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5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说道:“好年纪啊,毕业按什么待遇?”
  “本科毕业一般的是副连,我是研究生毕业,正连。”
  “你们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啊!”江帆感慨的说道。
  “哪里,到了地方我们什么都不是。”
  这时,菜已经上齐,彭长宜说道:“边吃边聊吧。”
  服务员给每人面前都倒满了酒,丁一要了一杯开水。今天当着丁一的家人,无论是江帆还是彭长宜和林岩,都不好让丁一喝酒,江帆端起杯,说道:“欢迎陆原先生光临亢州。”
  陆原赶忙站起来,说道:“江市长太客气了,入乡随俗,您就直呼其名吧。”
  江帆笑笑,就把这第一杯酒干了。
  陆原说道:“江市长,我能不能请示一下,这酒我意思一下,因为吃完饭后还要赶回去,喝了酒不安全。”
  江帆说道:“可以,只要大家同意我没意见。”
  彭长宜说:“这第一杯酒怎么也得干了,江市长知道小丁哥哥要来,在那边都喝了好几杯酒了,又过来了,我们傻傻的等了你们半天。既然你说入乡随俗,那么亢州酒场上的规矩是闷头酒三杯,抬头酒三杯,然后扭头扬头摇头各三杯,最后才是自选动作。”
  林岩扑哧一声差点没笑出来,赶紧放下杯借故咳嗽起身出去了。
  丁一一听,心想,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还有这规矩?她就睁大了眼睛看着彭长宜。

  彭长宜根本不理会丁一的表情,他是生气陆原,什么意思啊,进屋就直勾勾的打量自己,幸亏自己脸皮厚,脸皮黑,不然早就被你看黄了,正连有什么了不起的,按行政级别跟我一样,有我管的人多吗?也太不礼貌了吧?让你用卫生眼珠看我,今天非把你撂倒不可!
  江帆也是第一次听彭长宜说闷头酒抬头酒,还有什么扭头酒扬头酒摇头酒什么的?就看出了彭长宜没安好心,但是他不能笑,不但不能笑,还得故作认真的样子,煞有其事的配合着彭长宜,于是就冲陆原点着头。
  陆原端着杯,说道:“彭科长果然好口才,我也听出来了,如果这酒我不喝的话,别说闷头摇头了,就是头掉了,也得喝。感谢领导们的盛情,我喝了这第一杯,接下来还请各位领导手下留情,兄弟我还有好几百里路要赶呢。”说着,干了杯里的酒。
  “直线距离220公里。”彭长宜说完,装作没事人似的坐下。

  丁一感觉科长的样子怪怪的。
  林岩过来就要满酒,丁一瞪着他看,林岩说:“不能让你哥的杯子空着。”
  丁一也知道哥哥能喝一点酒,如果下午不回去还好,丁一就往哥哥面前的小蝶里夹了一筷子菜。
  林岩倒完酒,见陆原吃了两口菜后,端起酒杯说道:“我也要跟您叫陆原哥哥,我已经侦察好了,您比我大一岁,小弟敬你,我现在和丁一一个办公室,我干,您随意。”

  陆原为难了,第一次见面,怎么好随意呢?他皱了下眉,说道:“你们太热情了,我也勉为其难了。”说着干了杯。
  三杯酒下肚,丁一就发现哥哥的脸有些红了,她很担心哥哥喝多了。就不停的给他夹菜。旁边的彭长宜和江帆装看不见。
  江帆见彭长宜没有表示,就说道:“彭主任,别光吃菜,说话呀?”
  彭长宜说:“我还说什么,你们把规矩都破坏了,我说闷头酒三杯,刚喝了一杯,就提前进入自选程序了,更别说喝抬头扭头扬头摇头酒了。”

  林岩笑了,说道:“彭长宜主任,您没看这小丁都快把眼珠子瞪出来了,你要是真让陆原哥哥喝了那么多酒,估计她杀你的心都有了。”
  彭长宜说:“嗨,你们不知道,我刚才在外边打电话,她看见我蹭蹭的就走,我打完电话后叫住她,跟她说,你怎么不理我就走啊?你猜人家怎么说?”
  大家都看着彭长宜,彭长宜故意把嘴一并,学着丁一的样子说道:“不理你怎么了?”
  江帆说道:“极具挑战性。”
  “对呀,我当时就说,呦嗬,都敢挑衅了!”彭长宜说道。
  陆原扭头看着妹妹,丁一的脸就红了。
  陆原觉得彭长宜这个人还比较磊落,就端起酒杯说道:“我敬彭科长,替妹妹向你道歉。”

  彭长宜一听,赶紧站起身,说道:“你别当真,我们都拿她当小孩看。我敬你吧,你远道而来,这杯酒就当给你掸掸轮胎上的灰尘。”说完跟陆原碰了一下杯就干了。
  陆原也干了,毕竟是他提议的,没有不干的道理。
  江帆觉得今天彭长宜很兴奋,莫名其妙的话很多,就看了他一眼,说道:“长宜,我说你怎么有情绪,原来是被挑衅了。”
  “是啊。”彭长宜吃了一口菜,说道:“原来她在单位养过一阵小狗,我第一次发现后,没言语,你说我怎么说,等第二次发现了,你猜人家怎么说,科长,给我保密。我是她的领导,还让我给我保密,最后跟小狗说,跟彭叔叔再见。”
  大家又都笑了。
  江帆说:“我也遭过此遇。”
  丁一被他们说的不好意思了,她示意服务员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站起来说道:“科长,我敬你,对不起了。”
  彭长宜感觉说道:“市长在哪,你别敬我呀?”
  江帆赶紧说道:“人家是给你道歉,跟我有什么关系,被挑衅的是你,又不是我?”
  彭长宜这才站起来,说道:“刚才跟你开玩笑哪,你只要不再哭鼻子就行了。”
  “哦?”江帆抬头看着彭长宜。
  “嗨,我没说完,气哼哼的跟我说完后,她还委屈了,我当时想可能是不是高市长说什么来了。”
  陆原接过丁一手里的酒,说道:“妹妹喝不了酒,这杯酒我代妹妹喝。”
  彭长宜说道:“你怎么知道她喝不了酒,我跟你说,65度二锅头咣咣的喝。”
  陆原笑了,说道:“她如果是那性格,家里人就不惦记着她了。”
  彭长宜也笑了,就端杯跟陆原碰了杯,丁一说:“还是我自己喝吧。”说着,就跟陆原要酒杯。
  陆原说:“我替你吧。”说着,就喝干了。
  彭长宜跟江帆说道:“看到了吧,这也不怕路途远了。”说着,也干了。
  他们边吃边聊,江帆端起酒杯说道:“来,这杯酒我敬你们兄妹俩,你有一个好妹妹,她有一个好哥哥,我干,你们随意。”
  陆原苦笑了一下,说道:“您要是干了,哪有我随意的份儿。”说着,也干了。
  丁一见哥哥又喝了一杯,就小声的说道:“哥,你行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丁一,你别担心,部队出来的哪有不能喝的?我们去部队慰问,他们喝酒都不是用酒杯,是这么大的搪瓷缸。”

  陆原笑了,说道:“的确是这样,刚到连队也就是初学喝酒的时候,没有酒杯,都是用搪瓷缸,现在连队聚餐也是搪瓷缸,但是我不行,因为我是从学校过去的,喝酒一直没练出来。如果不开车,喝几杯还能对付,但是今天的确要赶回去,就请了一天假。”
  “你是请假出来的呀?还跟我说有假期?”至此,丁一知道了哥哥是特地为她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