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7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私下里与促进之间的情感深厚,陈静偶尔也会说起两人之间的一些私密话,彼此私情上的不顺,使得两个女人在放开工作之余,也会斗嘴为乐。徐燕萍就说:这“帅哥”可是你给定下来的,说明你心里的价值观。时常将他挂在嘴边,是不是心里有什么暗示?
  说起斗嘴,自然每一次都是陈静败退,徐燕萍是领导,陈静就算私谊再好,也不可以执意地争胜。见徐燕萍说得更直白、对自己更不利,当下“呸”不一声,说:小白脸、哈趴狗。却不敢用话去回击徐燕萍。
  对在开发区里,杨秀峰所作所为,不论是陈静怎么样对他挑剔,也不得不认可这一点。而其他领导对开发区也是认可的,杨秀峰倒是成了红人。引进来的商家对杨秀峰也有着很高的满意度,这也使得对他不服的人无话可说。
  这一年里,开发区里要说人事变动,那就是何琳有了变化。她已经不在开发区办公室里,而成为开发区的工会主席,级别和杨秀峰等人看齐,是副处档次的。这一点,虽说有不少人有看法,但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何琳离开办公室,对杨秀峰说来虽说有些损失,工作上不会像之前那般,有何琳在就不用操多少心,可有一点好,那就是让这个丨炸丨弹式的人物离自己远一些,也就安全得多。何琳虽说目前有和杨秀峰级别一致,但每次见到杨秀峰却将姿态放得很好,总是一口一个领导地叫得亲密。
  杨秀峰知道她的情况,当然不会疏远她,但却将两人的距离控制得很准确,不会让人有什么议论,而使钱维扬感觉到不对劲,也不会使何琳感觉到疏远。这女人的心很难捉摸,而她投入钱维扬怀里之前,两人已经亲密到那种程度。不过,这一年来,何琳对杨秀峰倒是比较尊重的。也不再提及两人之间那种蜜情,让杨秀峰也安宁不少。

  这天,徐燕萍想到开发区不能够像自己所设想的那边进展,心里有些烦闷。她心里的想法,一向来都藏的深,就连陈静都难以完全看准。手边没有要及时处理的工作,也就自己开车进开发区里去。进了大门,没有遇上开发区里的领导,其他人也不会对进来的车多加注意。转到建设区内,见两家新近进驻而来的公司,正在忙碌着建设。徐燕萍将车停下,慢慢走近正在建设的新厂房。
  每当看着面前的这些,心里总有种成就感,那种经过努力后而达成的目标,在渐渐靠近。就会感觉到自己的努力是有所值的,自己的付出也有相应的回报。在这一的心境下,徐燕萍总觉得自己的思路就会更加清晰,自己心中的激情也会再次给激发。这种心境下,感觉自己最为平静也很敏锐,将自己那沉重的职位上的装饰卸下来。一直挂在脸上极少改变的,让人看着显得很亲和的笑容,这时因没有人注意而收敛了,感觉到自己也就更真实一些。徐燕萍此时听着机械操作的嘈杂声,心里却宁静着,将思路放在整个开发区、整个柳市的发展前景。

  原设想到目前的时间,开发区规划的商用地,应该给占用三分之二以上,可结果却比预料要慢,原因出在什么地方?是市里的规划夸大了,还是开发区和市里做工作力度没有达到?几次都想找相关的人来讨论这一个问题,但全市上下对开发区目前取得的成就都在大唱赞歌,自己一个人将这样的问题提出来,会让其他人怎么想?肯定会认为自己要求过份,或是故意这样做,来抹杀钱维扬等人在开发区里工作的成绩,而显示出自己来。

  形势如此,心里理智之时也觉得不可太贪心,但对心里描绘的宏图,不能够实现,对自己的心智也是一种折磨。这种打击同样会让人变得失去锐志,对进取之意疲软下来。这两种思想的矛盾与冲突,让徐燕萍这段时间都难以安下心来。
  今天偷偷一个人到开发区里来,不也就是这种心态下才这样的?要是给陈静知道了,也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胡话来。徐燕萍不由地向到杨秀峰,在柳市里,经济工作上他算是比较有成就的了,只是能不能和他静心地谈一谈,对开发区未来的招商工作?心里很想一试,但一直都没有下决心。也明白,杨秀峰是钱维扬的铁杆,这对徐燕萍说来不算太大的障碍,主要是两人在省城的那一晚,徐燕萍感觉还是不能够直接地单独地面对这个人。

  杨秀峰在开发区工作之后,与徐燕萍的见面次数也就多了起来,慢慢地也就将彼此之间的那种尴尬淡漠了,可真要独处,会不会都将这事忘记?不知道谁能够做到,徐燕萍觉得她是做不到的。
  徐燕萍看着工地,心里散而乱地想着。却没有料到,有人从身后走过来,知道她身边后轻声地嗯了下,将徐燕萍警醒。那人说,“市长,到工地请戴好安全帽。”一顶比较新的安全帽递过来,徐燕萍下意识地接到手里,才气看来人。
  杨秀峰看到了徐燕萍,心里也在嘀咕着她到这边来做什么事?这时避开她显然是不明智的。便拿着一定安全帽过来,也算是对市长的关心。从哪一个角度说来,杨秀峰这动作都可以理解,也由着她自己理解。
  徐燕萍见是杨秀峰走过来,心神恍惚了下,随即镇定下来,说“谢谢。”

  “请市长指示。”杨秀峰说,脸色倒是沉静。徐燕萍看着他,没有将自己的那笑脸挂上来,杨秀峰是见过她自然脸色的人中的一个,这时意识里也就不想再改变自己的表情。
  “我就过来看看……”徐燕萍将安全帽戴上后,整个人就有另一种感觉,有另一种女人的感觉。
  杨秀峰看着以正在修建的厂房为背景的徐燕萍,那种另类的制服意味,让他心里也恍惚一下。本来对徐燕萍一直都很警惕的,也知道“笑面虎”这个绰号的不是随便就叫出来的。可将近两年来,杨秀峰没有感觉到徐燕萍对他做出什么事,而后来时常见面也没觉得她有种恶意。杨秀峰自认为看人很准的,对钱维扬虽说必须要依靠,但却对他心里还是有着最后的设防,可对徐燕萍却多一种发自内心里的信任。对她可说是既惧怕又有着信任的,那种矛盾的感觉到如今就淡多了。

  见徐燕萍独自一个人到开发区里来,也知道她是对开发区的进展心里有着不满意,这种不满意不是针对开发区的人,而是对她自己的目标而言的。杨秀峰这两年在开发区里做工作,也做出一些成果来,对柳市开发区就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对看着有些孤独的徐燕萍也就多了一份理解。
  杨秀峰一直都躲着徐燕萍的,主要是怕钱维扬心里有想法。今天却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走过来给她送一顶安全帽,这种念头毫无理由,算是对领导和对女人两种合起来的复杂情绪吧。徐燕萍见杨秀峰看着她,自然能够从他的眼神神态里,揣摩出他的心思。面前这男人对女人是贪吃的,徐燕萍也知道自己有多少吸引力,只是平时是用各种的心态,将这些都淹没着,而此时在嘈杂的境况下,心却是宁静的,就对这些更加敏锐些了。

  当然不会去想自己再与面前这人怎么怎么样的事,徐燕萍是一个很理智的人,为自己的目标绝不会任由自己的性子,她对自己是很冷酷的,感觉只有对向目标进发有利的事,才是她要做的选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