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11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铜锣敲响,法师一身袈裟,手里持着禅杖,禅杖发出琳琅的响声,我捧着父亲的灵位,灵位上面插着一株香。
  法师吟唱道:“你的父亲罪孽深重啊,如今被打入地狱,怕是谁也救不了他了。”
  我自然不予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也是他的形式桥段而已。
  以前看别人家超度功德的时候,那时我奶奶还在世,她会跟我说,这个场面,就是法师扮演一个得道高僧,带你下地狱救父亲,当然如果死的是母亲的话,他则会说——你的母亲罪孽深重啊,如今被打入地狱,怕是谁也救不了他了。
  奶奶说,这草席铺的就是地狱,草席上面的神位代表的就是地狱的守备等等。
  法师又唱了起来:“哎呀呀!你真是一个孝子,父亲罪孽固然重,可你孝心感动天地,本法师便助你一臂之力,带你闯入地狱,救出父亲,随我来,地狱艰险,你可处处当心。”
  法师瞄了我一眼,意思让我跟着他,随后他脱下自己的鞋子,也让我脱下了鞋子,继而沿着草席的周围绕起圈圈,左饶一圈,又饶一圈,我是紧跟其后,而他饶几步就要装作累的半死的模样,意思和地狱恶鬼大战数回,紧张的样子也因为他的下手敲锣打鼓越发的有了那种气氛
  日期:2017-08-09 20:50:28
  禅杖不断的发出声音,锣声不停,似乎这真的就是战场一般,围观的人看的入神,小孩觉得好玩,而我却心里越发沉痛。
  可是下一刻,突然发现,四周观望的人已经不见,而此刻场景也不在我家大厅的灵堂,而是一片黑乎乎的漂浮之处,说不尽的恐怖,突然的害怕起来,索性法师还在前面,我紧跟着他,不敢拉队。
  只见虚空漂浮的黑暗中不断的出现各种令人后怕的面孔,忍不住大汗直流,我想喊一声法师,可是却怎么也喊不出来。
  前面法师挥舞着禅杖不断打散着扑面而来的鬼影,几进几出,骤然间听到砰的一声,一个偌大鬼影被打散,这一切让我诚惶诚恐,不敢掉以轻心,紧紧的捧着父亲的灵位,跟着法师的脚步。
  如此反复在这虚幻空间,总觉得时间已经过去很久,我战战兢兢的跟在后头,法师不遗余力的和虚影格斗,翻山越岭,累的够呛。
  终于当我听到第四声巨响的时候,父亲的影子出现了,在不远处朝着我笑,笑的很坦然,我想追过去,但是步子却迈不开,直至他的影子慢慢的消散。
  与此同时,我从这个虚境中走了出来,从新回到了自家大厅,依旧是锣声不断,旁边依旧是观看的人们,前面的法师依旧忙活着,只不过,四个角落的碗都已经碎成一地,而草席上的神位都被打翻。
  这场结束之后,我意犹未尽,想着刚刚的画面,那又代表着什么,父亲影子突然的出现,是不是预示着所谓的破地狱,所谓的法事真的是有用的。

  我走到法师面前,冷不禁的说了句:“刚才谢谢你。”
  他诧异的看了看我,我没继续说话,转身来到父亲遗体前面恭敬的点上三株香,败类三拜,插了上去。
  很久以后我和这个法师说起过这个事情,他和我笑了笑说,很好很好。这两个很好,是什么意思,我应该能体会到,他还说,想不到自己随着爷爷那么久从来没越过地狱之门,而我却能这么轻巧的做到。
  之后他还说,有些东西不能用常理分析,还叮嘱我,这事就不要和其他人说了,我问为什么,他想了想说,你就当是天机不可泄漏。
  突兀间我觉得这个法师其实多少可能还是有点料的,别人怎么看他,我不知道,但是以我之前对他的了解来说,不过是骗骗人的玩意,可是经历一些事情以后,人总不能被外表的浮夸所蒙骗。
  传承的东西,不论如今世道如何,总归有它存在的道理,显然法师的能耐究竟如何,没人知道,也许他就是空架子,靠这个行当赚钱,也许他真的胸中有货,只不过用他的话说,有些东西我和你说,你信吗?世人信吗?
  日期:2017-08-09 21:20:18
  法师休息了片刻之后,准备开始下一场,这一场叫做——喝血碗。

  佛坛前用小碗盛着9碗的符水,因为加入烧成灰的符咒沫儿和朱红的缘故,看上去暗红,有些让人作呕。
  而我却要喝了其中一碗,意思就是父辈虽死,可是留在世上的磨难和担当却没结束,作为儿子,喝了这碗父亲的血水,那么以后父亲留在世上的担当,留在世上的磨难,可要你一力承当。
  我奶奶死的时候,也做了功德,当时我父亲喝了三碗,我叔叔喝了两碗,父亲为兄长,所以多喝一碗,而为什么是五碗,因为我奶奶有五个子女,父亲,叔叔以及三个姑姑,可是出嫁的女儿不能喝,所以必须父亲和叔叔替她们喝。
  而我,没有兄弟姐妹,所以喝一碗就够了,至于其他的,据说是留给那些孤魂野鬼,只要他们来喝了,那么说明以后黄泉路上,就会和父亲成为朋友,若是遇上被人欺负,这些喝过血水的的家伙就会替父亲出头。
  我跪在地上喝血水的时候,法师站在我前面,手里拿着一根柳树条,偶尔会装模作样的做赶人的姿势。
  结束之后问起缘由法师和我说,这血水孤魂野鬼来喝自然没问题,可是有一些睡着的家伙,要是灵魂出窍来抢着喝可不行了,只要喝了血水的灵魂,那么不出几日必定身亡,所以这柳条拿手里,为的就是赶走那些睡梦当中游离而来抢吃的家伙。

  我不免想到,以前小的时候,若是村里有人做功德,而我在睡觉,那么她都会把我的鞋子,一只脚根朝里,一只朝外,意思就是不要灵魂脱离,去抢那些不该吃的,鞋子这样放之后,就不知道穿鞋,不知道穿鞋,自然就走不出去。
  法师这么一说,按理已经解答了我的疑虑,可是我却开心不起来,虽然我没看到所谓的鬼魂来喝血水,可是无意间不知道是眼花,还是怎么的,有一霎那间似乎瞄到旁边有一个人影也在喝那东西,而那个人影我认识,正是我爷爷妹妹的老公,我应该叫姑公,我父亲辈的姑父。
  如果他已经死了,那么只当是鬼魂,可是如今他却还健在,若真如法师所言,那不是….
  我没多想,总之,因为各种嘈杂的事情影响,也只存在我脑海里头瞬间,没多久我就忘记了。
  日期:2017-08-09 21:40:18
  凌晨法事完毕,给法师付了钱之后,他们自行离去,离开的时候本来因为觉得和他们熟悉,我还想说一句再会,有空再来。

  谁知法师似乎察觉到我的意图,慌忙开口阻断道:“走了,不要送,以后再也不来了。”
  然后头也不回,和他的随从挑着行头离去。
  我搞不清楚他怎么会突然这么一句,还好旁边的老人说,这是规矩,做这行的都这样,试想,谁希望他们这些人经常出现在自己的家中,他们来代表着什么,就是有人死,有丧事。人家躲还来不及。要不然人家熬一宿,肯定是累的要死,可是却没有一个东家留他们休息。
  法事归法事,结束之后,都巴不得他们快点走。
  我也算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两天后,父亲顺利出殡,殡仪馆的车子来的时候,驾驶员跟我说了句节哀,他是我以前的同事。
  各种习俗结束之后棺木也抬到了车上,可是驾驶员却怎么也启动不了车子。

  作为孝子我在前面走着,不能回头,叔叔跑过来和我说起这个事情,我想了一下,背对着后退到车子旁边,跟驾驶员说,要不然我来试试吧!
  我同事想了很久,虽然知道这不合规矩,可是还是点了点头,于是把位置让给了我,我上车,插入钥匙,车子哧哧的启动,再次把位置让出来给他,可是诧异的是,他一坐上去车子就熄火,如此反复几次。
  我心里有种感慨,背对着后头的棺木,流着泪朝后头的吆喝了一声:“爸,你是想我拉着你上路吧!好,今天儿子拉着你上路。”
  于是我让驾驶员坐在旁边,自己再次爬上车子,把遗照放在怀里,启动车子,挂了档,果然车子,缓缓的驶出。
  眼泪不止的在狂飙,我一边痛心的哽咽,一边把着方向盘,曾几何时想过,最担心的就是哪天我拉着他去火化,原本以为我失去那里的工作,这样的情况不可能发生,可谁曾想到,最终,还是我拉着他走着这一段所有人都不愿意走的路程。

  日期:2017-08-09 21:46:10
  这一段写完,不瞒大家说,我已经泪流满面,所思所想,无不是当日父亲去世的画面,血浓于水,每个做儿女的可能都无法释怀亲人的故去。
  我承认这一段没什么营养,没什么故事的可言性,那是因为这是那么的真实,真实的东西需要添加元素去润色才能更精彩,可是我在写这一段的时刻,忘却了所谓的修饰润色,只是发自肺腑的把自己的感受给融合进去。
  这一段是我百分之90的经历加上百分之10的刻画,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建议,将就着看,而写这一段我的出发点,不是想要大家去喝彩,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借此悼念我的父亲。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相信下一段开始,会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享受,支持我的请继续,捧场的也不要忘记,咱们明天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