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159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龅着牙逃荒来的,都能过的那么舒坦,武顺子就更得愧对老婆和孩子。武家祖先在温林,不敢说是首富,也是数一数二名门望族,混到今天的这般境地,落魄的就差没去给人家扛活了。
  自己的媳妇和儿子,没有道理比别人过得差。儿子一天一天长大,武顺子这二年就惦记着离开温林这倒霉的地方,带着老婆孩子去鹤城或者江城。搬过去守家在地的作个小买卖,活着也能舒服一些。听说城里人的日子,过得才能说是个舒坦,“吃水不用挑,火墙不用烧”。
  手里的钱太少,搬过去要是做不了买卖,老婆孩子不能享福,反倒会跟着风吹雨淋的遭罪。
  在城里遇上为难招灾,活命恐怕都难。进城需要多少钱,武顺子也不知道,反正觉得卖了房子和地,买房子应该够,可手里积蓄得留作过河,想做买卖就得攒钱,人生地不熟的赌不起。

  日期:2017-04-01 11:13:56
  武嫂本性好强,老爷们整天在家里养屄晒蛋的,也确实让人笑话没个人样。但嫁过来都13年了,日子都是这么一天一天过来的。好容易站下一个儿子,真就害怕再出现个什么闪失。
  武顺子本来就不是个能干事的人,纯粹的就是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能安分守己的不招灾惹祸,就阿弥陀佛了。武嫂一口就给他顶了回去,还百般规劝着:“人不和天拧……。”
  软磨硬泡了十几天,武嫂被武顺子给泡烦了,其实也是想自家的老爷们能活出个男人样。
  武顺子也三十大几的人了,不是听风就是雨,第一年就是跟着把头去林场,好好学上一冬再作计较。武嫂觉得倒是也行,尽管武里氏也劝阻过,林场和金矿,都是脑袋朝不保夕的地界。
  伐木是除了淘金,最赚钱的行当,本身也是高危职业。林子里又有土匪,就是不得安生。
  武顺子就带几十块大洋,能让他在林子里的2个多月,能好吃好喝就行,遭抢就给人家。

  胡子都是要钱不要命:为了得钱,胡子都能拼命;挨劫的给了钱,胡子也不稀得要他命。
  这几年世道太乱,很多人心里没底,林场都往外卖。不卖林场的,砍伐费这二年收的也低。
  要是能做几年像二场主一样的大把头,就和作了把倒手买卖差不多。伐木把头有两种,一种是受雇于林场,按照伐木量记取报酬;一类是直接包块山林,按照伐木量交给林场主砍伐费。
  后一种实际就是二场主了,钱就需要自己垫付,还要搭些木材交易的精力和功夫。这也就是在做木材生意,连砍伐都是自己一人干了。比靠在伙计们薪水里抽头的把头,要赚的更多。
  武顺子看了俩月,过年就回家了,他都看明白了,就是干为了图稳妥,宁愿少赚,都比家里几十垧地的地租多。这行容易入门,但得兜里有钱,还能压上大半年,才能去包林子雇人。
  有钱就不难找到小股的伐木工,几小股凑到一起,就连掌柜带把头,都他一人自己当了。
  想做职业的大把头,那不是在林子里钻上十年八年,真的有几把刷子,就得不到伙计们的认可,牛屄吹得再响,也没人和你玩。职业把头就是空手套白狼,从林场主那拿不到钱,伙计们就得喝西北风。单是把头没看明白林子,就可能让伙计们就费力不讨好,挣不到钱的白忙活。
  伐木行里的门道太多,又是水深流急漩涡四起,在这行里淹死的就多,爬上岸的都发家了。
  越是行市好的时候,就是伐木风险最大的时候。武顺子没忘武家点背,平地走道都栽跟头。
  武嫂的关照:不挣不要紧安全就行。武顺子要了片位置条件好的林子,雇实力强的山林队。
  林子的位置好,就是林子地势有利便于砍伐,靠近官道容易运输,也有匪患干扰的因素。
  林子风险很小,自然就收益也要小;山林队有实力,要价就高。里拉外拽的就很难赚钱。武顺子就是想探路试水,第一年只求不赔。包这样的林子,都未必比手把高的大把头挣得多。
  本来是出乎意料的顺利,收成也能远远的超过预想,至少要比在家收三年的租子强得多。
  日期:2017-04-01 12:24:09
  最后一天砍伐,中午就“封斧弯锯(行话:山规的仪式-斧头包上,大锯折起绑上)”,午饭前拜山神出山门,回到马架子了再焚香供上祭品,兄弟们一醉方休。第二天留下山林队,就都下山到城里分钱回家了。本来是该在山上分钱,但都武顺子雇的都是小股的伐木工,唯恐遭抢,上山前就商议好:武顺子带来的工钱,都寄存在了山下的镇子里。明早下山,20多里就到镇子。
  武顺子平时很少到采伐现场,最后一天也是高兴,在储木场转了一圈,也来到了半山坡。
  山上突然传来枪声,有伐木工被打倒,一颗大树轰然倒下,武顺子被树杈,给扫趴在地。
  按照山上伐木的规矩,在放倒树木之前,伐木工会“照眼(行话:观察)”树躺倒的方向,确认没有人后,才在一声“顺山倒呦!”吆喝的尾音中,再用力将只有少许连接的大树推倒。
  伐木工的瞭望,基本都能杜绝伤人。树倒向的下方,真就是鬼使神差站了人,还真就倒霉没被伐木工发现,听到了提醒的吆喝,不是一点不懂行人的窜了进来,有所防备大多都能躲开。
  被枪打倒的伐木工,是刚收斧直起腰来,还没等瞭望,就中枪一头栽到里树干上,恰好又逢一股邪风,本来在树荫外的武顺子,即便是被捎上了,正常也不过是就当被扒拉个嘴啃泥。
  侥幸的是武顺子被树给刮倒,躲避了一排打过来的子丨弹丨。但不幸的是,被一个大手指粗细的小树枝子,给扎在了腰眼上。隔着大皮袄和厚棉袄,人倒是没给他扎漏,但却把腰给扎断了。

  武顺子当时就昏死了过去。醒来才知道:12个人的山林队,被打死了7个;30多个伐木工,被打死了9个。归楞(行话:码放成垛)的原木都被烧了,连工棚的马架子都没给留下,都化为灰烬。炮头“林中兽”还在被追杀,带着剩下的炮手,跑的不知去向,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按道理这些人和物的损失,都需要“林中兽”出面,帮着处理善后。说白了就压劾伐木工,不能漫天叫价的聚众闹事;也要和林主讨个面子,砍伐费则要打折;山林队更是首当其冲,放弃护林的保护费。损失大家共同负担,避免一方承担不起,让更多的伐木工人,捞不到血汗钱。
  日期:2017-04-01 13:31:34
  血洗林场的也是山林队,当家的炮头“望江好”,和“林中兽”为挣地盘,明争暗斗多年。
  “林中兽”在两年前的大年三十,带队偷袭了“望江好”守护的林场,打死“望江好”山林队的5个炮手。身负重伤的“望江好”,被一个炮手背着,跳进了雪坑,才捡回了一条小命。

  “望江好”这次连伐木工都不放过,就是让“林中兽”消失,从此不能再吃山林队这碗饭。
  “林中兽”不跑就得死,跑了就坑苦了山林队衣食父母:林场主和大把头。从此臭名远扬。
  伐木工的工钱,武顺子放在镇子里,倒是没损失,一分都不少的,如数分给了六个小把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