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4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可能人的权欲都是这么培养起来的吧?从无到有,到不愿失去,到挖空心思得到,自己是不是也走进了这个怪圈,不然为什么昨天一天都这么患得患失啊?
  可是,看看主席台上的这些人,哪个不是热衷于权势的人?樊文良?王家栋?张怀?他突然发现张怀的脸很红,而且脑门上居然有汗。
  奇怪了,尽管会场有暖气,但是也没到温暖流汗的地步,他的汗从哪儿来呀?
  淡定下来的江帆突然发现张怀居然表现的很紧张,不停的擦汗不说,而且目光惶恐不安,偶然和他的目光相遇后,即刻躲闪开了,有一种做了贼的感觉,丝毫没有往日见了自己的趾高气扬和傲慢。
  江帆感到好笑,现在被架在火上烤的是自己和孟客,你张怀紧张什么呀?你应该幸灾乐祸应该猫哭耗子才对呀?忽然,江帆脑海里电光石火般的一闪,他明白了,这一次推举孟客出来必定是张怀作祟,既然做了祟,就更加关心结果,所以他才会这么紧张,甚至比江帆和孟客自己都紧张。
  江帆想心里感到好笑,心想,无论我俩谁当选,都不会是你张怀最想看到的结果,只不过是为了把水搅浑,他甚至揣摩出了张怀之所以不把自己弄出来做候选人,一定是还有那么一点自知之明,所以弄出了孟客。
  江帆又是电光石火般的一闪,他忽然觉得樊文良和王家栋甚至是彭长宜都知道事实的真相,就是没人跟他说,樊文良不跟他说有情可原,可能是出于对权力尊严的考虑,彭长宜怎么也不跟自己说?他甚至怀疑林岩都知道一些情况。这些平日和自己关系最近的人都没有跟自己透露任何消息,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怕自己乱了方寸。他突然想起彭长宜说的“有那时间,还不如多想想做报告那天穿什么衬衫、带什么领带的好哪。

  想到这里,他有了一丝感动,他甚至为自己昨天的惶恐而羞愧。
  这样想着,心里也就有了很充实的感觉,不由的嘴角就有了一丝很温暖的笑意。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表现的更加深沉一些,赶紧收住笑,抬起头,正好和走过的孟客目光相遇。孟客看了他一眼,有些不好意思,但却皱了一下眉头,这个目光的含义不难破译,那意思分明是在说你居然还笑的出来?
  孟客有些愁眉苦展,而且人似乎显得很憔悴。真是可怜他了,稀里糊涂的被人在背后算计了一次,既憋气又窝火。其实,孟客也的确有自己的野心,这一点从他刚来的时候就显现出来了,但是即便他有野心,也不会野心到这次和他争夺市长这个位置的,这一点江帆心里有数。
  他丝毫不怀疑孟客,客观的说孟客还是肯干工作的,他还是非常配合自己工作的,无论是开发区还是城市改造,孟客应该立了头功,受了大累。他应该是真心实意支持自己出任市长的,这一点无须质疑。从昨晚散会后他看自己的目光就能体会出来。
  文学家喜欢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的确如此,一个人的内心是能够从眼睛里表现出来的,无论他掩饰的多好,也会在眼睛里暴露出最真实的东西。无论是昨晚还是现在,孟客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更多的是歉意,是无奈,是不知情的愤懑,而他回复给他的目光是理解。
  目前,在亢州市领导班子中,真正对自己有敌意,又能从自己落选中获得某些好处的人中恐怕只有张怀了。自己曾经拿下了苏乾,将张怀不待见的曹南扶正,又利用分工削弱了他的权力,兴许他早就恨的牙根痒痒了,说不定积蓄了多久才等到今天这一刻。但是他又没有十足的把握跳出来公然和自己竞争市长,因为在班子中,樊文良不会支持他,王家栋更不会支持他,这两个人如果不支持他,他胜算的把握几乎归零。但是这个机会又不是年年有,几年才有这么一次,他又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所以才整出孟客这个市长候选人,来羞臊自己。

  江帆在等待代表们投票的时候,忽然想明白了许多,明白后他为自己昨天的惶恐和内心乱了方寸而感到脸红,他甚至觉得自己还不如彭长宜,甚至不如丁一。如果丁一没看出他的惶恐,为何特地来他的办公室,跟他说他是最好的,还吻了自己。明摆着就是安慰自己,那天送她回家,他吻了她那么久,都没有得到她的回应,昨晚却突然亲了自己一下,尽管是轻轻的一下,他根本没有体味到的时候就结束了,但这足能说明问题了。

  唉,自己还是不成熟。这一次幸好有樊文良、王家栋护航,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不知自己将来是否能独立处理这样的事情?
  他没有怀疑樊文良和王家栋,这一点他早就明白,无论是政治原因还是自己个人魅力,他们都没有理由不给自己护航。这一点江帆非常有自信。
  唉,一个男人,到了需要女人来安慰的时候,肯定是自己虚弱到了极点。想到这里,他又看了一眼丁一的方向,见她又在抬头看着自己,碰到他的目光后,又借故躲开了。他决定捉弄她一下,见丁一调开了目光,自己也故意调开了目光,看向别处,然后又不经意的转向了她那边,果然她没想到自己这么快的卷土重来,目光再次碰上,呵呵,这次她是彻底不好意思,都有点不知所措了。慌乱的低下头。

  江帆在心里笑了,是很开心的笑了,他没想到此时自己居然还有这样的心境。
  江帆嘴角的笑意,被张怀用眼睛的余光捕捉到了,他心里稍稍好受了一些。按说此时他看见江帆哭心里才高兴呢。但是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么诡异,昨天还是那么迫切的希望看到江帆笑话的张怀,今天却完全变了一个人。此时,他紧张的不是想让江帆落选,而是想让江帆当选,甚至票数越高越好。
  这一点江帆是绝对想不到的。
  虽然,张怀昨天晚上已经布置下去,让那些跟自己有关系的代表们转而支持江帆,不要投孟客的票了,但是他还是有一些担心,担心江帆的票数不高,似乎江帆得票多少是和自己的罪恶成正比的。
  张怀绝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跟樊文良正面遭遇,要说在亢州,恐怕他最憷的还是樊文良。这个个子不高的男人,蕴藏着无限的政治智慧和个人威力,无论多么难缠的事,他总是轻而易举的化解,从来没有见过他为什么事着过急,表面给人的印象永远都是不动声色,还有那么一点平和和随意,但是他的内心却是非常有厚度和广度,无论是内力还是城府,都是他们这些“农民干部”无法企及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