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5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此话不是恭维,她经常看见温庆轩晚上到五楼来。在丁一的印象中,温庆轩是一位学者型的局长,中等身材,皮肤黝黑,戴一副近视镜,眼睛不大,但是总闪着明智的光,说话语速不快,逻辑性强,话语不多,但观点独到,这一点和樊文良相像。加上是在明珠湖岸边出生的,说话带着一种天然的水音,嗓音清亮、为人随和、谦恭,从来不和别人抢话说。他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交谈中,如果遇到有人插话,不论是什么人,他肯定会停下自己的话头,静静的听别人说完后,在继续自己的话。他多次列席参加常委会,经常提出一些具有前瞻性的理论观点,深得樊文良的赏识,市委出台的多项政策都要经过温庆轩组织人来论证。可以说,樊文良来到亢州后,倚重一文一武两个人,那就是温庆轩和王家栋,温庆轩既是樊文良理论班底的核心人物,也是政策上的智囊,但是他从来都不参与人事问题,所以也就少了许多结怨者。

  面对这样一个理论型的领导干部,丁一表现出更多的尊重和崇拜。
  “呵呵,小丁也会说恭维话?”温庆轩高兴的说道。男人,无论多大年岁,得到一个漂亮女孩的称赞总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
  “我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
  “呵呵,事实也有被夸大的时候。”温庆轩笑了,又说道:“你最近看什么书呢?”
  丁一想了想说道:“我都是随便看的。”
  “随便看的也有书名啊,总不能所有的书名都是叫‘随便看’吧?”

  丁一笑了,她抹去了眼角最后一滴泪水,说道:“最近看了绿屋的安妮、海蒂这两本书。”
  温庆轩一听哈哈大笑,说“那都是小女孩的书啊?”
  丁一也笑了,说道:“我也看大女孩的书,比如,简爱,呼啸的山庄、蝴蝶梦。”
  “呵呵,怎么都是外国人的?”
  丁一喜欢看外国小说,尤其是经典的女作家的小说,高铁燕就无法理解她为什么喜欢看外国的小说,有一次居然说她崇洋媚外。她原以为跟温庆轩说这些他会理解,没想到他也有这样的质疑,于是赶紧说道:
  “我也看国内的,比如玫瑰门”
  “呵呵,怎么都是女作家写的?”
  丁一笑了,说道:“可能比较容易沟通吧?”
  “还看过什么名著?”
  “看过的不少,有好多都是当做作业完成,有的名著可能有研究价值,但是我认为作为普通读者我会读不下去。”

  “哦?你这个论点比较奇特,比如说呢?”
  “比如百年孤独,高老头,甚至战争与和平。”
  “哦?战争与和平你也读不懂吗?”
  “不是读不懂,是读不下去。”丁一觉得自己有些狂妄,就说道:“是我自己的感受而已,我在您面前大放厥词了。”
  “哈哈,你的观点我支持,不是所有的世界名著都有可读性,你说的对极了,有的名著可能会有研究价值,但不一定具有可读性。”
  “呵呵,我们班有的同学只要抱起名著看就瞌睡,结果好多同学都用名著催眠。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哈哈,不但你有过,好多人都有过,只是没有人愿意承认。”
  “妈妈就跟我说,不喜欢读的不要强迫自己去看,找些喜欢的读,你不可能把所有的名著都读完。”

  “嗯,你妈妈说的对,对了,小丁,你看了玫瑰门,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她的这部比较深刻。”
  “深刻?”
  温庆轩说:“她的香雪,没有纽扣的红衬衫就不深刻吗?”
  “那是一种轻松的深刻,这个是深刻的深刻。”丁一说着,居然抱着电炉子,跟着温庆轩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温庆轩说道:“我正在受人之约,准备写一篇这个书的评论。你刚才说的那两个字,对我很有启发。你认为她这书怎么深刻了?”
  丁一想了想,很自然的就坐在了温庆轩的床上,说道:“我感觉吧,您刚才说的那两本,也很深刻,但那种深刻是在一种恬淡的心境下的深刻,而这本书是直击心灵的深刻。”

  温庆轩对她的话题很感兴趣,说道:“嗯,有道理,女作家还喜欢谁?”
  “张爱玲、勃朗特三姐妹、玛格丽特杜拉斯、斯托夫人、阿加莎克里斯蒂娜、玛格丽特米切尔。”
  “阿加莎克里斯蒂娜你也喜欢?”
  “嗯,但是我从不在晚上读她的书,不在电闪雷鸣的天气里读,只在阳光明媚的时候才读。”
  “哈哈。”温庆轩大笑。
  “呵呵,在您面前我班门弄斧了。”丁一坐在床上,居然晃动起脚丫。不知为什么,这是她到亢州以来,与所有领导接触中,温庆轩给她的感觉是最轻松的,所以也就胡乱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这也可能温庆轩具有学者海纳百川的魅力吧。
  温庆轩说道:“我给小丁同志倒杯水,请她继续弄斧班门。”
  丁一赶紧从床上站起,接过水杯,连声说道:“谢谢您。”她刚要坐下,猛然看见了书柜里有一本书,书名是《大美民居》,她的心一跳,立刻把水杯放在书桌上,拉开柜门,就将那本书抽了出来。
  她把书捧在手上,用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的梅碧馨的名字,感觉泪水就要涌出来了。
  温庆轩见她在看那本书,说道:“你看过?这个也是女人写的,只不过不是文学作品。”
  “呵呵,看来小丁的确对女人写的东西感兴趣,这个梅碧馨不是作家,是学者,应该是学者兼作家,真正的才女,建筑、民间艺术、文学、古文化,没有她不精通的。”
  丁一很激动,她极力控制住泪水,小声说道:“您认识她吗?”
  “我认识她,但她未必记得我,我们都是省民俗研究会的,她是副秘书长,我充其量是个会员,听过她的报告,看过不少她写的东西,可惜,过早的去世了,是我们省文化界的一大损失啊。”
  听温庆轩说道这里,丁一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了,扑簌簌的流下来,温庆轩赶忙说道:“小丁,怎么了?”
  丁一看了一眼温庆轩,说道:“她是我妈妈……”泪水,更加汹涌的流出。
  温庆轩一愣,说道:“哦?你是梅碧馨的女儿?”
  “你爸爸是大学教授?”
  温庆轩仔细看了丁一一眼,说道:“的确,你长的像你妈妈,难怪你身上有一种书卷气质,原来你是梅碧馨的女儿。”
  温庆轩说着,把毛巾递给丁一,让她擦擦眼泪。说道:“你妈妈是个奇女子,可以说在咱们省美学界很有影响的一个人,不但人长的漂亮,而且性格也好,随和、谦恭。别说,你的性格很像你妈妈。那个时候,省研究会有活动时,只要是梅副会长负责召集的会议,保证人到的齐,没有请假的,她是许多人心目中的偶像呐。”温庆轩憧憬着说道。
  “嗯,妈妈也是我的偶像。”丁一慢慢的收住了眼泪。
  “你妈妈由于工作出色,就被任命了文化局副局长,这可把你妈妈愁坏了,事务性的工作占去了她大部分时间,从那以后她的文章就少了,但是据说活动经费多了,我现在都想象不出,一个致力于文化美学研究的人,怎么能忍受文山会海的折磨?后来,她可能找到了平衡点,发表的文章就多了起来。”
  丁一没想到温庆轩居然这么了解妈妈,就说道:“您最后一次见到我妈妈是什么时候?”
  温庆轩想了想说道:“有一年去省里开会,跟省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所的人一起去医院看的她,当时你妈妈应该病的很重了,她的床头依然放着几本书,人已经被折磨的很瘦了,可是衣着依然整洁,保持着一个女人应有的美丽和尊严。我们跟她交谈了一会,就被护士赶了出来,给我的印象她很平静,看不出生病的痛苦,依然很端庄、漂亮,一如既往的平静和优雅。呵呵,不瞒你说呀孩子,你妈妈是我见过的最优雅的女人,在死神面前也是。”

  丁一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她想到妈妈最后拒绝用药物维持生命,坚持出院回到了家中,握着女儿的手,在夕阳下闭上了眼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