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6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得是,大家自家兄弟,等会敬你两杯总是应该的吧。”李光洁说,“今天不能够赶过来,也是因为县里有一件急事才无法分身过来的。”
  “大家都理解。”杨秀峰估计这事与李光洁受灾自己家里是有关的,心里也就有些明白。李光洁这样做,还不就是因为自己在钱维扬那里能够说上话?他怎么做怎么热情,心里也都认同,在体制里的人谁不都是这样子。
  李光洁见杨秀峰似乎有些明白了,也就鼓起劲说,“杨主任,今天我要周勇一起过来,是有件事想要请您帮忙。我思量再三,也只有请您出手才有可能帮做到这事。”

  “李县客气了,我哪有什么大能力,都是运气和朋友们帮忙的。你有什么我能够做到的,一定会尽力。”杨秀峰应得干脆。
  见杨秀峰说得干脆,李光洁知道还是有戏的,当即从衣里摸出一个包来,放在桌上用手指压住王杨秀峰那边推过去。杨秀峰心里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却说,“李县,这是什么意思?”言下之意,大家都是兄弟就不要来这一套了。
  “杨主任,不是这样的意思。”李光洁说,“事情有难度,又必须要找领导,就一点小意思,好安排活动,总不能辛苦您帮我帮忙还要您破费的道理。”
  杨秀峰也就用手指压制那信封,说“这个不忙,真的需要我也会开口问你要的。先说说事情吧。”
  “您先收下,要不我这么好意思开口相求?”
  “不说求不求的,都是兄弟,我也会找你帮忙不是?”
  “请您先收下……”
  李光洁坚持着,脸上的笑容就有些暧昧了。
  李光洁要安排活动,杨秀峰也没有多少兴头,泡一泡身子,让人给捏拿捏拿,也就算了。李光洁见杨秀峰答应下来,心里高兴,喝了些酒也就有些酒意,玩得起劲。但他心里明白,一切都以杨秀峰为尊,将杨秀峰送回家里后,也不再坐,紧握着杨秀峰的手一遍又一遍地说着感谢的话,才松手告辞。
  廖佩娟也没有来惊扰他,在房间里上网。到自己书房里,杨秀峰才将之前李光洁所给的信封拿出来看,看看李光洁有多大的手笔。里面有两张卡,一张是对杨秀峰的答谢,金额是十万元,而另一张则是送领导的,金额是三十万元。杨秀峰见了,心里就在盘算,之前李光洁经他之手转交给滕兆海后那笔钱是二十多万,现在果然更加大方了。
  收钱办事,这是行规,杨秀峰也不会对李光洁送给钱维扬的那些钱眼馋,倒是在杨秀峰身上,李光洁下了大本钱。十万的酬金算是很不错的了,再说,也可以从给钱维扬的那笔钱里扣些下来。不过,杨秀峰下将事情办成,不指望这点钱。只要将李光洁的事情办成了,今后找上门来的人会少?杨秀峰早就有了计划,自然不会为一点钱而自乱的。
  找了个机会,请钱维扬出来吃饭。杨秀峰就说到了柳河县那边的事,钱维扬自然知道柳河县的人事情况,市里也正在争着。目前,毛达和在开发区里的失利,导致他与钱维扬结合来压制徐燕萍的这种大势渐渐在推进,而徐燕萍在下面县里的竞争实力却没有钱维扬这般厚实。钱维扬也正在考虑柳河县那边要怎么样来安排这事,虽说已经有人跟他打过招呼,却没有就答应下来。
  这时间杨秀峰问起,心里明白,也只是笑着没有深谈。钱维扬要杨秀峰帮他在开发区里撑着,他已经做到这一点,而在华胜高科产业集团的引进上,杨秀峰给的这一功劳可不算小,要从另外的一些途径来回应他,才是彼此支持的做法。
  杨秀峰见钱维扬神态,知道是时机了,就将李光洁的事说出来。随后将李光洁准备的东西也递给钱维扬,杨秀峰没有多说,钱维扬自然知道那是什么意思的,也不问,收下了。两人继续吃饭,吃过后杨秀峰说要不要再休息时,钱维扬说是有事要处理也就走了。都不再提起李光洁和柳河县那边的事,彼此已经有了承诺,不必再多说。

  等钱维扬走后,杨秀峰心里还是有些后悔,没有顺便将胡丹的事也提一提。提到胡丹,就要提到柳水县,杨秀峰如今有些怕见于萍这个女人,也怕在钱维扬面前提到柳水县的。与钱维扬之间从将华胜高科产业集团引进柳市开发区后,那种默契就更加加深了,接触的面也就更多更深,再去柳水县,与那三个女人之间会闹得更无所忌讳的。
  杨秀峰却觉得心里还是放不开。
  不忙着跟李光洁就说出去,这也是规则,不单是没有公布的事会有变化,说早了今后万一变了难以解释,再者,先给一些隐约的消息,说出一些希望,让托办事的人心里总在焦急中,才会有更多的利益可拿取。
  李光洁的事可说是有了结果,难办的事却是胡丹那里,连滕兆海都出面来说情,不办也不好,但办事太密集了钱维扬会不会心里反感?在这方面,杨秀峰还没有将钱维扬的心态揣摩出来。对于李光洁那里,钱维扬既然将钱收了,也就不存在多大的亏欠之情。杨秀峰心里虽说这样想,但真要直接就去说胡丹的事,还是有些心虚。

  答应胡丹在前,可胡丹的事却没有时间限度,这样也还是有可以缓和的余地的。事情今后找机会帮他办,但什么时候是最佳机会?胡丹也不能说,而滕兆海心里更加明白其中的难处。他这些年来一直都在经营这些事,对怎么样找领导,更是深有体会,在胡丹和滕兆海面前多说些意见给领导提起来,或领导答应见一见面,至于什么时候安排见面,却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滕兆海和胡丹都不可能来对质询问的。

  在跑官要官的路上是很艰难的,最让人无计可施的,就是不能够去对质。花钱多少,在之前给转手递钱的人都先说过,会尽力帮你说,至于领导怎么样决定可不敢保证,什么都要讲求机缘,不可强求的。凡到这时候,送钱者都会将这些钱送出去视之为理所当然,只讲本心过程,不指望就能够成功,决心之大,是义无反顾的。
  没有勇气去找领导对质,中间人就有了极大的转折之地。杨秀峰虽不想忽悠胡丹,但情况如此,钱维扬才答应做李光洁的事,总不好接二连三地将人事上的事都塞给他,惹他多心了,那不是将今后的路都给堵住了?
  再说,卢子文这边也要办一办,哪天再安排卢子文见一见钱维扬,帮他安排一下,这样才能将自己身边的人凝聚起来。才能够将自己有这种能力传开去,那个利益集团也才真正运转得成功。
  想好处理胡丹的事,心里也就轻松了。开发区里的工作虽说忙碌,但却不要非多少的心思,下面的人自己使唤起来,比大小王更容易一些,真正要自己做的工作,却不是有多重。
  杨秀峰这段时间过得轻松,华胜高科产业集团的安置工作也顺利,王晓治目前主要工作是在做金长城实业集团的引进工作,杨秀峰自觉地远离一些,免得让王晓治认为他来争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