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4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行,但是您再也不要说祝贺我让我接受检验的话了。”孟客痛苦的说道。
  “呵呵,好吧,不说了。”樊文良一看孟客的确没有见猎心喜的样子,多少有了些放松。

  孟客走了以后,樊文良陷入了沉思。他不得不佩服对手的高明,的确是出了一道很难解的题。对手以这样一种方式来干扰选举,肯定也不是他最初的想法。他之所以改变了打发,极有可能是那天他和张怀谈话取得了效果,但是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走了这么一步棋?并不是自己公然站出来参加争选,这就有着很明显的捣乱迹象了。该怎么做,在昨天后半夜他和王家栋就已经商量的差不多了,但是绝不能让孟客退选,不能给孟客和对手造成口实,要知道,在人代会上,稍有不慎就会违逆民意,就会招来各方民众的批评,给今后的事业造成被动,他绝不能把亢州带入一场理不清的怪圈中。

  要慎重啊,一招不慎可能就会影响全局!
  王家栋进来了,他看到樊文良在沉思,?就说道:“老板,摸了摸他什么心气?”
  “完全不知情,也没有见猎心喜的动机,我们都被算计了。”樊文良说这话的时候,后槽牙又在咬动,说道:“江帆怎么样?”
  “他当然很出乎意料啊,但是保持住了风度,怪我们之前没给他打防疫针。”王家栋说。

  “嗯,先不管他,让崔书记把那封信送来,让赵秘书把张怀找来。”
  “等等,如果单独叫张怀是不是他早就想好了推辞话,借故不来怎么办?”王家栋说。
  樊文良看了一眼王家栋,点点头,说:“有道理。”
  樊文良立刻开开门,赵秘书听见书记房门的响动后,赶紧跑了出来,他的门没有关,时刻在注视着书记的动静,他不敢轻易上前,眼下是非常时期。
  “把范主任叫过来。”
  不一会,范卫东急步走来。
  “立刻通知开会,常委扩大会。”

  范卫东看了看表,说道:“到饭点了?”
  “十五分钟后准时开始。”樊文良说着,没有理会范卫东的提示,拿起桌上的笔记本率先向市委会议室走去。
  赵秘书赶紧拿着杯也出去了。
  范卫东一想,这电话也要打一会儿呢?就跟王家栋说:“唉,十五分钟,电话也要打上一会儿呢?”
  王家栋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那是你的事。”
  范卫东瞪了他一眼,如果不是十万火急,说什么也得和他呛呛几句。
  十五分钟后,与会人员全部到齐。其实大家似乎都预料到会有这么一个会议,就都没有走远,只有张怀不怀好意没在单位,所以他也就迟到了几分钟。平时常委会都没有等人的先例,这次就更不会了。
  孙玉龙简单的通报了一下今天人代会上出现的意外情况和明天将要进行的议程,这些都是大家知道的内容。
  孙玉龙讲完后,樊文良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滑过,他说:“今天我很高兴的看到了我们民主化进程中的一个进步的表现,就是人民代表,可以自行推举出自己信任的人来当市长候选人,这就是民意,在这里,我向孟客同志表示祝贺!这是代表也是人民对孟客同志工作的肯定和赞扬,既然代表们有这意愿,那我们就要尊重代表们的意愿,今天开会的主要意思就是跟大家通报一下这个情况,我已经跟锦安市委汇报了,翟书记表示尊重我们亢州市委的意见,尊重代表们的意见。市委决定,明天的议程不变,既然代表们推举出自己信任的人,江帆和孟客就要接受代表们的选择,谁胜出,谁当选。”

  他没有看江帆,而是看着张怀继续说道:“我希望咱们保持平常心态对待明天的选举,无论怎样,我们都要相信代表们,相信他们会给自己选出一位他们心中的市长的。散会。”
  孟客一听散会就急了,他抬了一下手,想要求发言,可是樊文良根本就不看他,坐在他旁边的高铁燕扒拉了他一下,说道:“都散会了,还说什么说!”
  孟客颓丧的坐在座位上,低下头,心情灰暗到了极点。当他再抬起头时,发现人已经走光了,正要站起身的时候,就看见对面还坐着江帆。
  他一愣。这是自从出了新的候选人后,他第一次和江帆照面。孟客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江市长,你知道我……”
  江帆抬起大手,挥了一下,说道:“我明白,什么都不说。无论是咱俩中的任何一人当选,都不是坏事。”他表现的沉稳镇定,没有丝毫临阵慌乱的表情。
  “江市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根本就没想到会是这样,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当市长,记得刚来时候我就跟你说过,翟书记……”
  江帆再次挥了一下手,说道:“不要说那么明白,江帆不浑,我相信你。”
  听江帆这么说,孟客站起身,走到江帆面前,伸出了自己的手,和江帆紧紧握在了一起。

  其实,孟客比江帆心里还不是滋味,他下了楼,这才想起要给翟书记打个电话,当他接通了翟书记的电话后,跟翟书记汇报了选举中出现的问题,然后说:“请您批评我,我给领导添乱了。”
  翟炳德淡淡的说道:“我都知道了,樊文良已经向我汇报了,这里有人成心捣乱。你不要有负担,一切服从亢州市委的安排,服从代表们的意愿。”
  “翟书记,您怎么也这么说呀?我要退选。”
  “服从决定,你没有权力退选。”说着,就挂了电话。
  孟客沮丧到了极点。他隐约感到由于自己的“横空出世”,无论是给樊文良还是江帆,都带来了麻烦。锦安市委尤其是翟炳德对樊文良是有成见,?无论樊文良怎样处理,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亢州政权不稳定,这个影响是深远的。
  樊文良暂且不去考虑,就拿江帆来说,这应该是一次不小的打击,代理市长时间最长,几乎整整一年的时间,最后出来一个竞争者,而且这个竞争者还号称是协助他工作来的,好在江帆说理解自己,就是不知道他是否真的理解自己,还是口头上理解?两级市委不让退选,他也就只有服从的份儿了。
  江帆来到楼下自己的办公室,刚进来,丁一就跟了进来。江帆以为是林岩,就说道:“小林,你先去吃饭吧,我打几个电话。”

  他没有听到林岩的回话,就转过头,一看后面的不是林岩,是丁一。
  就见丁一笑嘻嘻的看着他。
  “小丁,有事吗?”
  “嗯,我也没吃饭,想请市长。”
  “哦,你为什么要请我吃饭?”江帆问道。

  “也没有为什么,就是过完年还没跟市长在一起吃过饭呢。”丁一不好意思的说道。
  “就你自己吗?”
  “嗯,如果市长同意了,我再去招呼别人。”
  江帆说道:“改天好吗?我今晚太忙了,你知道我有许多事需要现在处理,没时间吃饭,更没时间吃你请的饭了。”说着就要走过去打电话,他见丁一站住没动,就说道:“改天好吗?今晚不行,或者,等我明天离开亢州的时候你再请我?”
  丁一心里有些难过,她说道:“市长不会离开亢州。”
  江帆听了这话很舒服,就说:“为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