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4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把该拜的领导拜了一遍后,从锦安市常委楼里出来的时候,林岩发现市长脸色有些不对,没有变点的轻松和欣喜,表情严肃,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林岩很纳闷,来的路上他还踌躇满志神采奕奕的样子,怎么出来后就变了一个人?甚至在回去的路上都是一言不发。
  林岩断定江帆肯定有事,是不是遭到了翟书记的批评?翟书记没有理由批评他啊?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和孟客有关?
  任林岩怎么绞尽脑计、挖空心思也想不出锦安市委批评江帆的理由和依据,但是市长进去和出来的确像换了一个人。
  江帆刚走,锦安市委副书记谢长友就进来了,翟炳德说:“江帆去你那里了吗?”
  谢长友说:“刚走。”
  “你说这亢州出现副市长和市长争选票这事,怎么处理呀?”
  谢长友一时没明白书记的意思,半天才说:“我估计是被人利用了,亢州表面铁板一块,其实未必。”

  “哦,说说看。”翟炳德坐了下来,看着谢长友。
  “目前还没有明显迹象,但是两次选举足以说明这个问题,这不过樊文良控制得当,一些不利因素没有真正暴露出来。”
  “依你看,这次事故谁是幕后操手?”
  谢长友没有立刻回答,他是管组织的副书记,尽管几年来他和一把手配合的不错,但是涉及到亢州的问题,他还是比较慎重的。

  “但说无妨。”翟炳德伸了一下手,示意他尽管说。
  “我感觉是张怀。”谢长友说道。
  “您想,无论是樊文良还是王家栋,这一年来江帆和他们配合的不错,他们没有理由不支持他。再有,如果江帆落选,明显的他们不但不会受益,有可能还会被问责,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张怀了。因为周林落选后,江帆顶了上来,那么如果这次江帆落选后,按这个逻辑推理,张怀就有可能也顶上来,在头选举前,他上来的次数比较多,所以我分析和张还的可能性极大。”
  “但是,他完全可以让代表们直接推举他呀,为什么把孟客推出来?而且孟客被推出来后,最后得票并不高?”翟炳德说。
  “是啊,这也是让人想不通的地方,兴许只有樊文良本人才知道这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谢长友无奈的笑笑。
  “诡异!”翟炳德想了半天,才说出这两个字。
  “您准备怎么安排孟客?”谢长友问道。
  “没想好。”翟炳德实事求是的说道。
  “经过了这次事故,江帆会不会和孟客之间产生什么不和谐的因素?”谢长友继续问道。

  “按江帆的态度来说不会,我现在担心的不是江帆,这个干部身上有一种理想色彩,稍加锤炼应该会成为一个很优秀的干部。他很有雅量,也很明白。我担心的是孟客,毕竟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尽管得票不多,但也说明了他有一定的群众基础,难免在以后跟江帆合作中,产生嫌隙。”翟炳德也有些忧虑。
  “是啊,亢州是经济发达的县级城市,市长和副市长闹意见的话,会影响发展大局的。我担心这次选举会影响两人的关系。”
  “嗯,我也担心。”翟炳德点点头说。
  “我的意思是把孟客调开,往上提一格。”谢长友说。

  “他现在分管着开发区和城建工作,别的都还好说,目前这两块工作江帆还有些离不开他。”
  “开发区需要他协调的就是征地,一期征地工作已经基本结束,二期很快就会进行完,城建工作说是问题也不是问题。”谢长友说道。
  “如果没有这次候选人的事,他们两个还真是配合不错。”翟炳德很欣慰的说道。
  “亢州目前是什么意见?”谢长友试探着问道。

  “樊文良什么都没说,即便有什么想法,他也不会轻易吐露的,我那个老领导,唉——”翟炳德叹了一口气。
  谢长友笑笑,没有说什么。
  “他不主动提出处理意见,就是想把问题上交。如果把孟客拿走我还真担心那里的政府工作会受到影响。”
  “看来,您对亢州还是厚爱一层啊。”谢长友说道。
  翟炳德不再说话。
  谢长友又说:“我还是想再啰嗦一句,尽管目前亢州有些工作离不开,但是要是等到他们俩有嫌隙了再分开就晚了,这可是您着力培养的两个干部。”
  翟炳德想了想说:“你说的不无道理,把他放到什么地方呐?”
  “市直单位一把没问题。”
  “孟客在亢州表现的不错,有思想,懂配合,肯干事,这样的年轻干部我还是想放在下面,希望他们能够造福一方。”
  谢长友点点头。
  翟炳德又说:“据你的观察,江帆目前怎么样?”

  “呵呵,这个您比我心里有数。”谢长友笑着说道。
  “我开始让他上来当市长的确有点冒险,担心他挑不起这个担子,担心他太嫩,不能跟樊文良很好的合作,还担心年轻人理想色彩太浓,工作不务实……但是现在看来苗头还不错。”翟炳德轻松的说道。
  “您是慧眼识英才啊,我看这个孟客同样不错。”谢长友说这话不是恭维。
  “是啊,其实对于孟客我开始也是准备让到直接到下边,总觉得还有些不放心,这样就把他放在政府办了,看来,他到亢州能很快适应角色,跟在政府办的历练是分不开的。”
  “那是。”
  锦安市委一二把手,对亢州这次选举中出现的问题,交换了各自不同的看法,最后达成了一致。
  几天后,孟客被翟炳德叫回,寒暄了几句后翟炳德就问道:“这次选举究竟是怎么回事?什么人到捣鬼,你心里有数吗?”
  孟客想了想说道:“这个,我没跟任何人私下探讨过,我怀疑是张怀,并且似乎江帆也这样怀疑。”
  翟炳德点点头。
  孟客又说道:“但是我后来看出张怀似乎很紧张,当江帆当选的时候,他是真心实意向他表示祝贺,一点都看不出有任何的虚情假意。”

  “哦?”翟炳德看了孟客一眼。
  “是的,而且樊文良从始至终都是临阵不乱,和我谈话的时候也很诚恳。不满您说,这事我也琢磨了很长时间,但是琢磨不出所以然来。”孟客摇了摇头说道。
  至此,翟炳德充分相信还是樊文良最后控制了局面。他想了想说道:“嗯,这个事过去就过去了,以后就不要提了。你有什么想法吗?”
  孟客说:“我到是没什么想法,只要江帆同志不计前嫌,我会一如既往的好好配合他的。”
  “是心里话吗?”
  “是心里话。”孟客说道。
  翟炳德看得出,孟客说的是真心话,所以他就更加欣赏他们,但越是这样,他就越要防止可能出现的问题。

  翟炳德就没再说什么,又跟孟客了解了一些亢州开发区的建设情况和目前城市建设情况,听了门孟客的介绍,他很欣赏江帆加快城市进程建设的总体规划,说道:“江帆对城市建设有很多点子和想法,你注意多跟他交流,这是以后经济社会的大趋势。”
  “嗯,我们经常聊天,一聊就到半夜。”孟客并不隐藏自己对江帆的欣赏。
  “谢书记担心你们俩以后闹意见,想把你调开,你有什么意见?”
  “那不行,您现在要是调我走的话,好像我真是存心跟江帆争夺市长似的。”孟客急了。
  翟炳德哈哈大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