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6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执意要将滕兆海送回家里,才再让司机将自己送回家。车到家门口,天已经黑了,杨秀峰等车走后,要准备回家去,却见李光洁从家里出来,身后跟着周勇。见了杨秀峰忙说,“秀峰,估计你也该回来了。辛苦一天了,走,放松放松去。”
  杨秀峰本想回家休息,见这样情况,也就跟两人上了车。
  李光洁和周勇在一起,就让杨秀峰有些费猜疑了。不知道是周勇找李光洁,还是李光洁拉着周勇过来的。这里就有这完全不同的含义。不过,周勇最近在向市里转移,周勇的建筑公司里有着李光洁的干股,他得知周勇的近况也不算什么难事。周勇公司里要是有什么事,他不至于放着自己不说而去找李光洁的道理,就算在县里的问题,有自己出面招呼都会比他找李光洁有着更好的结果。这一点周勇也是应该知道的。

  这么一想,杨秀峰也就理出李光洁这样主动热情到家里等自己,又将周勇拉着,说明他真有事要找自己的,还察觉到周勇与自己之间的关系。当然,周勇的故事在最吃亏时是杨秀峰开口找李光洁帮着解决资金的贷款问题,才起死回生的,李光洁是不是从这事里看出什么?新近组建的利益同盟,都还没有什么大动作,周勇也不至于主动说出去让李光洁得知。
  心里有了更大体梗概后,对李光洁的热情也就安然了。不动声色,周勇坐在前排,李光洁做在身边,说“杨主任,今天真是失礼啊,本来应该和大伙一起给你庆祝的。县里却突然有事了,不得已啊。见谅见谅。”滕兆海把这次聚会的时间和地点也都通知了李光洁,他已经是圈子里的成员了。
  “李县客气什么,大家都是兄弟,谁没有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滕大先就说过了。”杨秀峰说,圈子里聚会,一般都会尽量赶来的,只是大家都在体制里,有些事是不得已,相互也都理解着。
  “感谢,杨主任,我心里总有些愧疚啊,你看这样可好,今晚安排些什么活动,我来请。”
  “李县说这些就见外了,你和周勇两人到市里来,怎么也不能让你请,让人得知我还要不要走出门啊。”杨秀峰明智李光洁在县里估计有什么事了,必须找他来帮一把才能够摆平,才会做出显得那么有痕迹的事来。
  几个人就到江良茶庄里去,茶庄生意很好,周勇去定包间,普通的包间也都客满了,豪华间也给定了。只有在大厅里还有两张空位,李光洁显然是有事要说,不会为了喝茶才从县里专程赶过来见杨秀峰的。茶庄里虽说没有了包间,但一般都会准备一个应急的豪华包间留着,免得遇上权势大的人硬要包间而无法解决。
  杨秀峰见李光洁有些急,就走到柜台前,说“帮查查看,还有没有包间?我是市政府办的。你们这一片的蒋继成局长,也是我好朋友,要不要打电话请他过来?”蒋继成在城北这一片都有着名气,茶楼这样的经营正是他着手抓的业务之一。
  “请问先生贵姓?我们前台几下来,今后您到我们茶楼消费一律八折优惠。”前台的一个经历没模样的人忙在脸上堆着笑,对杨秀峰说。这些能够敢打出旗号的人,自然不是茶庄的前台能够得罪的人。
  杨秀峰不肯报名字,这样的事平时也没有做过,留下名字还不得让人传出去?也就不作声,那经理见杨秀峰笃定,也就估计所说是真,当下走出前台,带他们进到豪华包间里去。

  进到包间里,李光洁等茶楼的人走后,说“还是杨主任有气魄,要是我们来还不得灰溜溜地离开。”
  “这是什么气魄啊,要说气魄那也是匪气,说出去还不得给人笑死。只是我们先没有预定,怎么也不能够冷落了李县这样热情的好朋友不是?就匪气一次也算是破例了。”杨秀峰说,三个人也就笑起来。李光洁忙表示了感谢。
  每年春秋两时节,从县里到市里都会有小范围的人事调整。李光洁今天白天不能够到市里来参加聚会,也就是为这事。李光洁在县里主抓着县里的建设,对县里说来就有着比较重的权力。县委书记吴远方对他有些意思,将他找到一边,透露出县里要增加一个常委成员,已经给市里交了报告,市里也表示了认可,但还没有明确的回复。县里知道市里意思的人不少,几方面都在为这位子活动着。县委书记吴远方虽看重了李光洁,但主要是市里的意思,就算县里往上报,也不会只报一个人。

  李光洁得到这样的消息后,自然就想到要到市里跑一跑该找谁才是最好最有效的?直接找钱维扬,李光洁还不敢去,之前见过钱维扬一次面,那是滕兆海从中牵线的,为此李光洁还给了三十多万的钱。结果事情没有办好,当然,对滕兆海说来,他是将失去办成了,李光洁已经见到了钱维扬,没有得到领导的承诺那是机会没有到,或者是自己还不足以让领导就看好起用。
  这次,说什么都要好好争取,要怎么样来操作,是继续走滕兆海这条线还是另找一条路走。李光洁在县里反复地向过了,估计再请滕兆海出面,事情不会有太多转机的。李光洁也就想到了杨秀峰,这个人不但是柳市开发区里的红人,也是钱维扬身边的红人,只要他答应下来,见一见钱维扬副市长不会有多少问题,能不能帮自己说几句好话,说不说得上话,就看李光洁自己怎么样来做工作了。
  与杨秀峰之间,平时的情感还算不错的,只是往来还是少了。或者说,之前对杨秀峰的态度完全是出于对他在滕兆海身边那个说上话的份上才交结的。那次周勇的事,也是因为这,而不是看在杨秀峰本人的面子上做出这些事。谁能够想得到,杨秀峰在市里变化这么快,快到让大家都来不及在他那里做出什么工作来。
  这时突然将对滕兆海的作为,转而到杨秀峰这边来,自然会让人严防的。李光洁知道这些事本来也细水长流地培养着感情,有基础类,倒是说话也就顺当。但县里的事太急切了,使得他措手不及,虽知道在杨秀峰那里可能会有作用,但却找不到适当的借口来提出这样的事。之后就想到了周勇,周勇与杨秀峰关系似乎不错,特别是有那次救他告诉的旧事,周勇是不可能推托不办的。
  李光洁找到周勇,说清自己的意思,周勇果然爽快地答应下来。周勇心里何曾不明白,李光洁找自己对杨秀峰说来也是一种需要,今后县里的人或其他人得知周勇能够帮人办成大事,自然会有人主动再找上门来的。
  进到包间后,周勇知道自己的事就算完成了,就走到包间外去,给两人留下足够的空间好商谈这些事。李光洁有什么事要找杨秀峰,周勇不知道,但要不是有重要的事请,李光洁怎么可能找到他周勇来帮忙?这样的事不难想象。

  等周勇离开了,李光洁说,“杨主任,再次恭喜你,在市里取得如此辉煌的佳绩,真让人羡慕又令人无比地敬佩。柳市开发区成立好几年了,有谁能够像你这样接连引进大型的项目来?今天大伙约定给你庆贺,我却缺席了,等会自罚三杯赔罪。”
  “说远了,今天滕大相约,那也是为大家伙有很久没有聚会了的。”杨秀峰微笑着解释,就像当真和他无关一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