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6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丹听杨秀峰答应帮他,但有两女子在也不会就说帮什么事,这些事就算不说,两人心里也是明白的。胡丹说“秀峰,先问跟滕大说了,哪天到柳水去聚一聚,放松放松,你看你哪时可能有空?”
  要去见于萍,杨秀峰还是不太想的,虽说和钱维扬在一起很疯,可要独自面对她心里还是有难以过去的坎。见到桃桃和田姐,她们势必会问起于萍,自己还能够对她们说出这些来?桃桃上次对杨秀峰就有些心思,也是杨秀峰不太想去柳水县的另一个原因。桃桃心里对滕兆海没有多少看法,但也知道她们在男人心里的位置。
  上次车祸时,桃桃在医院里住着,就田姐陪着,要说她心里都没有想法,那也是不太可能的。情人之间,说有感情却又很浓,说没有感情却又很淡,淡得几乎随时可以离开。桃桃等人看穿这一点,也是杨秀峰在听她的话后才知道的。平时桃桃在滕兆海面前,显得两人之间的情感很深,杨秀峰也就想,在别人看来,自己和于萍之间不是也让人觉得情感深厚吗。
  胡丹很殷切,有滕兆海一起去,杨秀峰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难以处理的问题。要说拒绝,胡丹和滕兆海也都会在心里有些想法的。也就答应下胡丹的邀请,只是时间上此时却不能够就定下来。胡丹似乎也察觉到杨秀峰和于萍之间的关系有些疏远,至于真正原因却不是他关心的。得到杨秀峰应承后,胡丹说,“秀峰,政府办里才调进一个女的,很靓丽,我介绍过来?”
  “不必了。”杨秀峰说。身边的女人已经不少,再四处留情未必对自己就有好处,万一遇上有心计的人,还会栽在这上面。
  两女子见他们谈话,也都没有多去听,搓洗干净后,接下来要做的事该男人来做,可这两人却都在说话,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女子见后,就潜到水中,将男人的那东西吞在嘴里,不能够坚持时间长,但受到这样的刺激,也就将男人那种兴致给激发勾引出来。
  胡丹将女子从水里捞起来,让她在池子边扶着,就从身后钻进去,狂猛地弄起来。杨秀峰却不想做这样的事,站起身来,免得那女子潜在水里难受。但也由着女子在用嘴吃着,没有离开。
  等两人回到包间里,蒋继成见胡丹配着杨秀峰在一起,说,“胡县,我说怎么就偷偷走开了,却原来是搬救兵啊。”包间里的人都在玩着麻将,这种麻将虽说要四个人坐四方,但其他人却在旁买马,也算参与打麻将的。胡丹先就不肯坐下打牌,却是滕兆海、蒋继成、赵华强和高程远四个人在坐。今天李光洁没有来,买马的人就剩吴如海一个了,对坐桌上的人说来,就少了一份刺激。
  “那是,也让我转转手气啊。”胡丹说。
  赵华强见杨冲锋进来,也就站立起来,说“杨哥,到我这位子来坐,我也好学习下技术。”蒋继成见了,伸手向杨冲锋,说,“冲锋,老赵那手气臭,把位子都坐差了,还是到我这里来。”蒋继成说着拦住杨秀峰,把他拉到自己位子上。杨秀峰本来对赵华强就没有太多的好感,只是他现在到这样的位子身价之后,反而不想去计较这些事。
  等杨秀峰坐下来,蒋继成就站在他身后,蒋继成对杨秀峰倒是没有多少心计,也不想要杨秀峰帮他升迁。有之前的交情做基础,两人一直都比较近些。赵华强本想拉近下与杨秀峰的关系,只是对蒋继成却很无奈,只得极力将脸色放到最好。
  杨秀峰坐到桌上后,滕兆海唯一的核心就被分出一部分来,赵华强明显地在打牌时就有些针对性。只是他坐在杨秀峰下家,不便于给杨秀峰帮牌。玩几把,杨秀峰也就体会到赵华强的用心,却装着没有发觉,而是不断地和滕兆海、蒋继成说话。蒋继成与吴如海两人在买马,按说蒋继成是不能够在后面指点打牌的,但他却耍滑头,让吴如海帮他摸牌放到桌子角上,站在杨秀峰后面看着牌,偶尔会看见赵华强的牌,支招也就更方便些。

  其他人自然不会说什么话,杨秀峰也知道,是因为自己到了这地位后,圈子里的人才会这样对自己的。像当初,赵华强哪会将自己看在眼里。杨秀峰将自己的态度放得很好,对吴如海和胡丹两人也不让他们感觉到被冷落。
  几圈后,牌桌上输亏最多的也就是赵华强了,高程远在杨秀峰上手,没有控制什么牌,而他和赵华强对出牌与和牌也都在控制着,这样一来,手气就大差起来。
  牌散后,杨秀峰赢了一些,赵华强等人自然又有一番说辞。这一天聚会的费用,从牌桌上赢的钱基本就够支付了,杨秀峰也感觉不错。晚餐之后,也就散了回城。滕兆海将杨秀峰叫到车里,胡丹想跟着却给滕兆海支开另坐一车。车上只有两个人,司机是滕兆海从县委里叫来的,两人虽说喝酒也不醉,但却不能够再开车了。
  坐在后排说话,彼此间也有很就没有这样有空闲地坐在一起,更少了些沟通。杨秀峰对座谈会和还是和之前那般尊重,也就让滕兆海对他看得更重了。说里一阵市里的事后,滕兆海就说,“秀峰,这两年来胡丹一直想往前挪一挪,可总没有好机会。你对这事怎么看?”
  也没有想到滕兆海会这样说得直接,杨秀峰也就笑了笑,还没有跟钱维扬提过这些事。心里虽知道要是开口,他估计会帮忙的,只是在胡丹的问题上,怎么好去插手?滕兆海一直在办着这事的,横插过来要是办成了,那不就将滕兆海盖过一头?彼此间后见面就不好看。杨秀峰想得深,只是笑,没有说话。
  “胡丹人还是很不错的,也够朋友,又会做人。”滕兆海说,看来杨秀峰一眼,也明白他心里有什么顾虑,“昨天胡丹找到我,说希望见一见市长。我要他来找你,可他也知道这样做很为难,今天我就先给他说说这个事。你要是觉得肯拉他一把,让他见一见领导,也让他安心下来。”
  滕兆海将话说到这么透了,杨秀峰也就不好再捏拿着,在滕兆海面前,两人彼此之间也相知更深一些,不是其他人所能够比的。何况,杨秀峰能够有今天,追根溯源,还是滕兆海最初的帮忙。
  “滕大,我从没有跟领导提过这样的事,心里也没有底啊,不知道他肯不肯见人。”杨秀峰说,沉吟一会,“我尽量找机会说说吧,可不敢保证。”
  “你有这份心,胡丹就满足了。他准备在县里安排次活动,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等你就是。”滕兆海说得更亲近些,让杨秀峰都有些不适应。
  “滕大,你不也很忙吗,安排不安排都是小事。”杨秀峰说,对滕兆海还是很交心的。
  回到市里,蒋继成、赵华强和胡丹都分别打电话来,说要安排活动。滕兆海和杨秀峰两人也都拒绝了,不想再搞什么活动。最近工作都忙,挤出这么些时间来,也得休息好才不影响第二天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