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3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怀把自己关在办公室,想着樊文良的话,毫无疑问,他对自己有所察觉了,尤其翟炳德说的那几句话,就像刀刻在心上一样,对他震动不小。看来樊文良今年会死保江帆当选,如果江帆不当选,亢州连续两次出现这样的事故,就像樊文良说的那样,无论是他樊文良,还是锦安市委,都不会善罢甘休的,即便自己当选也的确不会有好果子的吃的,就像玉山县那个县长一样,最后落个锒铛入狱,反而得不偿失。这年头,谁没点问题呀,如果婆婆要想找儿媳妇的毛病那简直太容易了。看来,原定推举自己当市长候选人的方案不是明智之举,但是计划好了的事,就这样胎死腹中又有些心不甘,于是,他权衡了半天,便给石亚水打了电话,让他通知那几个死党,到饭店继续商议。

  等他从办公室出来后,又看到了孟客,孟客说:“张市长出去呀?”
  张怀不由的心头一亮,计上心来,说道:“是啊,出去,孟市长不忙?”
  孟客就觉得好笑,下班了谁还忙?他感动今天这位常务副市长很可爱,来亢州这么长时间了,他是对一次跟自己笑。
  夜里,彭长宜刚刚睡着,电话铃声就把他吵醒了,沈芳推了他一把,说道:“接电话,别让它响了,吵着孩子。”
  彭长宜合着眼,顺手拿起了电话,半天才“喂”了一声。
  “我说,你到是真能睡着了,天都塌下来了,也不怕砸着你?”是寇京海。
  彭长宜皱着眉说道:“老兄,你还让人睡觉不,都几点了?有事明天说,我这心现在还噗通呢。”说着就要挂电话。

  “嗨,你什么态度,分明是你给我布置的任务,我都不睡,你睡什么?”寇京海急了。
  “什么任务啊?我忘了。”
  “你说什么任务?又搭出去我许多柔情蜜意,还不认账了?”寇京海抱怨着说道。
  彭长宜一激灵,赶快睁开眼,坐了起来,说道:“老兄,你在哪儿?”

  “能在哪儿,在车里呗!”
  “有动向?”
  “太有了,你赶快出来,我到你家门口,我在车里跟你说。”寇京海说着就挂了电话。
  原来,自从上次彭长宜知道石亚水和张怀他们,经常去寇京海过去相好的饭店聚会后,他就感到张怀不会平静的看着江帆当选,就让寇京海想办法接近那个老板娘,看能否套出有价值的信息。寇京海当时就表示反对,说我都跟她断了那么长时间了,你再让我找她,老婆知道后会闹翻天的。彭长宜想想也对,就没再坚持,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今天夜里寇京海突然打电话说这事,肯定是他发现了什么。所以,他迅速起身穿衣服。

  沈芳问:“什么事呀?大半夜的?”
  彭长宜说:“我就到门口,不会走远,一会就回来。”说着,穿好衣服,裹上大衣,就走了出来。他一看寇京海还没到,就继续往外走,免得在家门口碰上任小亮。其实彭长宜知道任小亮也没闲着,但是他似乎没有参与张怀他们的事,毕竟他是丨党丨委书记,这事如果玩不好恐怕连乌纱帽都丢了,再有,人大代表团团长是彭长宜不是任小亮。彭长宜不但要确保本团不出意外,还要确保其他关系不错的乡镇代表团不出差错。

  彭长宜站在瑟瑟的寒风中,等了一会,寇京海开着交通巡查标志的车就到了。彭长宜迅速上了车,寇京海说道:“果真让你猜着了,的确树欲静而风不止。”
  “捡重要的说。”彭长宜说道。
  “今天晚上张怀紧急给这几个人开会,说上头有察觉,要改变打法。”
  “改变什么打法?”
  “具体不知道,她一个妇人,只懂做生意不懂政治,也不可能长时间在那里偷听,这种聚会,谁不加着百倍的小心。”

  “这算什么情报?”彭长宜有些不高兴。
  “我的个妈呀,这还不算情报?你自己分析去呀?脑袋不是聪明着吗?”寇京海又告诉了他今晚参加秘密聚会的人。
  “对了,他们提到了孟客。”寇京海说道。
  “孟客?”
  “对,孟客,好像说孟客要当市长?”
  难不成孟客也参与其中了?彭长宜心里一沉,说道:“要复杂了。”
  “所以我连夜告诉你来了。”

  “嗯,谢谢老兄。”
  “谢什么,老兄时刻跟你保持一致。”
  彭长宜下了车,目送着寇京海的车走远,他掏了掏口袋,想给部长打个电话,才知道没拿电话,就往回走。回到家里后,沈芳没有睡着,她还问大晚上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彭长宜当然不能跟她说,就说是工作上的事,让她睡觉。
  彭长宜关上里屋的门,给部长家里打了电话,部长没在家,他就又呼了部长,部长很快回话。

  原来部长和樊文良在金盾酒店,正在单独教练乡镇代表团的团长,接到彭长宜的传呼后,他就在另一个房间给彭长宜回了电话。
  彭长宜不想让沈芳听到谈话内容,就跟部长说“我十分钟后到,您等我。”
  部长说“好,你从小门进来,我在那儿等你。”
  彭长宜拿起呼机和手机,对沈芳说,“我出去一趟,如果你睡不着就插上门。”

  沈芳说:“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去呀?”
  彭长宜说:“工作上的事。”
  沈芳说:“如果时间不长我就给你留着门。”
  彭长宜想了想就说“好吧。”
  彭长宜遵照部长的指示,从金盾大酒店的小门进来。一般人很少走这道门,只有内部人才走这个小门,外面无论是就餐住宿的都走大门。

  彭长宜进来后,果然就看见部长站在楼道里等他,然后他们拐进了一个包间。
  部长没有坐,彭长宜也没有坐,他就把刚才得到的情况跟部长说了。
  部长问:“江帆知道了吗?”
  彭长宜说:“我没说,直接就找您来了。”
  “嗯,你小子是不是采取了非常手段?要不然这么机密的事你怎么知道的?”
  彭长宜笑笑说道:“不能全告诉您。”
  王家栋点点头说:“我也不想知道,知道的多我就担心的多。”
  最后,王家栋嘱咐他继续关注,是爷爷是奶奶过两天就天下大白了。
  彭长宜问道,您怎么还不回去休息?
  王家栋说:“一把睡不着,现在正在单独教练代表团团长呢?”
  “一把也知道了?”
  “嗯,正面交火了一次。”
  “哦,跟张……”彭长宜没说出来。
  王家栋点点头,说:“嗯,今天下午,估计对方没认头。”王家栋说完,就在屋里踱着步,嘴里念叨了一声孟客的名字,他皱起了眉头。
  第二天,亢州市政治协商会议如期召开,作为市领导,樊文良、江帆还有狄贵和到会表示祝贺。

  第二天,亢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在庄严的国歌声中正式召开,孙玉龙作为大会主席团执行主席主持了会议,市委书记樊文良致开幕词。头天参加政协会议的全体委员们列席了今天的人代会。
  接下来就是代市长江帆,代表上届政府向大会做政府工作报告。
  当仪表堂堂的江帆,神采奕奕、步履矫健的走上主席台时,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他扫视了一下全场,然后对着话筒说道:“各位代表:现在,我代表亢州市政府,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请予代表们审议,并请全市政协委员们提出意见……”

  他的语调不高,却铿锵有力,镇定从容,时不时的对报告加以自己的注解。
  坐在第一排的彭长宜不敢死盯着他看,他心里很紧张,比江帆本人还紧张。尽管他知道这份报告也凝聚着他的心血,但就是紧张,也可能自己提前知道了一些信息而紧张吧。?那次从省城回来后,彭长宜就跟曹南要了报告初稿,仔细看了三遍,并提出一些新的思路,得到了江帆的采纳。江帆从省城回来后,叫上了彭长宜和曹南,他们三人对这个报告整整讨论了半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