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162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容易把事情平了下来,武嫂自然是感激涕零。但是她不想欠这200块钱的帐,就张罗卖房子。张长山和武里氏一起出面给拦住了,张长山倒是准备拿钱借给武嫂,钱搁在家里也不生息不下崽。反正武顺子还有房子在,前后院不过是没要利息。让芸香过去和武嫂说了两次,缺多少钱尽管吱声,能帮忙的尽量帮忙。武嫂不管为啥不开口,张长山就不好再“上岗子”了。
  按道理说,林场主宁愿少要那100块,也不该抻头反倒再少拿走100块,多了张欠条。
  武顺子这200块的欠条,别说100块,就是50块往外卖,那几个把头都未必有愿意要的。
  林场主提着大包小裹来到的温林,在武顺子家见到武嫂就直眼了。这么漂亮的媳妇守着瘫子,那不是糟践了嘛!他就是想舍出这200块,来拉武顺子家的帮套了。武嫂早年嫁人的时候没人愿意要,嫁给武顺子后,遇见的男人好像都不在乎她妨夫,大献殷勤和挤眉弄眼的多了。
  武嫂要是有芸香的胆略,早就成温林的名人了,或者像王二胡他妈,不知道跟谁跑到哪了。
  林场主的爱慕之情,当然看得出来,可没觉得他比趴在炕上的丑陋武顺子,能强到哪去。
  感知异性情感传递,本来就是不需要锻炼的天赋,无非有时是多方干扰,需要确定而已。
  林场主哪都比武顺子强,偏偏武嫂就没上心,还偏偏要拒之千里之外,所以要立马还钱。
  武里氏把自守寡的积蓄拿出大半,让武嫂填坑,给武顺子看病,一家三口也不能喝凉水。

  日期:2017-04-01 18:29:53
  张长山的赌命壮举,吓跑了要携尸闹事的把头们,也吓到了躲在厨房的里广义和魏树忠。
  这几天就招待闹事的,都没挂幌做买卖。晚上哥俩在十里香喝酒,梁大马勺炒完菜也被里广义喊过来一起喝酒,魏树忠大发感慨的说道:“老爷子可真他妈的‘尿性’,这在年轻的时候,真不敢想他是啥样。人真就不敢貌相,整天慈眉善目的,抱着几个外孙女,没见过撂脸。”
  “年轻的时候还用想?他没干过胡子,我把脑袋‘割(音:gā)’下来,给你哥俩扒了下酒。”梁大马勺喝口酒接过话:“听老爷子说话,就绝对不是只当过厨子、卖过皮货的凡人。”
  武嫂一家可怜,讲点情义有点血气的,当然就不该熟视无睹的溜边。李长山出这个头,也是没了被官府追究的恐惧之后,该给女婿在温林撑撑腰了,啥事都凭着把兄弟罩着、大厨撑着也不行。早来这么一回,要“别扭”的该来或许还会来,但借酒壶的李道刚,肯定不会进来。
  闺女最不让他省心,虽然不指望芸香能干点啥,但他死了之后,里广义能不能还惯着芸香,李长山心里没底。里广义是闷葫芦,城府比他都深,什么事都能忍能咽的人,才是最吓人的。

  李长山倒不知道芸香在外面养汉子,但他知道这丫头就不是安分守己的人,没准哪天就能作出什么妖来。按道理说,他开买卖应该给闺女找个家里在温林有点势力的人家,两口子也能把买卖撑下去。就是怕别人容不下芸香,才选的里广义,毕竟还多份师徒的感情掺杂在里面。
  日期:2017-04-01 19:18:21
  武顺子一出事,小老幺二妈就打发他,给拿过来了100块大洋。武嫂让他把钱拿回去:“打今个儿起,到这件事弄利索了,你再敢踏进你姨家半步,我们就没了亲戚。你姨卖光了家当,就带着你姨夫和大奎去你家,你腾出两间客房,备好粮食就行了。”往外送“眼泪吧嚓儿”的小老幺时,宽慰道:“这是个无底洞,拿多少钱都填不满。姨还指着你给大奎留条后路呢。”
  小老幺二妈和武嫂相处如同亲姐妹,武嫂嫁过来这些年,虽然孩子站不住,但武家的日子好的一直还很“宽超儿”,每年武顺子都主动给送过去50块大洋,当作老丈母娘的吃饭钱。
  老丈母娘从来不蹬门,更怕给闺女添罗乱,让武家瞧不起受委屈。小老幺二妈都给伺候了。

  或许是早年守寡受了刺激,小老幺二妈认死理,武嫂就被她气得跺脚都说不明白,当面就骂她是:“咬着‘屎橛子头儿(东北俗语-指干燥发硬的人粪)’就愣犟,给根麻花都不换……。”
  二妈就相信八字。还不信拿着两人的八字,现找人看合不合,她说:“那是硬往一块对。”
  日子刚过稳当,费老四还住在小老幺家没出嫁,小老幺他妈就拿着小老幺的八字,找了十几个会批八字的,得到了一个说得对她心思的,才算罢休,她觉得这才不是胡诌八咧糊弄人的。
  从小老幺16岁上,他妈就开始托人给小老幺找媳妇,就一个条件:必须和批出来的八字能合上:“只要给钱,俩人不管是啥八字,都能给合上牙,糊弄人都不带眨巴眼睛的。我这是按照八字找人,不是安着人瞎按八字。”小老幺二妈就觉得这样的才把握:“谁也别想糊弄我。”

  找到小老幺周岁都快25周岁了,还没找到合适的。二妈着急但也不撒口:“宁愿打光棍,也不能过不长远。”但是私下里找过武嫂好几回,让她帮忙给踅摸着:“”我就不信找不着……。”
  武嫂对这个心地善良的姐姐,也是无可奈何,她认准的事,很难回心转意。当年武嫂和老妈在她家吃住了近六年,能在家干的活挣点钱行,出去就不让:“大姑娘家,抛头露面咋嫁人?!”
  武家提亲的人一走,费老四立马就同意,没等磕巴嫂说话,小老幺二妈就先不干:“晦气的人家嫁过去,后半辈子都遭罪,莫如守着你妈过呢。”看武嫂娘俩都犹豫不决:“不就是在这吃住吗?咱家有粮你怕啥?!房子够住,你着什么急?我家当年不着急,我至于今天嘛?!”
  一个奶妈顶着当了两回寡妇,费老四带着老妈白吃白住,就靠五垧涝洼地的租子,外甥还在念书,没本事挣钱养活姥姥,怎么会住得踏实?!若不是小老幺的二妈怕最后落下埋怨,费老四或许真就嫁不进武家,也就没什么武嫂了。小老幺家成了武嫂的娘家,也是她最后的退路。
  小老幺刚说下老朱家的老闺女,明年开春就要成亲了,武嫂哪敢再把他也给连累进来?!
  真要是武嫂现在就带着武顺子和大奎住过去,恐怕都会把小老幺的老丈人家给吓个好歹。
  拿了寡妇婶子的钱,心底里更愧疚,以后的日子怎么过都不知道。思来想去还得先有饭吃。

  没有进项自己心慌,连累着大家跟着上火。事情一处理完,小老幺又把那100块大洋拿了过来。武嫂思前想后就留下来。第二天拿给武里氏,被武里氏好顿抱怨:“都说一事不烦二主,你这还非得死一个再搭一个。他家加上客栈也没我这收入多,还没说上媳妇,你动他钱干啥?!”
  小老幺的二妈是武里氏的大堂姐,自打出嫁姐俩就没再见面。费老四进门后,没多长时间就知道了这层关系,热心肠背着武里氏,几次劝小老幺二妈:和娘家赌这气赌的真不值,姐妹不见面更没道理。无奈小老幺的二妈认死理:“他们拿我换钱过日子,我和老里家没关系了……。”
  日期:2017-04-01 20:27:54
  武嫂听了婶子的话,好说歹说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才勉强着让小老幺把钱拿了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