤单的意思。工作上倒是没有什么,留在省里的这些人,没有一个人在职位上高过杨秀峰,也就都听他的安排。徐燕萍走后,心里也就放开起来,平时里对从市里来的人多有严格要求,杨秀峰自己却要外出处理一些工作。他自己是睡单间,至于回来的时间也就不是其他人能够了解的。
  杨秀峰倒没有对自己太放松,更没有做出彻夜不归的事来。只是,夜里落寞之际,不免会想到之前在省里的情景,几次想到以前那家曾与徐燕萍共舞的酒吧里看看,心里还是怕着,却又挂念着。只能在熄灯之后,回想着当时的情景,但时日有些长,之前又刻意地将这样的事掩藏住,这时也回想不出多少情景。想着,更多的是想到和唐佳佳等人跳艳舞的细节,很荒唐。

  这些天在工作上两边都要兼顾,省政府里有之前的走串过一回,这时,说清是柳市这边的工作,他们也会支持。与各公司、企业之间的联络上,杨秀峰更显得顺利些,每当亲自上门,对方总会安排好一系列的活动,倒是让杨秀峰过上美好的生活。
  转眼四五天了,省里的准备工作也算顺利,关键是省里对柳市这一次活动也极为重视。期间,侯秘书抽空与杨秀峰一起吃过一次饭,喝过两杯酒。
  这天下午,杨秀峰在宾馆里给市政府汇报了省里这边工作的情况,刚挂了电话,就收到短信。离开柳市好几天,那边的女人也就有人打电话过来问候。还以为是谁又来了信息,翻看却是雄健斌发过来的,说是有事要见面谈。
  杨秀峰打电话过去,雄健斌说,“杨主任,领导是大忙人啊。”
  “雄董,我算什么领导,就一个跑腿的而已。”杨秀峰说,随着自己走近钱维扬后,雄健斌这个人对自己的态度是越来越好了。杨秀峰自然也会做人,对雄健斌客客气气的。雄健斌在电话那边就嘿嘿地笑,随后邀杨秀峰出去放松。这些天杨秀峰没少给人请出去放松,这时也不是很有动力,只是雄健斌的兴致高着,不好就推辞掉。
  “那就这样定了,我让人来接你……”雄健斌说着也就挂了电话。雄健斌在省城里有不少人脉,杨秀峰今后还要多借重着,自然要多往来才是。
  在省城里吃饭消费模式都差不多,对杨秀峰说来也没有多大的诱惑,再说,如今对服务女也没有多少兴致。但在场面里,应酬就算在没有什么心肺也得在脸上做出热情来。其实这也是一件很让人难受的事,在局中的人都有这感受,但却又日复一日地走在应酬之列,要是哪一天没有了这些应酬,又会有另一种病的。
  见到雄健斌,见吃饭的包间里还有另外几个人,认识的有三个,之前一起吃过饭。有两个是第一次见,杨秀峰进到包间里后,也就将情绪也都收了起来,跟雄健斌等人很热情地招呼着,与这些认识的人和第一次见面的人都一套套地说着,将自己装扮成一个大人物。
  认识的人里,有一个女老板,大家说到吃饭喝酒,也都会用一些话来故意挤兑她。女老板在道上混得久,什么场面都见过,荤素之间都完全能够应付得来。雄健斌无疑是这一些人中的老大,有女老板在,大家也只是在说话时带些荤段子,却没有真的做出出格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