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32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委会上,大家研究布属了接待工作。同时,张清扬给市委办公厅安排了任务,让他们马上搞出一份系统的文件,交给上面的领导汇报。在会上,方少刚没怎么发声,对于张清扬主张的事情,一般他不支持的就不会开口。对于农业改革,他一直都不曾看好。
  周末,张清扬来到京城听课,在京大听完穆喜之的课以后,晚上来到他家,顺便谈到了胡一白。穆喜之对胡一白也只是耳闻,对他的底细不甚清楚。不过他却提醒张清扬,以他四五十岁的年纪,拥有如此强大的经济基础,其出身不会简单。
  对于这点,张清扬也比较赞同。但是穆喜之的另外一句话更引他深思。
  穆喜之说胡一白是大资本家,真正的资本家!
  张清扬当然明白资本家是什么意思,可是却不明白老师为何要把他称之为真正的资本家。穆喜之没有说,他也没有深问。
  当夜,两人交流了一些哲学问题。最后,穆喜之意味深长地说:“你的农业改革已经开始了,上面很关注。在这紧要关头最好不要出差错啊!”
  “老师,您是指调研组去考察的事情?”张清扬含笑问道。
  穆喜之点点头:“听我的,明天就回去吧,我知道你不怕出问题,但是还是提前准备一下比较好。清扬啊,有些问题可以出在你身上,但是最好不要让上面看到。一但暴露到上面领导的眼前,就有可能变大,你知道吧?”
  张清扬明白穆喜之的意思是担心调研组考察期间出现问题,导致上纲上线。所以点头说:“我听您的。”

  “嗯,事情在你手上可以控制住,但在别人的手上就不同啊,也许有很多人等着看你的笑话,唯恐你不出现问题!所以稍微有点火星子,就有燎原之势啊!小人……不得不防!”
  “老师,谢谢您的提醒!”张清扬感动地说道。
  “好了,不说了,你心里有数就行。早点休息吧。”穆喜之摆摆手,回卧室去了。
  同时间的方少刚正在与贵西省的乔炎彬通电话。
  “听说调研组要去江洲,是吧?”乔炎彬的声音还是那么沉稳。
  “是的,大概下周过来吧。”

  “这次……有没有问题?”乔炎彬的声音有些冷。
  方少刚明白乔炎彬的意思,他是想让自己趁着上面考察,争取暗中动动手脚。但是他熟悉江洲的情况,明白自己没有机会,所以委婉地说:“那边的工作我没法插手,我想不会有问题。”
  “没问题?呵呵……没问题好啊,农业改革……不错,不错啊……”
  方少刚听到乔炎彬在笑,可是却感觉他的笑声异常刺耳。为了缓和气愤,他微笑道:“我最近可能要有大手笔了,金喜集团落户江洲,我可以取得一些成绩。只要手中有了成绩,就可以和那边……分庭抗礼……”
  “金喜集团?大公司啊……这个事情还真要好好争取,少刚,这是你的机会!”
  “我明白,”方少刚心头渐渐轻松下来。
  联合调研组已经确定了行程,这周五过来。提前一天,张清扬来到炮台乡检查工作。农业发展集团已经组建完必,由于土地交由公司管理,村民们也都很放心,按照上面的要求,统一播种灌溉,形成一条龙规模化发展方式。看似是把土地交给了公司,但每家每户仍然要下地劳作,表面上与之前并无分别。
  来迎接的只有徐杰,没有见到江小米,张清扬就有些吃惊,笑道:“小米哪去了?”

  徐杰的脸有些红,小声道:“今天早上有农民汇报说水稻秧苗有点问题,小米带着技术员过去了,留我在这里接待领导。”
  张清扬一听就急了,板着脸道:“出这种事情,你怎么不提前汇报?”
  徐杰的脸胀得通红,解释道:“张书记,这件事是刚刚发生的,我们还不知道情况,小米正在调查。由于不了解情况,所以就没向您汇报。”
  徐杰也明白,明天上面的大领导就要下来调研,这个结骨眼上出现问题,他的负责重大。听他解释完,张清扬点点头,说:“走,带我过去看看!”
  徐杰答应着在前面带路。张清扬有些虚火上升,如果只是偶尔一两家秧苗有问题还好说,但如果全乡内所有的水稻秧苗都有问题,那么只能说明是种子的问题了。种子可是有由集团公司统一购进的。
  “种子什么型号,从哪采购的?”张清扬边走边问。

  徐杰回答道:“种子是最近几年流行的品种‘两优888’,是通过外省驻江洲的农资公司购进的。这家公司的农资产品远销国外,应该是值得信任的。”
  “不是从总公司购进的?”张清扬听出了问题。
  “呃……我们在谈判时,总公司派过来了一位副总,而且我们还搞了出苗试验,没什么问题。”徐杰额头冒出汗水。
  张清扬知道问也问不出情况,便不再问了。赶到江小米所在的秧田,张清扬这才发现问题很严重,本来这个时节正是秧苗发芽的好时节,然而在这大片的秧田中,只稀稀拉拉地长出一些秧苗,其中还掺杂着杂草。
  江小米正在不远处与两位专家研究着什么。张清扬马上喊道:“小米,你过来一下!”
  江小米回头见是张清扬,心便提了起来,满脸的紧张向他跑来。可能是由于心急,没注意到脚上,不小心跑进了秧田中,秧田中是湿滑的土壤,她一个没站稳,整个人都栽倒在里面,爬起来全身是泥,头发丝都沾上了泥巴,狼狈不堪。张清扬看得一阵皱眉,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江小米知道自己犯了错误,不顾身上脏,只是到水池里把手洗干净,讪讪地走到张清扬跟前。

  “江小米,你就不能沉稳一些嘛,我选择的干部就这么没用!”张清扬心情不好,气哄哄地骂道。
  江小米满肚子的委屈,又不敢解释,低头道:“张书记,对……对不起,我……我太着急了,一急就……”
  一旁的徐杰也无奈地叹气,心想江小米摔倒得可真不是时候,本来外界对她小小年纪出任农业集团的总经理就颇有微词。在这关键时刻她又闹了这么个大笑话,可是让领导脸面无光啊。但这段时间多亏有江小米的工作支持,要不然徐杰这个懂事长两眼一抹黑。这么一想,徐杰就想帮她说两句话,小声道:“张书记,小米也是太急了,没注意脚下。”
  “说说秧苗的情况吧,这事不提了!”张清扬也知道自己的火发得没有道理。
  江小米强惹眼中的泪水,咬着嘴唇汇报道:“张书记,刚才两位专家初步诊断应该是种子的问题。”
  “是这一家有问题还是都有问题?”

  “我……我已经打电话安排下去了,让大家去抽查,结果显示……”江小米的头重重低下,面如土灰,没敢说下去。
  张清扬心中一凉,冷声道:“全乡都有问题?”
  日期:2017-04-03 06: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