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5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王正忠的安排,上午讲谈判情况,中餐后要接着讨论,下午再由杨秀峰讲未来开发区里干部们的工作。上午的讲话,杨秀峰有了充分的准备,在讲与药业集团接触过程里,也就将外面的发展形势带在里面,干部们听着也不觉得枯燥。到中午时,王正忠同意每一桌上一瓶白酒,算是对杨秀峰等人到省里谈判尽功的喜庆。
  餐桌上,干部们就主动出击,给杨秀峰敬酒。杨秀峰哪会接招?将王晓治推出来,鼓动大家给大王小王一起敬酒。下午还要讲话,杨秀峰也不可能醉醺醺地到台上出丑。那些干部敬酒时,对大王小王两人都想要他们喝满杯,而杨秀峰则表示下就放过了。
  杨秀峰能够体会到大家都意思来,心里发笑,脸上却很恭谦,一直都尊着两位领导。王正忠在干部们敬酒时,倚老卖老加上又是一把手,大家也不好逼着,王晓治却就有些惨了,成为众矢之的。干部们对在开发区里这样进行洗脑式的学习,心里是很有看法的,但开发区这里的经济效益比其他部门要好,也就将改变吗的情绪能够压制下来。
  此时,找到发泄心里的缺口,干部们口口声声领导领导地,轮着要给王晓治敬酒,还要看着他喝下才甘心。王晓治平时在开发区也还是有两三个人跟着的,只是这样的大场面他们也不可能出来给王晓治支撑。每一桌虽只上一瓶酒,但大家多用来敬领导了,等中餐结束,王晓治已经醉得不省人事。
  中午得到发泄,下午在开会时大家精神也就将萎靡了些,杨秀峰将开发区的未来发展,却是没有多少实质性的意思。他自己对这一点工作都没有做多少思考,又哪能说出什么来?只是稿件却是何琳给准备的,何琳将之前王正忠所发表的论文摘录了一些过来,作为杨秀峰讲话稿的骨架,杨秀峰自己也懒得润色,在台上照文稿读着。唯有王正忠听得最为入神,其他的人都一副被催眠的神态。
  正说到紧要处,杨秀峰的手机却响了,给会场带来些异响,将不少人的睡意给搅走。杨秀峰见是侯秘书来电,忙给王正忠示意,也不顾他脸色黑着,转身走到僻静处接听。
  上次侯秘书就曾说过,有一个大集团有意向到柳市开发区来投资的,只是还没有完全确定。侯秘书说会通知杨秀峰,让他得到这样一桩政绩,算是对杨秀峰的欣赏与回报。杨秀峰心里明白,这样的事在侯秘书说来只是一个顺水人情,但这样的人情送给谁就很有讲究,人情也是非常之大。侯秘书给出这样的话来,杨秀峰对自己那次在省里给他送出的礼就感觉到确实是大为超值了。
  见是侯秘书来的电话,杨秀峰哪还会在意是不是在开会,但对王正忠还是示意了下,平时对王正忠做了一些工作,可不想这时一个动作将那些努力都付之东流。像大王这样的人,对这些是不是尊重他的行为看得极重,会以此来判一个人的好与坏,更会将对一个人的评判就打出烙印来。
  杨秀峰虽不计较这些,但在开发区里,也不想与王正忠有什么矛盾,使得王晓治得到利益。
  走到僻静处忙给侯秘书问好,心里就在期盼着对方能给出好消息来。侯秘书没有多话,直截了当地说,“秀峰,两天后到省城来我们再联系。”
  侯秘书说着也就挂了,估计是不方便多说。但从语气里却可以肯定,这个电话是与之前所说的投资有关。杨秀峰想了下,虽没有什么绪头,但要怎么做心里却有数了。
  回到会场给王正忠做了下说明,杨秀峰把事情推在市里,王正忠也就不会在这样的事上在纠结到自己头上,对干部们讲话的事也就顺势推掉。

  到车上,杨秀峰和钱维扬联系,如今杨秀峰要见他都很容易的。不单是两人之间的距离缩小所致,开发区里的工作情况,也是杨秀峰在这边掌握着,要多汇报才让钱维扬有那种明确的控制感。
  何琳见杨秀峰往外走,就想着和她一起走,但杨秀峰却没有任何表示,在大王沉着脸的情况下,她也不敢公然地走出会议室。
  才出开发区,就见一辆车开过来,虽说开发区外的路面宽,可却没有将车道分隔开。那车虽没有对这杨秀峰对开而撞来,却有着要请杨秀峰停下的意思。不知道是不是熟人,杨秀峰还是把车速减慢下来,对方的车窗就摇下来,露出一张媚妩的脸,着脸看着有些熟悉,杨秀峰却一下子没有想起来。
  杨秀峰将车停下,对方车门开了,见之前那美女跳下车来,往司机门走过来。杨秀峰也就摇下窗,等那女人靠近过来时,见到他,立即惊呼起来,说“杨主任,怎么那么巧?正要找您呢。”
  杨秀峰见车外这个美女就越加熟悉了,只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但对方说得那么热情,总不好给人家冷脸,说“那真巧了。”
  女人显然看出杨秀峰对她记不住了,说“杨主任,您是大人物了,肯定记不住我。我是柳泽县县委机要科的陆婷,今天和我们主任一起到市里来的。”
  这时杨秀峰回忆起来了,柳泽县县委办副主任徐春来,平时也是有些往来的,只是不密切。之前,自己和面前这个美女跳过舞,她跳舞可是很有韵味的,说,“怎么会忘记大美女?你跳舞可是一绝啊,当真是一种享受。”
  “谢谢。杨主任,我们主任不知道是你的车,我去告诉他。”陆婷说着见杨秀峰点头应了才走,到时很注意细节的。之前徐春来随柳泽县副书记田鹏到市里来,找滕兆海想靠近了好得到机会见一见钱维扬,好找到往前挪的机会。滕兆海却一直都没有明朗的回应,杨秀峰当时什么都还不是,打着滕兆海的大旗,田鹏对他也就很客气,拜节时也没有少他那一份。
  像田鹏这样的职位,到市里拜节打理关系那是有经费的,就算多超资一些也无所谓的。但也说明他会做人,才会有这样安排的。徐春来是跟在田鹏身后的人,杨秀峰自然也熟悉。对方找上门来,杨秀峰不知道什么事,但在体制里却是更讲求这些人情来往的。
  杨秀峰在车上没有动,看着陆婷小跑着回车边,随后徐春来就下车来快步走过来,到杨秀峰车边,说“杨主任,失礼失礼。不过,这样就给碰上您了。”

  杨秀峰见徐春来没有要说什么来意的样子,也不问,与他客气地打着哈哈,也不说什么。这时离要见钱维扬的时间还多,自己在柳河县那边人缘不错,而柳泽县里也就田鹏等人是熟悉些,这时他们找上门来,自己少有些脸色,今后柳泽县那边的人要到市里走什么门路,就可通过徐春来等人作为中介了。
  杨秀峰走通钱维扬这条路,又组建了以邢静等为核心的利益同盟,早就在计划着要建立圈子之外的网络了,只是到开发区后,工作上一桩接着一桩的事,暂时还没有空余的时间来出来这些事。但却不是就中断了的,随着与钱维扬关系的明确化,杨秀峰如今比起滕兆海来还更有资本,建立自己的关系网络,经营好自己的利益圈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